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10 頁


這段文字很明顯地指出,至少盧梭在未遇到都德特夫人以前,政治問題是他所思考的中心問題。這樣看來,那時他一定已經讀過關於政治學的古典著作了:例如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和柏拉圖的「共和國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76)

這段文字很明顯地指出,至少盧梭在未遇到都德特夫人以前,政治問題是他所思考的中心問題。這樣看來,那時他一定已經讀過關於政治學的古典著作了:例如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和柏拉圖的「共和國」,他的思想受到這些著作很大的影響。在近代人的著作中,盧梭曾讀過自然法學派格老秀斯和普芬道夫等人的論著。時尚書屋

荷蘭人德·格魯特即格老秀斯在1625年發表了「戰爭與和平法」,因此而享盛名。格老秀斯的這部著作曾被德國人普芬道夫加以發揮。普芬道夫就是「自然法與國際法」巨著共八卷的作者,他于1673年又發表了一個簡編:「人與公民的義務」。時尚書屋
這兩位法學家的著作,已經在十八世紀初年由法國新教徒巴爾貝拉克譯成法文。巴爾貝拉克為傳佈這兩位法學家的學說,曾以很大的努力對他們的學說加以明白通俗的解釋,使它變得不太難懂,而且有的地方還作了修正。時尚書屋
最後,「自然法的原則」1747年和「政治法的原則」1751年的作者日內瓦人布爾拉馬基也曾把上述兩位法學家的學說通俗化了,但沒有加入任何新的東西。時尚書屋
自然法學派的偉大功績在於他們摧毀了神權學說。這些新教徒們曾努力把國家從天主教的神學勢力中拯救出來,因此他們的學說在十八世紀奉行新教的國家裡,取得了合法的地位。所有這些新教徒們都想象着一種假定的自然狀態,在這種狀態中生活的人們,都是自由和平等的;為了要過渡到文明狀態,人們訂立了一個契約,或者自願地,或者出於不得已例如由於征服者的權利,都服從一個政治權威。在這種契約裡,人們可以要求制定一些保障自由的條款,由此便產生了各項根本法。時尚書屋
因此,主權的源泉就是人民;而主張神權學說的人們,則認為一切權力皆出於神。按照聖保羅的說法「一切權力都來自上帝」。至于主權的行使可以在兩個極端之間君主專制制度與全民的民主制度採取各種不同的形式。格老秀斯利普芬道夫是十七世紀的資產階級代表,是君主專制制度的擁護者。時尚書屋

至于巴爾貝拉克和布爾拉馬基在十八世紀已經不再是君主專制主義者了;他們承認人民有抵抗暴政的權利。但他們並不因此而成為民主主義者。正準備寫「政治制度」一書的盧梭,讀了他們的著作以後,一面採用了他們學說中的某些主要原則,同時卻起而反對他們。在「社會契約論」裡第2卷,第2章,他譴責格老秀斯「剝奪了人民一切權利」;他說格老秀斯本人和格老秀斯一派的學者,甚至連巴爾貝拉克在內都是被君主收買了的,因為「真理不是一條使人成名的途徑,而人民既不會給他們公使或教授的職位,也不會給他們年金」同上書第2卷,第2章時尚書屋
由此可見,盧梭一方面是自然法學派的繼承者,同時又是他們的敵人,因為他們不是民主主義者。時尚書屋
盧梭也讀過霍布斯1588—1679年的著作。霍布斯是一位深刻而有權威的思想家,在他寫的「論公民」1642年和「利維坦」1651年兩書裡,建立了一種關於君主專制制度的獨特的理論。霍布斯從唯物論的前提出發,指出在自然狀態中,「人對人象狼一樣」,而自然法學派的理論家們,則繼亞里士多德之後,認為人生來是具有社會性的。依照霍布斯的學說,為了避免長期戰爭狀態的悲慘結果——死亡,人們相互間訂立一個契約,根據這個契約,人們把統治他們的最高權力無條件地交給第3者個人或團體時尚書屋
這樣,國家就變成一個怪物,一個利維坦,擁有一切宗教和非宗教的權力;它不會是不公正的,因為法律就是它的意志的表現。時尚書屋
霍布斯馬上有了很多敵人:首先是君主專制制度的擁護者們,因為他賦與這種制度以唯物的基礎;其次是君主專制制度的反對者們,因為他替暴君政治作了辯護。但是「利維坦」一書在十七世紀中葉就已譯成了法文,它在當時的法國仍然有很大的影響。鮑胥愛的藏書室裡也有「利維坦」一書。因為霍布斯得出那樣的政治結論,百科全書派當然是要反對他的。時尚書屋
盧梭在寫「論不平等」的時期,也和他的朋友們有相同的意見。他對自然狀態的概念,完全和霍布斯相反;他極力反對所謂人會自願地投入暴君懷抱的那種理論。不過在實質上,盧梭與霍布斯的關係比與自然法學派更接近些。如果「人對人象狼一樣」這種說法,在自然狀態裡是不真實的話,依盧梭看來,在社會裡卻是真實的。時尚書屋
盧梭對於給社會中人造成不幸的種種情慾的描寫,大部分是得力於霍布斯的。後來盧梭重讀霍布斯的著作,便進一步地發現這位「世界上罕有的最優秀天才之一」的學問的淵深程度。「社會契約論」比「論不平等」還更受到霍布斯的影響。這位思想謹嚴的天才學者反對一切妥協,所以他一定會使盧梭折服的。時尚書屋
在這篇論文發表的時候,從表面上看,盧梭與洛克比與霍布斯更為接近。時尚書屋
霍布斯是英國的一個資產者,他在十七世紀中葉,是擁護君主專制制度的。洛克1632—1704年起初效忠於斯圖亞特王室,後來被他們放逐了。洛克對暴君的憎恨,因南特敕令的廢除1685年而更加強烈。洛克偕同奧倫治的王子威廉第3回到英國1688年後,變成了一個主張溫和君主83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制度的理論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