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45 頁


總之,儘管我們有那麼多的哲學、仁義、禮儀和崇高的格言,為什麼我們總問別人自己是怎樣一個人,而從不敢拿這一題目來問自己。因此我們只有一種浮華的欺人的外表:缺乏道德的榮譽,缺乏智慧的理
作者:待考 / 頁數:(45 / 76)

總之,儘管我們有那麼多的哲學、仁義、禮儀和崇高的格言,為什麼我們總問別人自己是怎樣一個人,而從不敢拿這一題目來問自己。因此我們只有一種浮華的欺人的外表:缺乏道德的榮譽,缺乏智慧的理性以及缺乏幸福的快樂,要說明這一切,都不在我的主題範圍以內。我認為既已證明下列兩點也就夠了,即:上述情況決不是人類的原始狀態;使我們一切天然傾向改變並敗壞到這種程度的乃是社會的精神和由社會而產生的不平等。時尚書屋

我已敘述了不平等的起源和進展、政治社會的建立和流弊。我所論述的這些事物,是儘量以僅憑理性的知識就可以從人類本性中推究出來的為限,並未借助于那些對最高權力予以神法上認可的神聖教義。根據我的說明,我們可以斷言,在自然狀態中,不平等几乎是不存在的。由於人類能力的發展和人類智慧的進步,不平等才獲得了它的力量並成長起來;由於私有制和法律的建立,不平等終於變得根深蒂固而成為合法的了。時尚書屋
此外,我們還可以斷言,僅為實在法所認可的精神上的不平等,每當它與生理上的不平等不相稱時,便與自然法相牴觸。這種不相稱充分決定了我們對流行于一切文明民族之中的那種不平等應持什麼看法。因為,一個孩子命令着老年人,一個傻子指導着聰明人,一小撮人擁有許多剩餘的東西,而大量的饑民則缺乏生活必需品,這顯然是違反自然法的,無論人們給不平等下什麼樣的定義。時尚書屋
^v^v^v^v^v^v^v^v^v

作者附註

第52頁——據希羅多德所述,偽斯麥爾第斯被殺後,波斯的七位解放者集會討論他們的國家應當採取哪一種政體。奧達奈斯堅決主張應當建立共和國。這種意見,出自一位總督口裡,是很令人驚奇的,因為除了他本人對於權勢可能有所希冀外,一般顯貴害怕強使他們尊重人民的那種政府,比害怕死亡還怕得厲害。正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奧達奈斯的意見並沒有被採納。時尚書屋
當他看到人們將要選舉君主的時候,他既不願服從,也不願命令,於是他甘願把自己對於王位的權利讓與其他競爭者,他所要求的全部報償,只是他本人和他的子孫能夠做自由自主的人。這一要求獲得了允准。雖然希羅多德沒有明白指出對這種特權所加的限制,但我們應當設想必然會有一定的限制。不然的話,奧達奈斯既無須服從任何法律,又無須對任何人負責,他在國家中會成為最有權力的人,甚至比國王還更有權力。時尚書屋

但是在此情形下,一個能夠滿足於這樣一種特權的人,几乎是不可能濫用這種特權的。事實上,無論是賢明的奧達奈斯,無論是他的任何一個後裔,都沒有利用這種特權在王國裡造成任何紛亂。時尚書屋
第62頁——從一開始寫這篇論文的時候起,我就懷着信心,以哲學家們所推崇的權威學說之一為依據,因為這些學說是出自只有哲學家們才能夠發現和感覺到的堅實而崇高的理性。時尚書屋
「無論我們對於認識自己是怎樣關心,我不知是否我們對於身外的一切事物反而認識得更為清楚。自然賦予我們一些專為自我保存之用的器官,我們卻只用它們來接受外部的印象;我們只想向外擴展自己,並只想生存於自身之外。我們過度地致力於增加我們感覺的功用和擴大我們存在的外部範圍,卻很少運用內部感覺。但是只有這種感覺才能使我們返還到我們自己的真正尺度,使我們和身外的一切事物分開。時尚書屋
如果我們願意認識自己,正應該運用這種內部感覺,這是我們能夠用來判斷自己的唯一感覺。但是怎樣使這種感覺活動起來並且有全部的活動範圍呢?怎樣使我們的靈魂——內部感覺即存在於靈魂之中——擺脫我們精神上的一切錯覺呢?我們已經失掉了使用靈魂的習慣。在我們的各種肉體感覺的騷動中,我們的靈魂已處于停滯狀態,它被我們情慾的火焰燒枯了,心靈、精神、以及各種感覺都在侵蝕着它。」
第74頁——從長期使用兩足行走在人體構造上所引起的變化來看;從我們在人類的雙臂和四足獸的前腿之間,至今還能觀察到的相似之點來看;從根據它們的行走方式所能得出的推論來看,會使我們懷疑到底哪一種方式才是我們行走的最自然的方式。所有的兒童最初都是用四足行走,必須有我們作榜樣,再經過我們的教導,他們才能學會站起來。甚至有些野蠻民族,如霍屯督人,對於兒童的照顧非常疏忽,他們聽憑兒童用手着地行走的時期過于長久,以致後來要使兒童站立起來都很困難。安的列斯群島上加拉伊波人的兒童,也是一樣。時尚書屋
我們還有各種各樣四足人的例證,我可以引用1344年在黑森附近發現的一個兒童作例子。他是自小被狼飼養大的。後來他在亨利王宮裡常常說,要是他能夠完全自主的話,他願意回去和狼生活在一起,而不願意和人共同生活。他是那樣地習慣了象野獸一樣地行走,以致必須給他栓上幾塊木板才能使他直立起來,才能保持他用兩足站立時的平衡。時尚書屋
1694年在立陶宛森林裡發現的生活在熊中間的那個兒童,也是同樣情形。孔狄亞克先生曾說,那個兒童沒有一點理性的表象,用腳和手一齊着地行走,沒有任何語言,發出完全不象人的聲音。許多年前,被人送到英國皇宮裡去的那個漢諾威的野蠻兒童,為使自己用兩足行走,曾受到極大的艱難和困苦。1719年,人們在比利牛斯山中發現的兩個野蠻人,都象四足獸一樣在山裡奔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