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51 頁


希望有人給我們解釋一下,在那麼多的世紀中,曾經蹂躪過歐洲、亞洲和非洲的無數野蠻人是由於哪些原因產生出來的。他們的人口所以那麼眾多,是由於他們藝術的精巧、法律的明智、典章制度的完善嗎
作者:待考 / 頁數:(51 / 76)

希望有人給我們解釋一下,在那麼多的世紀中,曾經蹂躪過歐洲、亞洲和非洲的無數野蠻人是由於哪些原因產生出來的。他們的人口所以那麼眾多,是由於他們藝術的精巧、法律的明智、典章制度的完善嗎?希望我們的學者們給我們說明,這些兇猛的、粗野的、沒有知識、沒有約束、沒有教育的人們,為什麼不但沒有因為爭奪食物或爭奪獵捕物而隨時互相殘殺以致同歸於盡,反而繁衍到這種程度呢?希望學者們給我們講講,這些可憐的人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量,竟敢正視那些和我們一樣智巧的、有嚴明的軍紀、完備的法典和明智的法律的人呢?最後,為什麼自從社會在北方那些國家中趨于完善以後;自從人們在那裡不畏勞苦地教給人們以相互間的義務和安居樂業共同生活的藝術以後,我們反而再看不到象從前那樣大量繁衍的人口呢?我很怕有人終於會這樣回答我:所有這一切偉大的事物,也就是說藝術、科學和法律,乃是人們以極大的智慧發明出來的,正如同一種防止人類過度繁衍的有益的瘟疫一樣,是唯恐上天給我們準備的這個世界,對於他的居民來說,終於變得太小。時尚書屋

那麼,又當如何呢!難道必須毀滅社會,取消「你的」和「我的」這種區別,再返回森林去和熊一起生活嗎?這是按照我的論敵的想法得出的結論,我願意先把它指出,也願意我的論敵因得出這樣的結論而感到羞愧。啊!你們呀!你們從未聽到過上天的聲音,你們認為人類生存的目的只是為了安然度過短暫的一生;你們呀!你們可以拋棄在都市中你們的那些不幸的收穫、你們的不安的精神、你們的腐蝕了的心靈和你們的放縱的情慾;既然你們有完全的自由,盡可以恢復你們太古的、原始的天真;你們可以到森林裡去,永遠不再看見並根本忘卻你們同時代的人的罪惡,而且當你們因拋棄人類的邪惡而拋棄人類的知識的時候,也絲毫不必顧慮那會貶低人類的價值。至于象我這樣的人們,種種情慾已永遠毀滅了原始的質樸,再不能以野草和橡子充饑,既不能沒有法律,也不能沒有首領;那些從他們的始祖起,就領受了超自然的訓誡的人們;那些意圖首先賦予人類行為以一種長久不曾獲得的道德性,並把這種意圖看作一句箴言這句箴言本身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而且在任何其他體系中也難以找到解釋的理由的人們;總之,那些深信上帝的聲音是在號召整個人類響往天使的智慧和幸福的人們:所有這些人,在學習認識美德的時候,都會致力於鍛鍊他們所應實踐的美德,以求無負于由此所應期待的永恆的獎賞;他們會尊重社會中的神聖關係,因為他們自己也是社會的成員;他們會愛他們的同類而竭力為他們服務;他們會很謹慎地服從法律,服從立法與執法的人員;他們特別會尊崇那些能夠防止、醫治或減輕隨時可以摧毀我們的無數弊端和災禍的賢明國王;他們會既不恐懼也不諂媚地向那些稱職的官員們指出其任務的偉大和職責的莊嚴,以激勵這些官員的熱忱。但是對於這樣的憲法,亦即唯有依靠往往求而不能盡得的那麼多可敬的人的幫助才能維持,而且無論這些人怎樣黽勉,從中所產生的實際災難比表面上的利益為多的那種憲法,他們仍然會加以輕視。時尚書屋
第84頁——在我們,或者由我們自己、或者由歷史家、或者由旅行家,所知道的一切人當中,有的是黑色的、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紅色的;有的披着長髮、有的只生有一些捲曲的短髮;有的几乎全身都長着毛,有的甚至連鬍鬚都沒有。以前曾經有,現在也許還有一些民族,人們的身材高大得出奇。但是,除去關於匹格美人的傳說,很可能只是一些過甚之詞外,我們知道拉伯蘭人,尤其是格林蘭人,他們都比中等身材的人還要矮小得多。甚至有人認為有些民族象四足獸一樣,全都長着尾巴。時尚書屋

我們雖然並不盲目地相信希羅多德和克德佳斯的記述,但至少可以從中得出這樣一個接近於真實的論斷,即:在遙遠的古代,各種不同民族所遵循的那些生活方式之間比他們現在所遵循的那些生活方式之間具有更大的差別。如果我們就這方面能做一些確切的觀察,便可以在身體的形狀和結構上辨別出若干顯著得多的變異。所有這些事實,都很容易提出不可辯駁的證據,只有這樣的人才會感到驚異:他們只習慣于觀察自己周圍的事物,不知道各種不同的水土、氣候、食物、生活方式以及一般習慣對人所產生的強有力的影響。尤其是他們不知道這些同一的原因,當它們在世世代代中繼續不斷地發生作用的時候,所具有的那種驚人力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