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2 頁


它對於科學——推動進步的工具——的發展,採取懷疑的態度;對於理性——研究科學的武器——也不能毫無保留地予以信任。我們正應當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盧梭的著作,它向小資產階級廣大群眾提供
作者:待考 / 頁數:(2 / 76)

它對於科學——推動進步的工具——的發展,採取懷疑的態度;對於理性——研究科學的武器——也不能毫無保留地予以信任。時尚書屋

我們正應當從這個角度上來看盧梭的著作,它向小資產階級廣大群眾提供了一種思想體系。盧梭比百科全書派更前進,同時卻又更審慎。他在政治上,雖然大膽得多,深刻得多,可是在哲學方面,卻遠遠地落後於百科全書派中之最進步的學者。這就是盧梭著作中的深刻矛盾。時尚書屋
這並不是由於他的天才上的缺陷,而是因為他作了小資產階級的代言人,這一階級所處的地位本來就是矛盾的。時尚書屋
成長的年代1712—1750年
盧梭于1712年生於日內瓦。如果把他看作是一個日內瓦人為日內瓦的人民而寫作,則歪曲了盧梭的著作,同時也過低地估計了他的著作的重大意義。今天我們几乎可以斷言,他在寫「社會契約論」的時候,對於日內瓦的政治組織還是很陌生的。我們所以把盧梭當作法國人,與其說是因為他的祖先是十六世紀流亡的法國新教徒,不如說是因為他所受的教育完全是法國的教育,而且他在法國的文學上、思想上、以及政治生活上,曾經起過重大的作用。時尚書屋
雖然如此,因為他生長於日內瓦,這對他的著作就不能不發生一定的影響。他生來就是喀爾文教派的教徒,也就是說,他所信奉的是一種比天主教更富於個人主義與唯理主義色彩和更為嚴峻的宗教馬克思曾經說過,宗教改革是資產階級革命的先聲。而更重要的一點,日內瓦乃是一個共和國,因此盧梭畢生引以為榮的是,在法國國王的臣民當中,他是在一個共和國裡出生的人;他終身保持的唯一頭銜,就是「日內瓦公民」這一頭銜。雖然日內瓦共和國實際上是一個實行富人寡頭政治的國家,它的一切權力都屬於由二十五個人組成的一個很小的議會,不過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在這裡並沒有重大意義,而盧梭只在他的偉大著作發表之後,才明確地注意到這一點:「生而為共和國公民」這一事實,使盧梭意識到他在當時的法國具有一種獨特之點。時尚書屋
他父親是一個鐘錶匠,他的家庭屬於小資產階級。盧梭並不認為自己是出身于最貧窮的階級。他在「懺悔錄」中曾說他出生「于一個風俗習慣都不同於一般人民的家庭裡」。但是,他自幼便失去了家庭的照管,生活於人民之中。時尚書屋

他父親是一個無恆心而富於幻想的人。他時常一面修理鐘錶,一面讓七歲的兒童讓·雅克給他讀抒情小說,但是,也讓他讀普魯達克的「名人傳記」,這本書從十六世紀起就已成為一切擁護共和制的人們的公民讀本。他父親因為與人發生了一場糾紛,於是離開了日內瓦,從此就再沒有照管一出生就失去了母親的讓·雅克。時尚書屋
雅克被託付給牧師朗拜爾西埃有二年之久。在牧師的家裡,他開始學習拉丁文。這大概是他僅有的在別人指導下的正規學習。以後他又在一個雕刻匠家裡作了兩年學徒。時尚書屋
學徒的生活在當時是一種最苦的生活。盧梭受過欺侮,還挨過打。他用一般兒童所使用的方法來自衛,他撒謊、偷竊。有一天,他終於逃跑了。時尚書屋
從此他過了十三年的流浪生活,學會了各式各樣的職業,也遭受過種種的痛苦。他倚靠一位年輕婦女華倫夫人過生活,後來成為她的情夫。這位年輕婦女也是一個在生活上放蕩不覊的女人。也許是由於一時權宜之計,盧梭改信了天主教。時尚書屋
他作過仆從,教過音樂,雖然那時他對音樂還是一個門外漢。在安西,後來在商貝里,他都和華倫夫人在一起;他讀了很多書,並且獨自從事有系統的研究。時尚書屋
1740年,盧梭在里昂作了德·馬布利先生家的兒童教師。德·馬布利先生就是埃蒂耶納·博諾·孔狄亞克和加布里埃爾·博諾·馬布利兩位哲學家的兄弟。後來他帶著一個樂譜草稿到了巴黎。他指望借這個樂譜發一筆財,他把它交給了科學院,結果卻一無所獲。時尚書屋
盧梭結識了一位同他一樣不知名的青年作家狄德羅,並被介紹到各沙龍裡去,例如財政家撒彌勒·拜納爾的女兒——杜班夫人的沙龍。由於時常教授音樂,盧梭終於學會了音樂,並且寫了一部歌劇:「風雅的詩神」。但這一切都不能維持他的生活,因又陷入貧困境地,他便接受了駐威尼斯大使的秘書職務。這一職務,他擔任了十八個月。時尚書屋
就在這個時期,他開始關心政治問題,因而產生了寫「政治制度」一書的最初思想。關於這個著作,他不過只寫了一個引言:「社會契約論」。不久,他因為同大使意見不合,便又回到巴黎,準備在巴黎長期居住下去。時尚書屋
盧梭開始是以音樂家和劇作家而知名的。他的「風雅的詩神」上演之後,又和伏爾泰合編了一部歌劇:「拉彌爾的節日」。同時他還擔任了杜班夫人的女婿德·弗朗格伊先生的秘書。就在這個時候,他同一個完全不識字的旅館女仆德萊絲·勒娃色爾同居,生了五個孩子,他先後把這些孩子都送到孤兒院裡去了。時尚書屋
盧梭和哲學家們的來往更加廣泛了。除狄德羅和孔狄亞克是他的契友外,他還認識了出身于金融家家庭的艾比奈夫人,後來又結識了格里姆。時尚書屋
1749年夏季,狄德羅被囚于文新尼城堡裡。有一天盧梭步行到文新尼城堡去,想陪同他這位朋友消磨一個下午的時間。在路上,他讀着「法國水星雜誌」,偶然看到上面載有第戎科學院的徵文題目:科學和藝術的進步起了敗壞風俗的作用,還是起了改善風俗的作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