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52 頁


現在,商業、旅行和征服已使各種不同的民族日益結合起來,同時由於他們的生活方式,因頻繁的來往而不斷地互相接近,我們可以看出某些民族間的一些差別已經減少了。例如每個人都可以看出,現在的
作者:待考 / 頁數:(52 / 76)

現在,商業、旅行和征服已使各種不同的民族日益結合起來,同時由於他們的生活方式,因頻繁的來往而不斷地互相接近,我們可以看出某些民族間的一些差別已經減少了。例如每個人都可以看出,現在的法蘭西人已經不象拉丁歷史家們所描寫的那樣具有白色和金褐色的高大身體,雖然時間以及法蘭克人和諾爾曼人他們本身也是白色和金褐色的的混合,應當把前此因羅馬人的來來往往而被削弱了的氣候對居民的自然體質和膚色的影響恢復過來。有千百種原因可能、甚至實際上已經使人類中產生種種變異,關於這方面的一切觀察,不禁使我懷疑被那些旅行家們認為是野獸的各種類人動物是否就是真正的野蠻人。旅行家們不加仔細研究,或者是由於這些動物在外形上與人有些差異,或者只是因為他們不會說話,便認為他們是獸類。時尚書屋

其實這種野蠻人,因為他們那一種族自古就散居在森林裡,沒有機會發展任何一種潛在的能力,沒有得到任何程度的完善化,所以始終處于最初的自然狀態。我舉下面這個例子來說明我的意思:
「旅行紀事彙編」的譯者說:“人們在剛果王國裡發現的那種大量的高大動物在東印度,人們稱之為奧郎·烏當,是介於人類和猿猴之間的一種動物。巴特爾敘述道,在羅安哥王國的麥永巴森林裡,人們發現兩種怪物,其中身量最大的叫作朋果,另一種叫作昂日克。前一種與人極其相似,但比人粗壯得多,也非常高大。它們具有和人相似的面孔,只是眼睛十分凹入;手、頰、耳部,都沒有毛,但有很長的眉毛。時尚書屋
雖然它們身體的其餘部分也長着一些毛,卻並不很厚密,毛的顏色是棕褐色的。最後,它們唯一和人不同的部分,就是它們的腿沒有腿肚。它們直立着行走,同時用手揪着頸部的毛。它們的藏身處是在森林裡。時尚書屋
它們在樹上睡覺,而且能在樹上作成一種窩棚東遮雨;它們的食物是野生的果物或核桃。它們從來不吃肉。路過森林的黑人,慣于夜間在森林裡燃起火來,他們注意到當他們早晨動身的時候,那些朋果便在火的周圍占了他們的位置,直到火滅了才走開。因為,它們雖然很靈巧,卻沒有足夠的聰明在火上加些木柴,保持火不熄滅。時尚書屋

「它們有時成群地行走,並把穿過森林的黑人打死。它們甚至也敢襲擊來它們住處吃草的象,用拳頭或棍棒百般地困擾大象,終至使那些象喊叫着逃跑。人們總不能活捉那些朋果,因為它們是那麼壯健,十個人也不能把它們捕住。但是黑人在打死了母朋果之後,就會捉到一些幼小的朋果,因為小朋果是緊緊依附在母體上的。時尚書屋
每當一個朋果死亡之後,其餘的朋果便用樹枝或樹葉蓋在它的屍體上。波爾柴斯也曾說過,在他和巴特爾的談話中,他曾親自聽巴特爾說道,一個朋果劫去了他的一個小黑人,這個小黑人居然在這種動物的社會中過了整整一個月,因為只要人不注目凝視它們,它們並不傷害所捉到的人,這是那個小黑人親眼觀察到的。至于第2種怪物——昂日克,巴特爾則未加以描寫。“達拜爾曾肯定地說過,在剛果王國內到處都有一種動物,在印度,人們把這種動物叫作奧郎·烏當,意即森林中的居民,而非洲人則把它們叫作果加斯·莫羅斯。時尚書屋
他說,這種動物非常與人相似,以至有些旅行家竟認為它們可能是由於女人和猴子雜交而生的。這種無稽之談,就是黑人也不會相信。有一個這種物動,曾被人從剛果運到荷蘭,並獻給奧倫治王腓特烈·亨利。這個動物和三歲幼兒一般高,胖瘦適中,但很強壯,各部相稱,非常靈敏,非常活潑,腿部肌肉豐滿而結實,胸前完全沒有毛,但脊背後卻長滿了黑毛。時尚書屋
乍一看來,它的面貌很象人的面貌,而它的鼻子則是扁平彎曲的;耳朵也象人的耳朵;它的乳房——這是一個雌性的——豐滿,肚臍凹陷;兩肩很平正;它的手也分為拇指及其他幾個指頭;腿肚和腳後跟粗壯而富有肌肉。它常常用腿直立行走,能夠舉起和攜帶相當重的東西。它想喝水時,則以一隻手拿着壺蓋,另一隻手托着壺底,喝完以後,很文雅地抿抿嘴唇。要睡覺時,它躺下,頭枕者一隻小枕頭,很巧妙地給自己蓋上些東西,簡直象一個人睡在床上一樣。時尚書屋
黑人對於這種動物有種種奇怪的傳說。他們肯定地說,這種動物不但能夠追逐婦女,並且敢於進攻帶著武器的男人。總之,從外表上看,它們很可能就是古人所說的半人半羊的神。麥羅拉曾經說過,黑人打獵時,往往會捕獲一些男的和女的野人,也許說的不過就是這種動物。」
在同一「旅行紀事彙編」第3卷裡也談到過這些種類的人形動物,可是把它們稱為貝果和曼德利爾。但是,如果我們相信上述的記載,在這些所謂怪物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發現一些和人類顯然相似的地方,以及一些比我們在人與人之間所能指出的差異還要小的差異。在該卷的章節裡,我們一點看不出作者有什麼理由不把他們所描述的這些動物稱為野蠻人。自然我們很容易猜出這是因為它們的愚昧,同時也因為它們不會說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