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3 頁


「在讀到這個題目的一剎那間,我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而我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在盧梭將要成名的時候,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呢?反動的批評家們,指摘盧梭有各種弱點和短處,說他反覆無
作者:待考 / 頁數:(3 / 76)

「在讀到這個題目的一剎那間,我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而我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在盧梭將要成名的時候,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呢?時尚書屋
反動的批評家們,指摘盧梭有各種弱點和短處,說他反覆無常,心性善變他曾由耶穌教改信天主教,又由天主教改信耶穌教,同華倫夫人的關係,曖昧不明:有的時候,靠她生活,一方面是她的情人,同時卻又稱她為媽媽;並且有一個時期,他竟同意和園丁克洛德·阿奈共同佔有這個女人。尤其是對於盧梭拋棄兒女這件事,批評家們認為對於一個寫過教育論文的作者來說,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過。時尚書屋
最不刻薄的,或者說是最狡猾的反動批評家們,把這一切都歸之於他的神經病。他們說:「盧梭是個瘋子」。這是誹謗鼓舞革命的主要人物之一的最巧妙的方法。這些批評中所列舉的事實並不假。時尚書屋
讓·雅克一生都在害着影響他的神經系統的病症。但是他只在晚年才間歇地有精神失常的情形,這主要是由於他遭受迫害的結果。把「論不平等」、「愛彌爾」、或「社會契約論」這樣條理分明的著作的作者說成是一個瘋子,簡直是一種愚蠢的誹謗。時尚書屋
固然,盧梭在青年時代,給人的印象是:在生活上漂泊不定、不知道德為何物、不能抑制情感衝動的人。但我們應當知道這是一個自幼無人教養、很早就受到社會壓迫、落得依賴一個放蕩女人過生活的青年在所難免的;而令人驚奇的是這位本來很可能變成社會渣滓的青年,卻使自己成為這樣傑出的人物。人們無法原諒他對子女的拋棄,但是,我們不應該用現代的觀點來批評這件事。在十八世紀,那是流行的一種風氣,甚至貴族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例如:達蘭貝爾是丹森夫人的兒子,丹森夫人曾把他丟在一個教堂門口的長廊下面,這是盡人皆知的秘密。時尚書屋
盧梭因為要負擔德萊絲·勒娃色爾全家的生活,經濟十分困難,所以也和許多其他人一樣,把孩子送進了孤兒院,和丹森夫人相比,他是更可原諒的。盧梭這一問題之所以特別引人注意,是因為他後來曾想針對著貴族的倫理提出一種新的倫理;但是在他拋棄孩子的時候,他還沒有考慮到這方面來。他在晚年,好象很追悔這種行為。從這點看來,與其說盧梭是一個負罪者,倒不如說他是一個犧牲者。時尚書屋

至於人們指摘他無恆心,實際上,這正應當算作他的一種光榮,這樣敏感的人是不能忍受任何束縛的。他對於壓迫所感受的痛苦比任何人都深,只要有人侵犯他的自由,他就立刻走開。這就是他在生活上漂泊不定的原因。他寧肯過着困苦冒險的自由生活,也不願意過安樂的奴隷生活。時尚書屋
對他來9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說,愛自由比愛什麼都深切。他願意始終保持他的本色:保持生活、情感、和思想的自由。當他決定為維護一種正確思想而發言的時候,關於財產、職業、甚至本人安全方面的任何顧慮,都不能使他閉口不言。即使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這樣主張,他也要堅持他所認為是真理的東西。時尚書屋
在盧梭同時代的作家中,他是唯一的富有流浪生活經驗的人。他在歷次旅程中,認識了人民的痛苦。盧梭親身體會到依人為生、任人支配的那種屈辱。時尚書屋
他學會了愛人民;在人民中,他永遠覺得那麼溫暖。時尚書屋
同時,這個從艱苦生活教育中鍛鍊出來的人,終於找到了通過自修獲得高深學識的方法。盧梭的學識固然不如對科學有深刻研究的狄德羅那麼淵博,但是,盧梭畢竟具有通曉各種學問的頭腦。他的著作種類的繁多和主題的多樣性,可以證明這一點。他的著作包括音樂、戲劇、詩歌、化學、植物學、語言學、政治經濟學、法律、教育、小說等等。時尚書屋
這種學問不是從學校裡學習得來的。盧梭沒有受過學校教育。他是一個獨自鑽研學問的人,但是,他具有一種特殊的智力,能夠完全掌握他所學的東西,並習慣于把一切觀念都加以嚴格的評判。時尚書屋
1741年,當盧梭在巴黎各沙龍裡出現的時候,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當然,他是在青年野心的推動下到沙龍去的。巴黎是當時的文化首都,只有沙龍才能使人成名。一個出身于平民的知識分子,如果各沙龍不把他捧上文壇,是不會有任何成名希望的。時尚書屋
那裡是一些養活卓越作家們的愛好文藝的大富翁、好客的有勢力的貴婦人聚集之所。例如:馬爾蒙太爾、格里姆以及博馬舍等人,都是在沙龍裡成了名的。為什麼讓·雅克沒有這種幸運呢?他對巴黎各沙龍的貴族階級,當時並未懷有任何成見。在他青年時期的作品裡,我們也找不到任何敵視當代顯貴人物的跡象。時尚書屋
但是,當盧梭和那些顯貴人物有了接觸以後,他就開始懷恨他們了。他的「病態的敏感」也是由此發展起來的。他對貴族們的日益增長着的敵對情緒,確實可以從他的性格中得到解釋。要在沙龍裡出風頭,就必須是個瀟灑自如的人,而他卻是一個靦腆而不善交際的人;在沙龍中所需要的是對答如流,而他卻拙於言詞,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能有所創造;在沙龍中必須能輕鬆而機智地討論最重要的問題,而他卻始終保持嚴肅的態度,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各種不同的思想衝突上。時尚書屋
總之,他應該象伏爾泰,而他卻是讓·雅克。但是更重要的理由,乃是階級的矛盾。在沙龍裡,貴族們和大資產階級過着造成人民貧困的豪華生活,而讓·雅克感到自己就是人民。男爵霍爾巴哈有一天問盧梭為什麼對他那麼冷•,盧梭回答說:「你們太有錢了」。時尚書屋
這些富人沒有人心。他們是虛偽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