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猶太人之謎 第 129 頁


據總理府的工作人員講,他們的上司「生活上很簡樸」。要求不高,而工作很刻苦,要求極嚴。他珍惜時間,不尚空談。無論什麼人求見他,談完事就辭客,決不閒聊。他不喜歡飲宴活動,認為那
作者:待考 / 頁數:(129 / 144)

據總理府的工作人員講,他們的上司「生活上很簡樸」。要求不高,而

工作很刻苦,要求極嚴。他珍惜時間,不尚空談。無論什麼人求見他,談完
事就辭客,決不閒聊。他不喜歡飲宴活動,認為那是浪費時間。出於禮儀需
要,非搞不可,他總是叮囑不要鋪張,安排緊湊,儘量節省時間。一有空暇,
他喜歡個人獨處,靜下心來,思考問題,他把這稱為「出智慧的時刻」。時尚書屋
沙米爾生來性格內向,不苟言笑,長期的地下鬥爭和秘密工作,更加重
了他這種天性。在總理府工作十多年的阿希梅爾說,這麼多年,沒聽他講過
一句玩笑話。時尚書屋
這就是沙米爾,他自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維護以色列和猶太人的
利益,為此目的,他不倦地工作,有時甚至不擇手段,有點殘酷。在大多猶
太人看來,他是這個猶太國家的守護神,是個聖人。他那毫不妥協的風格,
特別是在對待建立移民點、佔領區自治問題上的強硬立場有時近乎頑固,而
大多數阿拉伯人則把他看作是一個十足的魔鬼。時尚書屋

四、和平衛士拉賓

拉賓——一位幾經沉浮的軍人和政壇領袖之一。他既不是強硬的「鷹派」,也不是主和的「鴿派」,他善於不失時機地表現為既強硬又靈活,故
人們送他一個精明過人的「鷹爪鴿」的綽號。時尚書屋
□「如不早發動戰爭,我即宣佈辭職」
真正把拉賓推上軍事生涯輝煌頂峰的是1967年6月5日爆發的第3次中
東戰爭。當時,在美國、英國等的支持下,以色列軍隊秘密地在前線調集部

隊,擴充裝備,對戰爭作了周密的部署;可在臨戰前,女總理梅厄夫人的內
閣有點徘徊不定了。身為軍事統帥的拉賓,對內閣的態度很是惱火。長年的
軍旅生涯,使他養成了潑辣直率、辦事果敢的性格,也自然不能容忍梅厄夫
人的優柔寡斷:「夫人,目前我軍是萬事俱備,只等一聲令下。為了爭取戰爭的主動權,我們應該早日開戰,先發制人。」

梅厄夫人面有難色,她知道如果以色列率先扣動扳機就會得罪美國人,
因為美國為了等劃自己的「政治地圖」曾派駐以大使警告她:要考慮挑起戰
爭的「政治反響」。時尚書屋
“反響能壞到哪兒去呢?我的夫人!如果我們一昧等待而痛失良機吃了
敗仗,處境就會和二戰時期沒有兩樣。到時候美國人能做什麼呢?只會說猶
太民族好可憐啊!”拉賓面對內閣大員們慷慨陳詞。儘管拉賓一再敦促內閣
早日開戰,內閣中還是意見不一,召開了幾次會議,爭來吵去下不了決心。時尚書屋
嚴重關注着前線局勢的拉賓可沒有那麼多的閒工夫花在唾沫四濺的耍嘴皮
上,他是個凡事看準了就一不做二不休的人,他站起身,拿起放在會議桌上
的軍帽用手指撣了一下,向內閣亮出了自己的「殺手銅」:「諸位,我再也沒有等待的耐心了,如不早日發動戰爭,我即宣佈辭職。」
大敵當前,梅厄政府自然捨不得放這個三軍統帥掛印賦閒,在拉賓的敦
促下,以色列決定打響第1槍。6月5日清晨,拉賓指揮以色列空軍按原定
方針對埃及、敘利亞和約旦等國發動閃電襲擊,當天,埃及開羅、亞歷山大、
塞得港等主要空軍基地的飛機几乎喪失殆盡,敘利亞和約旦空軍也受重創,
三國共損失374架飛機和許多導彈基地。接着,以色列陸軍的裝甲部隊作先
導長驅直入,在6天內侵佔了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城東區、加沙地帶、西
奈半島和戈蘭高地等共計6.5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埃、約、敘三國損失兵
力6.3萬,近50萬阿拉伯人淪為難民。時尚書屋
這場僅用6天的戰爭,使以色列獲得了軍事上的重大勝利,拉賓採用的
「突然襲擊,奪取制空權,裝甲部隊高速機動和大縱深迂迴」的一套打法,
几乎就是24年後美軍海灣戰爭「沙漠風暴」中採用的模式。此後,以色列政
府狂妄至極,對外炫耀武力,編織了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一些西方國家也
大肆吹噓以色列軍隊「戰力非凡」,「拿下開羅,大馬士革和安曼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作為這場震驚世界的「六·五戰爭」的主要組織者和指揮者,拉賓成了
以色列公眾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同時也使他趾高氣揚地走進了軍事家辭
典,接受人們的膜拜。他用被佔領土上的阿拉伯人交織着饑謹、血淚和橫野
的屍體,堆砌了自己的輝煌。時尚書屋

□梅厄夫人刻意提攜

「六·五戰爭」結束後不久,盛名之下的拉賓將軍卻告別軍人的榮譽宣
布退役,這激流勇退之舉很令外界人士摸不着頭腦。其實,這正是女總理果
爾達·梅厄的傑作。通過這場6天的戰爭,梅厄夫人對拉賓表現出的卓越的
品質和領導才能極為賞識,把他從軍隊中挑出來,是為了全面培養他的治國
之才,因為「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大以色列」的事業在等着他。時尚書屋
梅厄夫人給他的第1個「美差」是以色列駐美國全權大使。為了從美國
的箝制中撈取點自由和通過討價還價得到援助,梅厄夫人需要拉賓這樣一個
精通軍事的硬派人物在遙遠的美利堅合眾國縱橫捭闔。這樣,脫去軍裝的拉

賓攜着夫人莉厄帶著女總理的厚望來到了華盛頓。在美國,初涉外交官場的
拉賓周旋于觥籌交錯之中,彬彬有禮地根據國內發來的指示玩弄外交辭令,
不免感到老大不自在,他認為這樣的養尊處優使自己變得害羞和矜持,而美
國白宮的政治家們卻說他嚴厲且冷峻。自我感覺和外界評論總是有差異的,
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拉賓在異國的土地上表現出的智慧,對美國政治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