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42 頁


在經驗還沒有證明,或者說在人類的知識還沒有使人預見到這樣一種憲法不可避免的流弊以前,這一憲法應當是較好的憲法,因為負責維護這一憲法的人們自己就與憲法的保存有最密切的利害關係。官職的
作者:待考 / 頁數:(42 / 76)

在經驗還沒有證明,或者說在人類的知識還沒有使人預見到這樣一種憲法不可避免的流弊以前,這一憲法應當是較好的憲法,因為負責維護這一憲法的人們自己就與憲法的保存有最密切的利害關係。官職的設置和官員的權利既以根本法為唯一依據,因之,根本法一被破壞,官員們就喪失了他們的合法地位,人民就沒有再服從他們的義務。而且因為國家構成的基本要素不是官員而是法律,所以每個人就當然恢復了他天賦的自由。時尚書屋

只要我們稍微仔細考慮一下,以上所說的這一點就可以被一些新的論劇所證實;而且就契約的性質而論,我們也可以看出這種契約並不是不可以取消的。因為,如果沒有更高的權力來保證締約者的信守不渝,來強使他們履行相互間的允諾,締約雙方仍然是他們自己的訟爭的唯一裁判者,那麼,兩造中的一造一旦發現對方違背了契約的條款或者那些條款對他不再適合的時候,他就隨時有拋棄契約的權利。很可能,棄權的權利就是以這種原理為根據的。然而,我們現在所要研究的就是在於考察人類的制度,不難瞭解,假如掌握一切權力的並把契約的一切利益都據為己有的官員們有拋棄職權的權利,那麼,因首長們的錯誤措施而受到損害的人民就更應當有拋棄從屬關係的權利了。時尚書屋
但是,這種危險的權利必然會引起可怕的紛爭和無窮的混亂。這些紛爭和混亂適足以說明:人類的政治組織是多麼需要比單純的理性更為堅固的基礎;並且為了公共的安寧,是多麼需要神意的參與,以便給予最高權力以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性質,從而可以剝奪臣民對於最高權力這種不幸的自由處分的權利。宗教即便有它的弊端,只要對人們作這樣一件有益的事情,便足以使人們熱愛它而且皈依它,因為它節省下來的人類的血,多於因宗教狂熱病而流出的血。但是我們還是沿著我們假定的線索繼續探討下去。時尚書屋
政府的各種不同的形式,是由政府成立時存在於個人之間或大或小的差異而產生的。如果有一個人在能力、道德、財富或聲望上都是卓越的,而他獨自被選為長官,那麼,這個國家便成為君主政體的國家。如果有一些彼此不相上下的人,他們都高出別人一等,而一齊被選,那麼,這個國家便成為貴族政體的國家。如果人們的財產或才能並不是那麼不平均,而他們距離自然狀態又並不很遠,那麼,他們便共同保持着最高的行政而組成民主政體的國家。時尚書屋
時間已經證明了各種政體中哪一種政體是最有利於人類的。某一些人始終僅只服從于法律;而另一些人不久便聽命于主人。公民們希望保持他們的自由;而臣民們由於不能容忍別人享受他們自己已經享受不到的幸福,所以他們只想剝奪他們鄰人的自由。總之,一方面是財富和征服,另一方面則是幸福和美德。時尚書屋

在上述各種不同的政體中,一切官員最初都是由選舉產生的。當一個人的財產條件不比別人優越時,人們所以選舉他,是根據他的功績,因為功績給人以自然的威望;同時也根據他的年齡,因為年長的人處理事務富有經驗,議決事情頭腦冷靜。希伯來人的「長者」,斯巴達的「元老」,羅馬的「元老院」,甚至我們所謂領主一詞的字源上的意義,都指明在從前年老是如何受人尊敬。越是老年人當選,選舉就越頻繁,也就越使人覺得麻煩。時尚書屋
於是陰謀發生了、派系形成了、黨派的衝突尖鋭化了、內戰的火焰燃起了;公民的生命終於為所謂國家的幸福而犧牲。人們於是又處于從前那種無政府狀態的前夕。有野心的權貴們,往往利用這種情況,把職位永遠把持在自己家族之手。人民已經習慣于依附、安寧、和生活的安樂,再也不能擺脫身上的枷鎖;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寧,他們甘願讓人加重對自己的奴役。時尚書屋
這樣,已經成為世襲的首領們,就逐漸習慣于把官爵看作自己的家產,把自己看作是國家的所有主,而起初他們只不過是國家的官史。這樣,他們也就習慣于把他們的同胞叫作奴隷,把這些奴隷當牲畜一樣算在他們的財產的數目之內,而自稱是與神齊等的王中之王。時尚書屋
如果我們從這些各種不同的變革中觀察不平等的進展,我們便會發現法律和私有財產權的設定是不平等的第1階段;官職的設置是第2階段;而第3階段,也就是最末一個階段,是合法的權力變成專制的權力。因此,富人和窮人的狀態是為第1個時期所認可的;強者和弱者的狀態是為第2個時期所認可的;主人和奴隷的狀態是為第3個時期所認可的。這後一狀態乃是不平等的頂點,也是其他各個階段所終於要達到的階段,直到新的變革使政府完全瓦解,或者使它再接近於合法的制度為止。時尚書屋
為要瞭解這種進展的必然性,與其說應當考察設立政治組織的動機,不如說應當考察它在實際上改採取的形式,和那些隨之而來的種種不便。因為使社會制度成為必要的那些缺點,同時也就是使社會制度的濫用成為不可避免的那些缺點。姑且不談斯巴達這唯一的例外情形——在斯巴達,法律所關切的主要是兒童教育,來喀古士在那裡並樹立了無須用法律來輔助的道德風氣——因為法律一般說來是弱於情慾,只能約束人而不能改變人,所以不難證明:任何一個政府,假如它不腐化、不敗壞,總是嚴格遵循着它所負的使命前進,那末,這個政府就沒有設立的必要。在一個國家裡,如果任何人都不規避法律,任何官員都不濫用職權,那末,這個國家就既不需要官員也不需要法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