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法〕盧梭 第 8 頁


在所有第3等級的人還被封閉在封建框子裡,受着屈辱和被剝奪了權利的時候,作為「個人」的盧梭就業已肯定了「個人」具有無可代替的價值。他在「個人」身上發現了無限的精神財富;他向世人揭示了
作者:待考 / 頁數:(8 / 76)

在所有第3等級的人還被封閉在封建框子裡,受着屈辱和被剝奪了權利的時候,作為「個人」的盧梭就業已肯定了「個人」具有無可代替的價值。他在「個人」身上發現了無限的精神財富;他向世人揭示了內心生活的寶藏和存在於人本身中的一切潛在力量。盧梭就這樣為人的解放而工作。當然,伏爾泰及其他哲學家也曾為了使人確信人本身是神聖的、不可觸知的Intangible這一觀念而奮鬥過,但那只是停留于抽象的概念上。時尚書屋

盧梭把這一概念加以渲染了,並給了它以生命和血肉。時尚書屋
但是實際上盧梭所幫助建立的正是資產階級制度。在這種制度下,個人只有倚靠自己。時尚書屋
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很快就把它的反動的一面顯露出來了:囿于自我、置身于社會之外來反對社會、為情感而崇拜情感,幻想以及心靈的消極狀態。所有這一切已出現于盧梭的著作中,嗣後並在浪漫派中最反動的作家們的作品裡氾濫起來如在沙朵勃裡盎和在德國的一些作家的作品裡,直到今天這一切還在各種不同的形式下,支配着整個反動文學。時尚書屋

盧梭和我們

盧梭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關於盧梭,首先應該稱頌的:他是雅各賓革命黨人的鼓舞者。他在歷史上的偉大功績在於為小資產階級提供了一種理論,使他們在大革命決定性的時刻,不管資產階級的意向如何,領導了人民群眾,拯救了被歐洲封建勢力所進攻的資產階級革命。被我們尊崇為最純正的革命黨人,象馬•、羅伯斯庇爾和聖·鞠斯特那些人物,都是深受盧梭的著作思想影響的。時尚書屋
人們曾在羅伯斯庇爾的手稿裡找到了一段文字,似乎可以證明這位青年馬克西米廉①,在大路易公學畢業後,曾去拜訪過他所崇拜的大師。盧梭學說中的矛盾,也存在於羅伯斯庇爾派的綱領中。聖·鞠斯特使國民議會通過「六月命令」以後,計劃建立一個平等的小私有者的民主制,這種烏托邦計劃當然是被歷史淘汰了。十一月事件②恰恰是可以用雅各賓黨的經濟編領的烏托邦性質來說明的。時尚書屋
①羅伯斯庇爾的名字。——譯者注

②指1794年革命歷11月9日即公曆7月27日羅伯斯庇爾政權被推翻的事件。——譯者注
盧梭對於大革命的影響,不僅可以從他的思想來說明,還可以從和他的思想分不開的文筆來說明。他的激昂的雄辯;他的感人的詩詞,確實可以推動當時民主大眾。伏爾泰喜歡用的武器是諷刺;盧梭喜歡用的武器是雄辯,這種變化標志著革命準備中的一個新階段。實際上1750年以前,諷刺是哲學家們改採用的主要文體。時尚書屋
諷刺有一種破壞作用;同時對進步事業也有很大的貢獻。諷刺善於以智慧的光芒來暴露封建社會和天主教的種種荒謬可笑之處。但是諷刺的作用有它一定的限度。諷刺是宮廷或沙龍裡的人物所做的事情。時尚書屋
他們即便瞭解到那些荒謬可笑之處,至多不過哄然一笑而已,因為決定性鬥爭的時機尚未到來,而且他們本身就是些貴族或大資產者,還有等待的時間。我們並不是說伏爾泰只是一個文藝欣賞家,沒有熱情地戰鬥過。1750年以後,他那諷刺的武器更強有力地發揮了鞭笞作用。但是雄辯則不是他所擅長的。時尚書屋
相反地,盧梭的雄辯卻能抓着人心,它是向不能再忍受壓迫的、憤恨不平的人們而發的。它不只是啟發了智慧,而且還把人身上的一切潛力都發動起來。政黨俱樂部中以及各種集會上的大演說家們,在1789年用以喚起人民大眾的就是這種雄辯。時尚書屋
大革命以後,盧梭的影響仍然是很大的。自從他的著作出現以後,作家們再不可能象以前那樣地寫作了。所有浪漫派的作家們,都自稱是宗奉盧梭的榜樣。沙朵勃裡盎是這樣,米什萊或•莫奈也是這樣。時尚書屋
在這以後,我們還可以看出盧梭對於各大作家的直接影響。托爾斯泰和盧梭相同的地方是那麼多,以致自稱是他的門徒。羅曼·羅蘭的哲學上的理想主義,他的熱愛人民,熱愛正義、和平與自由的感情,都表現出他也是盧梭的一個擁護者。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盧梭所激起的仇恨,一直到我們這一時代也還沒有平息。世界上象他那樣受到反動批評家的誣衊的作家是很少的。在1912年他的誕生二百年紀念時,還有人對他表示了強烈地仇恨。時尚書屋
今天的資產階級是不敢毫無顧忌地使用那些粗暴的手段了,而臨着日益高漲的進步勢力,他們必須採取狡猾的手段,必須使用種種方法來達到他們的反動的目的。對他們說來,與其譭謗盧梭,倒不如試圖利用盧梭著作中一切可作反動解釋的地方,更為有利。時尚書屋
因此,那些大聲疾呼反對進步,提倡開倒車的空想主義者們;那些一面實行危害勞動人民的政策,一面滔滔不絶地講說社會正義的人們;那些自認為一切皆備於我,皆備于自己的良知,因而認為不需要馬克思主義社會科學的人們;那些把整個社會都予以否定的人們;那些在工人階級裡面散佈小資產階級思想的無政府主義者們,都抬出盧梭來作為他們理論的根據。時尚書屋
當然,現在也有許多可敬的研究盧梭的人,他們很誠懇地在努力發掘盧梭思想的真正意義,但是他們的工作並不一定總能闡明問題。天主教徒努力想把盧梭拉到他們那一面去;某些實證論者很有理由地對這一點深感不滿,但他們竟想把盧梭說成是一個徹底的唯理論者,那也同樣是不正確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