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57 頁


「如果人們擺脫了那麼多的語言的混雜的災害;如果人們習慣于唯一的一種意思表示方法;如果人們能夠永遠用符號、動作和手勢來表達自己的意思,那末,人類的幸福也就會完美無缺了。而事實上,事物
作者:待考 / 頁數:(57 / 76)

「如果人們擺脫了那麼多的語言的混雜的災害;如果人們習慣于唯一的一種意思表示方法;如果人們能夠永遠用符號、動作和手勢來表達自己的意思,那末,人類的幸福也就會完美無缺了。而事實上,事物的進行卻與此相反,我們通常認為愚蠢的那些動物,在這一點上,它們的情形反優於我們,因為它們不假任何中介,便能夠比我們任何一個人,特別是比那使用外國語言的人,都更迅速地、也許還更成功地表達它們的感覺和思想。」伊薩克·沃西雨斯:「論詩歌及韻律的特性」,第66頁。

第95頁——柏拉圖曾經指出,不連續量和它的那些關係的觀念即使在最微小的藝術上也是非常必要的,他從而很有理由地譏笑他同時代的著者們,因為他們竟認為「數」是巴拉麥德在特羅瓦被圍時發明的。這位哲學家說道,就好象阿加麥農一直到那時候可能連自己有幾條腿都不知道。實際上,我們認為,社會和藝術既已達到了在特羅瓦被圍時的那種程度,人們不可能還沒有使用數和計算的方法。但是,在未獲得其他知識之前,認識數的必要並不能使數的發明易於想象出來。時尚書屋
數的名稱,一被認識之後,就很容易說明數的意義,也很容易產生這些名稱所代表的觀念。但是要發明這些名稱,就必須在設想這些同一觀念以前,已經習慣于運用哲學的思考,並已熟練于從事物的唯一的本質上,而不依賴于任何其他概念來觀察事物,這種抽象是很困難的、很形而上的、很不自然的。可是,沒有這種抽象,就永遠不能把這些觀念從這一種或這一類搬到另一種或另一類,數也就不會具有普遍性了。一個野蠻人能夠分別地觀察他的右腿和左腿,或者在所謂「一對」這一不可分的概念下,來籠統地觀察它們,卻總不會想到自己有兩條腿。時尚書屋
因為反映物體的那種表象觀念是一回事,而確定物體的那種數的觀念又是一回事。野蠻人甚至不能數到五,雖然當他把一個手掌平放在另一個手掌上面,他能注意到兩手的手指恰恰相符合,但他卻決不會想到兩手的手指數目是相等的。他不會數他有多少手指正如同他不會數他有多少根頭髮一樣。在使他明白了什麼是數之後,假如有一個人告訴他說,他的手指和他的腳趾一般多,當他把兩者加以比較的時候發現了那是真的,他或許會非常驚訝。時尚書屋

第99頁——不應該把自尊心和自愛心混為一談,這兩種感情,無論按它們的性質或效果來說,都是迥然不同的。自愛心是一種自然的感情,它使所有的動物都注意自我保存。在人類中,由於自愛心為理性所指導,為憐憫心所節制,從而產生人道和美德。自尊心只是一種相對的、人為的、而且是在社會中產生的感情,它使每一個人重視自己甚于重視其他任何人,它促使人們彼此間作出種種的惡,它是榮譽心的真正根源。時尚書屋
如果以上所述被人正確理解的話,我還可以說,在人類的原始狀態中,在真正的自然狀態中,自尊心是不存在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把自己看成是觀察其自身的唯一的觀察者,是宇宙中關心自己的唯一存在物,是自己才能的唯一評判人,因之,以他所不能作出的互相比較為根源的那種感情,在他的心靈中萌芽是不可能的。由於同樣的理由,自然人既沒有怨恨,更沒有復仇的慾望,因為這些感情只能從對於所受某種凌辱的看法中而產生。而且,因為構成凌辱的是輕蔑或侵害的意圖,並不是損害本身,所以不會相互評價或相互比較的人,是永遠不會相互侵害的,雖然他們彼此之間為了獲得利益也會發生許多暴力行為。時尚書屋
總之,每個人看他的同類,不過如同看另一種動物一樣,他能從較弱者的手裡搶奪獵獲物,或者對強者放棄他自己的獵獲物,但是,他只把這種掠奪看作是自然的事件,一點沒有傲慢或憤恨的情緒,而且除對成功或失敗的結果感到快樂或痛苦外,是沒有別的心情的。時尚書屋
第120頁這是一件非常值得注意的事情:許多年來歐洲人煞費苦心地想引導世界上各地的野蠻民族採取歐洲人的生活方式,他們縱然借助了基督教的力量,但至今連一個野蠻人也沒有被說服。因為我們的傳教士有時能使一些野蠻人成為基督教徒,卻總不能使他們變成文明人。任何東西也不能克服他們對於採取我們的習俗和按照我們的方式來生活所具有的那種無比的反感。而另一方面,我們在旅行紀事中到處都可以讀到,有一些法蘭西人和其他歐洲人,自願地遁居在那些野蠻民族之中,在那裡度過了他們整個的一生,不願意再拋棄那麼奇怪的生活方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