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打美眉 第 12 頁


整牛算了。」「三叉戟」笑着說:「上頭吃頭牛,不如底下流一流。」「五大狼」湊趣說:「每天吃肥牛,自然能細水長流。」我嘿嘿笑着說:「一群色狼,別把人家小姐嚇着,阿蓮你想吃點什麼?」阿蓮抿嘴靦腆地微微笑着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我們護着阿蓮走出了賓館,我對他們說:「要不你們先回去吧,我送阿蓮回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鬼子六」和「五大狼」連連搖頭說:「那可不行,你怎麼能好色輕友呢,今天晚上你得請我們去吃火鍋。」
「鬼子六」沒經過我的同意就徑直把車開到華福肥牛火鍋城。我們來到火鍋城的二樓,漂亮的女服務員熱情地招呼我們入座。我們是這裡的常客,「五大狼」和「鬼子六」都和那些漂亮的服務員混得爛熟,「五大狼」嘎巴着大嘴流着口水盯着那位水靈靈的鄉妹子。時尚書屋
沒經過任何人的同意,「鬼子六」就擅自點了兩盤肥牛,一盤牛鞭,一盤牛寶,一盤牛骨髓,一盤牛筋。我連忙譏笑說:「你丫什麼時候跟牛幹上了,是不是晚上縱慾過度,你吃一頭整牛算了。」
「三叉戟」笑着說:「上頭吃頭牛,不如底下流一流。」
「五大狼」湊趣說:「每天吃肥牛,自然能細水長流。」
我嘿嘿笑着說:「一群色狼,別把人家小姐嚇着,阿蓮你想吃點什麼?」
阿蓮抿嘴靦腆地微微笑着說:「蔬菜。」
我連忙把菜譜從「鬼子六」的手中搶了過來遞給阿蓮說:「你自己點,隨便點。」
阿蓮點了幾盤時鮮的蔬菜,她點完了菜,抬頭朝我嫵媚地一笑,我頓時骨酥肉麻起來。看來我們之間百分之一百能再續前緣破鏡重圓了,我的心裡那叫一個心花怒放,那叫一個花枝亂顫,我心想看來我今晚能帶阿蓮回家過夜了。時尚書屋
我們四個人加一起也沒「三叉戟」一個人能吃,就看見他風捲殘雲過後是暴風驟雨,我才剛剛墊個底,他已經叫服務員加了四盤肥牛和八瓶啤酒,看來暴打美眉這樣的豐功偉業也只能靠他來幫我完成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端起酒杯說:「老三,我還有件事要求你。」
「三叉戟」說:「二哥請說。」
我說:「先把酒喝了。」
「三叉戟」爽快地把啤酒一飲而盡,我也把啤酒一飲而盡。時尚書屋
我嘆口氣說:「我最近比較煩,我要暴打一位美眉。」
「三叉戟」疑惑地說:「暴打美眉,可是我從來不打女人。」
我咬牙切齒說:「我不用你動手,我要自己親自報仇雪恨,我被那個女人壓迫得喘不過氣來,我一定要將她凌遲處死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三叉戟」不解地問:「二哥當初可是有名的摧花辣手,你的家傳摧花十八打赫赫有名,慘遭你的黑手的純情少女多如狗毛。什麼樣的美眉能把你欺負成這個樣子,這個女人可真不簡單,我佩服。」
我氣惱地說:「你丫不會投敵叛變吧。」
「五大狼」拿張餐巾紙擦去嘴巴上的辣椒油說:「三哥有個命門,見到漂亮美眉除了一個地方硬渾身上下全都疲軟,我看他招架不住美眉的美人計。」
我滔滔不絶地向「三叉戟」闡述了我認為必須堅決一定要暴打美眉的六個理由,我振振有辭地說道:「我要暴打美眉有六個理由:第1,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1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第2,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2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第3,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3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第4,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1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點滑鼠把右手食指指關節累成腱鞘炎,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第5,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2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由右手改成左手按滑鼠,結果左手手腕累成關節炎,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第6,進入京鴻工程公司第3年,我辛辛苦苦地工作,再由左手改成右手按滑鼠,點滑鼠把右手食指指關節累成腱鞘炎;美眉沒有給我長工資,年終獎也巨低。這些阿蓮都可以替我作證,我以前上中日友好醫院去看骨科都是她陪我去的,所以我必須堅決一定要暴打美眉,我要讓美眉為她的狠毒獃傻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三叉戟」酒足飯飽地打了個飽嗝說:「打女人可不是我的長項,那可是『五大狼』和『鬼子六』的特長,有他們兩個人幫助你就足夠了。」
我趕緊說:「你不知道,美眉有一大群的追求者,如果我膽敢動她的一根頭髮,那群色狼還不得把我給撕成碎片了。」
「三叉戟」頗感意外地說:「原來任務還這麼艱巨,你估計我們要對付多少人?」
我搖頭晃腦掐算了一番說:「我估計——大概——差不多有三五十人吧,不過這些人都是手無縛鷄之力迎風一搖三晃的文弱書生,以你的以一擋百的威猛,我看對付他們應該綽綽有餘。」
「三叉戟」沉吟道:「我看這樣吧,明天把『劉老大』和『死心眼』也都叫上,我們當初的六人幫重裝上陣,爭取打一個漂亮的伏擊戰。」
「鬼子六」搖頭說:「『劉老大』被北京ⅩⅩ大學開除以後一直靠坑蒙拐騙混生活,招他來英雄聚會商量大事沒問題,可是『死心眼』剛剛精神病痊癒,又剛剛新婚燕爾,你們怎麼忍心讓他來參與這麼血腥暴虐的行動呢。」
我斬釘截鐵地說道:「我現在到了生命的緊要關頭,他怎麼能袖手旁觀坐視不管呢?他不是在中日友好醫院附近開了一家花店嗎,等會我們就去他那裡說服他,他如若不參加我們的行動,我就和他割袖斷交。」
第1

死心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