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24重人格 第 33 頁


』我要他描述那一刻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一五一十全都告訴我。就像我剛纔告訴你的,那時他們家正在搬家,他跟母親住在一間旅館裡。顯然,就在那天晚上,他們母子倆可能有性行為。」瑞
作者:待考 / 頁數:(33 / 108)

』我要他描述那一刻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一五一十全都告訴我。就像我剛纔告訴你的,那時他們家正在搬家,他跟母親住在一間旅館裡。顯然,就在那天晚上,他們母子倆可能有性行為。」

瑞琪嚇獃了。時尚書屋
「我問他那時他幾歲。他說:『8歲。』我設法讓他平靜下來,然後從他口中問出了一些細節。那天晚上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對克萊來說,那都是非常、非常真實的。時尚書屋
講完後,他就匍匐在地上,一路爬行進我的浴室,呼天搶地嘔吐起來。然後,我就打電話請你過來一趟。我把卡姆叫回來,但他只待了一下,又消失掉了。對剛纔發生的事,卡姆几乎一無所知。時尚書屋
他聲稱,他完全不記得當年發生在的那件事。我相信卡姆講的是實話。」
目瞪口獃,瑞琪坐在椅子上緊緊摟住沉睡中的凱爾。她望着地板幽幽嘆息一聲,一臉茫然搖着頭。時尚書屋
「瑞琪!」艾莉把雙手放在膝蓋上,交握著。「卡姆的這個分身克萊需要特別的照顧。今天晚上克萊出現在這裡時,他還以為他置身在俄亥俄州那間旅館中,時間是20世紀60年代的某一個晚上。你跟卡姆的關係,我向克萊解釋過了,但我想你應該時時提醒他,你是卡姆的妻子。」
瑞琪緩緩搖了搖頭。「這種事情真叫人不敢相信!」
「我曉得。可是,一味否認它的存在對你或他都沒有好處。」艾莉回頭看了我一眼,「尤其是他。」
艾莉傾身向前,瞅着瑞琪的臉龐。「這是一顆很大、很苦的藥丸,把它吞進肚子裡可真需要一點勇氣。我跟你談的不只是診斷和治療的問題。對大多數罹患DID的人來說,最大的困難是承認和接受一個事實:你過去的生活,並不如你以為的那麼美好,你信賴的人,曾經做過對你的身心造成嚴重傷害的事情,否認事實,只會使情況……惡化。」
瑞琪伸出手來,擦掉那兩行奪眶而出的淚水。她回頭看看我——她這個獃獃地坐在椅子上、宛如商店櫥窗裡的塑料模特兒的丈夫——然後又把視線轉回到艾莉身上。「艾莉,你一定要幫助我。」瑞琪直直瞅着艾莉的臉龐。時尚書屋
「這個人是我的丈夫。這是我們的生活。而我……感到……害怕啊。」
艾莉點點頭。「我知道。」

第10三章

隔天早晨,我聽見屋外響起皮鞋磨擦在堅硬的石頭上發出的聲音。瑞琪把凱爾送上校車,然後踩着屋前那四級用粗石砌成的半賀形階梯走回來了。她打開厚重的橡木門,走進客廳,一股刺骨的寒風跟隨她捲進屋裡來。看見我蜷縮着身子摟住一個枕頭坐在長椅上,她臉上立刻流露出焦慮、關切的神情。時尚書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來。時尚書屋
「你還好吧?」瑞琪趕緊走過來,在我身旁坐下。時尚書屋
猛一咬牙,我緊緊抱住枕頭,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以免讓瑞琪擔心。但一看到她的眼神,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渾身開始顫抖起來。時尚書屋
我搖搖頭,低聲說:「不怎麼好。」
瑞琪再也撐不住。她流着眼淚,伸出雙手攬住我的肩膀。「哦,卡姆!」她淒切地呼喚一聲,把我整個身子摟進她懷裡。我只顧緊緊抓住枕頭。時尚書屋
瑞琪把她那張柔美的臉龐挨過來,貼著我的腮幫,兩行熱淚撲簌簌流淌下來,滴落在我的脖子上。瑞琪身上依舊穿著她那件橄欖色皮夾克。我感覺到她的衣袖冷冰冰的,不斷摩搓着我的下巴。一使勁,她把我摟得更緊了。時尚書屋
皮夾克緊緊繃在她身上的聲音,讓我想起西部的牛仔和駿馬。「噓!現在什麼都不要說。」她壓低嗓門悄聲說。好一會兒她只是摟住我,不住地搖晃着我的身子,「噓!」
儘管1月的寒氣不斷地從我們這棟石砌的、破舊的房子牆壁上的裂縫鑽進來,但屋裡還是挺暖和的。我開始流汗了。穿著皮夾克的瑞琪,身子也開始燥熱起來。夫妻倆相擁在一起,我感覺到瑞琪身上的熱氣不斷從她領子底下冒出來,傳送到我的身體裡。時尚書屋
瑞琪擦乾眼淚,好久好久只顧把我緊緊摟在懷裡,什麼都沒說。屋裡靜悄悄的,只聽見暖氣機嗡嗡嗡旋轉不停。我忽然感覺到心中一陣顫慄——渾身猛一哆嗦,倏地我又消失了——克萊出現在瑞琪眼前。時尚書屋
「能……能……能不能請你……你……你讀故事書給我我我聽?」克萊結結巴巴地說。時尚書屋
瑞琪讓我離開一會兒。她坐在長沙發上,身子向後傾,睜起眼睛打量克萊。克萊低下頭來望着地板。時尚書屋
「克萊?」瑞琪試探地呼喚一聲。時尚書屋
他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瑞琪伸出手來拍拍他的肩膀,「克萊,讓我跟卡姆談一分鐘,好不好?」
「好。」
「卡姆,你在哪裡?我得跟你談談。」
猛一哆嗦,轉換,倏地我回來了。時尚書屋
「什麼事啊?」我只覺得渾身虛軟,講起話來有氣無力的,兩隻眼睛愣愣地盯着沙發上的藍色條紋圖案。我使勁甩甩頭,試圖回到現實世界來。忽然,我感覺到肚子裡的腸胃一陣翻攪,彷彿我剛吞下了一袋砂礫似的。我試圖張開嘴巴,但卻發現上下顎骨緊緊卡在一起,就像一部生鏽的、很久沒上過油的機器。時尚書屋
掙紮了好半天,我才張開嘴巴,一個字一個字地說:「我今天情況很糟。」
瑞琪伸出她那只修長纖細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覺得到,她在注視着我。「我待會兒打電話到公司,告訴你哥哥,你今天不能去上班。」瑞琪告訴我。時尚書屋
「然後我就去拿一本故事書,唸給克萊聽。他剛纔告訴我他好想聽故事。」
「好吧!」我沒精打采地說,兩隻眼睛依舊愣愣瞪着沙發上的花紋。時尚書屋
瑞琪立刻站起身來,走進廚房,拿下掛在牆上的電話,飛快地按下我辦公室的號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