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58 頁


我們甚至還可以讀到,有一些明智的傳教士,當他們憶起他們在那麼被人蔑視的民族中度過的安寧而天真的日子時,都還有一種惆悵的心情。如果這些可憐的野蠻人真的象我們所認為的那樣不幸,他們的判
作者:待考 / 頁數:(58 / 76)

我們甚至還可以讀到,有一些明智的傳教士,當他們憶起他們在那麼被人蔑視的民族中度過的安寧而天真的日子時,都還有一種惆悵的心情。如果這些可憐的野蠻人真的象我們所認為的那樣不幸,他們的判斷力到底敗壞到怎樣不可想象的程度,竟使他們始終拒絶模仿我們,使自己文明化,或者學會幸福地生活在我們之中呢?假如有人回答說:野蠻人沒有足夠的智慧,來正確地判斷他們和我們的生活狀況的區別,那麼我將答辯說:對幸福的評價,與其說是理性上的事情,倒不如說是情感上的事情。而且這種回答適足以更有力地反駁我們文明人,因為野蠻人的觀念距離能夠理解我們的生活方式固然很遠,而我們的觀念距離能夠理解野蠻人對於他們的生活方式所感到的樂趣則恐怕更遠。實際上,人們在進行了某些觀察之後,就很容易看出我們一切事業都只趨向于兩個目的,即:為了自己生活的安樂和在眾人之中受到尊重。時尚書屋

但是,一個野蠻人卻很快樂地在森林中過他的孤獨生活,或者打漁,或者吹着一隻粗糙的笛子,他從不會吹出什麼音調來,也不想學會吹出什麼音調來,我們有什麼方法來理解此中之樂呢?時尚書屋
人們曾有許多次把一些野蠻人帶到巴黎、倫敦和其他城市。人們急於向他們誇示我們的豪華、我們的財富和一切最有用而最出色的藝術:這一切對於他們只引起一種愚蠢的驚嘆,可是他們絲毫沒有羡慕的心情。我還想起大約三十年前被人領到英國皇宮裡的某些北美洲人的一個酋長的故事。為了送給這位酋長一件最能使他喜愛的禮品,人們把千百種東西擺在他面前,結果並沒有發現一件東西引起他的注意。時尚書屋
我們的武器在他看來可能是笨重而不方便;我們的靴鞋使他的腳感覺疼痛;我們的衣服使他身體覺得很不舒服,他拒絶了一切。最後,人們看見他拿起一條毛毯,他好象很想用它把肩膀裹起來似的。人們立刻向他說:「你至少承認這件東西的用處吧?」他回答道:「是的,我覺得它差不多和一塊獸皮同樣合適。」如果他用這條毛毯去遮雨的話,也許他連這樣的話都不會說呢。時尚書屋
或許有人向我說,每個人所以留戀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乃是由於習慣的緣故,因此習慣也阻止着野蠻人感覺到我們生活方式中的優點:從這種觀點來說,習慣的力量使野蠻人留戀於他們的貧困,卻比使歐洲人留戀於他們的安樂還要大,這至少應該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但是為了給這種說法以一個無可置辯的回答,我不想引證人們徒然努力使其文明化的那些青年野蠻人作為我的論據,我也不想談人們曾想在丹麥加以教養,後因悲傷和絶望而全數死亡了的格林蘭和冰島上的那些居民他們有的是死於長期的憂鬱,有的是想泅水逃回故鄉而死在海中;我只想引證一個業經完全證實的事例,提供歐洲文明的讚賞者來研究。時尚書屋

「好望角的荷蘭傳教士們曾盡一切努力,但從不能使一個霍屯督人改變其信仰。好望角總督方·德·斯太爾收養過一個霍屯督人,自幼就使人依照基督教的教理和歐洲的習慣來教養他。人們給他穿極華麗的衣服,教他學了許多種語言,他在各方面的進步也都足以報答人們對他的教育的關心。這位總督對他的才智,抱有很大的希望,派他跟一位專員到印度去。時尚書屋
專員很重用他,派他辦理公司的事務。專員死後,他又回到了好望角。他回來後不幾天,在拜訪幾位霍屯督族人的時候,就決意拋棄歐洲式的裝束,重新披上羊皮。他穿著這身新裝,背着一個包裹,裡面裝着他先前穿的衣服回到城堡,他把這些衣服呈獻給總督,並向他這樣說:先生,求您垂鑒,我要永遠放棄這種服裝;我也要終身放棄基督教的信仰。時尚書屋
我決意在我祖先的宗教、禮儀和習慣中生活和死亡。我向您懇求的唯一恩典,就是把我所戴的項圈和所佩的短刀送給我,為了對您的愛,我將永遠保存這兩件東西。不等方·德·斯太爾的回答,他馬上就逃走了。從此,人們在好望角便沒有再看見他。」
「旅行紀事」,第5卷,第175頁
第126頁——也許有人反駁我說,在這樣的混亂中,如果對於人們的分散沒有任何限制的話,人們與其一味地互相殘殺,勿寧各自分散。但是首先,這些限制至少是地面本身的限制;如果我們考慮到由自然狀態而產生的人口過多的結果,我們便可以推斷:在這種狀態中,地球很快地就會被那些不得不實行群居的人們所佈滿。此外,假使禍害來得很快,假使這是一朝一夕所發生的變化,人們是會各自分散的。但是,他們生來就處于枷鎖之下,當他們感到枷鎖的重量時,他們已經有了戴枷鎖的習慣,只以等待機會來擺脫它為滿足。時尚書屋
最後,他們業已習慣于使他們不得不實行群居的千百種的便利,人們的分散,不象在原始時代裡那麼容易了。在原始時代,每一個人,除自己外,不需要任何人;如果他有所決定的話,是無須等待別人的同意的。時尚書屋
第129頁——德·維拉爾元帥講過這樣一件事:在他的某次戰役中,因為軍糧承攬人屢次詐騙巨款,致使兵士生活很苦,軍中不免發生怨言。他嚴厲地譴責了這個承攬人,並且威脅他說,要叫人把他絞死。這個騙子大膽地回答道:「這種威脅我是不怕的。我很愉快地告訴你,人們決不會絞死一個擁有十萬銀幣的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