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論法的精神》 第 197 頁


領主在他的封地內擁有司法權;根據同一個原則,伯爵在他們的轄地內也有司法權。確切地說,不同時代的伯爵管轄區所發生的變化往往是取決於封地的變化。伯爵管轄區的封地受到相同規劃和觀念的支配
作者:孟德斯鳩著譯者:張雁深 / 頁數:(197 / 221)

領主在他的封地內擁有司法權;根據同一個原則,伯爵在他們的轄地內也有司法權。確切地說,不同時代的伯爵管轄區所發生的變化往往是取決於封地的變化。伯爵管轄區的封地受到相同規劃和觀念的支配。總之,在伯爵管轄區內的伯爵是領主;在領主的封地內的領主是伯爵。時尚書屋


人們曾把伯爵看成是司法官,而把公爵看成是軍官,這是不正確的。實際上,他們擁有軍官和司法官雙重身份 [22] 。公爵與伯爵最終的區別在於,數名伯爵聽命于某一個公爵,儘管一些伯爵上面並沒有公爵。我們從佛烈德加利的論述中瞭解到這一看法。時尚書屋

或許人們認為,當時法蘭克人的政體十分殘暴,因為當時的官吏們同時掌握著軍事、司法甚至財政的權力。我在前面幾章曾談及這是國家暴政的最顯著的標誌之一。 
但是,不應該認為伯爵們獨自行使裁決權,如同「帕夏」們在土耳其掌握司法權那樣行事。伯爵們召集各類審判大會和法庭審判會審理案件,這些審理會上名士雲集。 
為了使人們能夠充分領會審判規程、蠻族人的法律以及敕令中涉及審判的內容,我要指出的是伯爵、財務裁判官和百人團長的作用是相同的;法官、鎮堡長、邑吏稱呼不同,卻行使同樣的法人職責;他們作為伯爵的輔佐者,通常情況下為七個人。因為,行使審判時不得少於十二人,缺額時則由「名士」們替補。 
但是,無論司法管轄權屬於誰,國王、伯爵、財務裁判官、百人團長、領主和僧侶都不能單獨審案。這種做法可以追溯日耳曼森林地區時代,即使封地產生了新的存在形式,這種做法依然保留。 
至于財政權力,伯爵几乎不能濫用。君王對於自由人行使的權力極為簡單,正如我所說過的那樣,君王只在一些公共場合徵用一些車馬而已。至于司法權,則有一些杜絶舞弊的法律條款。 
第10九節  蠻族人的和解金 

如果不深諳日耳曼民族的法律和習俗,就不可能較為深入地瞭解我們的政治法規。我不妨先就此進行探究。 
塔西佗著作中載明,日耳曼人只瞭解兩種死罪,即對叛徒處以絞刑,對貪生怕死的懦夫處以溺斃。這些便是他們國家僅有的公罪。當一個人侵犯另一個人時,受到侵犯或傷害人的親屬就會捲入爭鬥。仇恨通過補償來消除 [23] 。時尚書屋
如果受到侵犯者可以接受其數額,補償將給予他。如果親族共同受到傷害或損害,則共同接受賠償;如果當事人受到傷害或侵犯致死,便由其親族接受賠償。 
按照塔西佗所說的方式,這種賠償是通過當事者雙方的相互協議而履行的。由此,在蠻族人的法典中稱這種賠償為和解金。 
我只在《佛裡茲法》找到此法使相互敵對家族處于一種狀態,即原始自然狀態的論述;這些家族可以依照自己的意願實施報復,直至滿足,而不顧及任何政治和民事法規。這項法律的內涵後來有所緩和,限定被要求償命的人在自己的住宅裡應得到安全保障;往返教堂的途中和在接受裁決的場合也是安全的。 
《撒利克法》的編纂者講述了法蘭克人的一種古老慣例。依照這個慣例,為了劫掠而盜掘死屍的人要被逐出人際社會,直到死者的親屬允許他回來為止。在此之前,法律禁止所有的人,甚至罪犯的妻子給他提供食物或讓他留宿。罪犯與其他人相互之間都處于一種原始的自然狀態,直至達成和解,這種狀態才告結束。時尚書屋

此外,人們看到,各蠻族的賢人達士們都竭力想由他們規定賠償金的數額,因為等待當事者雙方確定賠償金數額,不但要耗費很長的時間,也有潛在的危險。他們為遭受某種損失或傷害的當事者精心制定了合理的待商議的和解金的數額。在這個問題上,這些蠻族人的法律其精道絶倫,確實令人稱讚不已。這些法律對案情的各種情形做了極其細微的區分,對案情反覆權衡。時尚書屋
法律的立場站在受害者一邊,並且在受害者冷靜思考賠償金數額的前提下,為受害者要求合理的賠償金。 
正是由於這些法律的建立,日耳曼人才擺脫了這種原始的自然狀態,即使在塔西佗時代,他們似乎仍舊處于這種狀態。 
羅塔利在《倫巴底法》中宣佈:他增加了古老習慣中傷害和解金的數額,以使受傷害者得到滿意的補償,從而化解怨仇。事實上,倫巴底人曾是一個貧窮的民族,當征服了意大利之後,變得富裕起來,古時和解金的數額已變得無足輕重,人們也不再沿用調停的方法了。然而,我並不懷疑,正是基于這種考慮,才迫使其他征服民族的首領制定了我們至今仍然沿用的各種法典。 
殺人兇手應該給死者親屬支付的和解金是和解金的主要形式。情況不同,和解金的數額也不同。這樣在《安格爾法》中,殺死一個貴族和解金為六百蘇,殺死一個自由人和解金為二百蘇,殺死一個奴隷和解金為三十蘇。因此,和解金數額的高低是此人的特權所在。時尚書屋
因為,除了本人的榮譽之外,在充滿暴力的國度裡,和解金會給予他較大的人身安全保證。 
《巴威利亞法》能使我們深深地感到這樣一點:該法列舉了接受雙倍和解金的巴威利亞人家族的名字,因為除阿吉洛峰人的家族之外,這些家族占首位。阿吉洛峰人屬於公爵家系。該族的人在他們中間選擇了公爵,所以他們接受四倍的和解金。公爵的和解金比一般阿吉洛峰人的和解金多三分之一。時尚書屋
該法提及:「因為他是公爵,所以法律給予他們高於其親屬的榮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