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與百年中國 第 123 頁


據曹寅的詩集裡可以得知曹鼎望的第2子曹及第3子曹,都是與曹寅有很深的交往的,曹寅的詩集裡留有涉及他們的詩多首。從這些詩句看,他們是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的。這就是說第6次重修豐潤曹譜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23 / 135)

據曹寅的詩集裡可以得知曹鼎望的第2子曹及第3子曹,都是與曹寅有很深的交往的,曹寅的詩集裡留有涉及他們的詩多首。從這些詩句看,他們是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的。這就是說第6次重修豐潤曹譜的「監修」曹鼎望的兩個兒子都是曹寅的至交,因此曹鼎望對曹振彥、曹璽、曹寅一家是必然很瞭解的。這裡就產生了這樣一個問題,既然豐潤曹氏宗譜的監修者曹鼎望對曹振彥、曹璽、曹寅這一家關係很密切,如果曹寅一家確是豐潤曹分出到遼東鐵嶺去的,曹璽、曹寅的東北籍貫確是鐵嶺,曹寅與曹沖谷、賓及等確是同一始祖分支下來的,那末曹鼎望在監修此譜時為什麼把這一支就在眼前的同宗兄弟不編修入譜而要排除在這個譜外呢•馮其庸:《曹雪芹家世新考》第171頁至第172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時尚書屋

這問得確實不無道理。而且不僅如此,清康熙三十一年曹鼎望參加撰修的《豐潤縣誌》,也隻字不提曹寅。甚至連揚州儀真人曹儀也被編入這部縣誌,僅僅因為他曾被封為「豐潤伯」。原籍豐潤,于崇禎二年出關的曹邦一支,也列入縣誌。時尚書屋
於是馮其庸又問道:「既然揚州的曹儀可以編入縣誌,既然由豐潤分出去的曹邦也可以編入縣誌,那麼,現任內務府江寧織造的曹寅以及他的一家,如果說他的祖籍確是『豐潤』的話,為什麼不能編入縣誌呢•難道他的聲望、地位還不夠格嗎•」這問得同樣有理。所以馮其庸說:這種現象沒有別的解釋,就是曹雪芹的祖籍確實不是豐潤,他們這一支不是明朝永樂以後由豐潤出關的曹端廣的後人馮其庸:《曹雪芹家世新考》第183頁...
馮其庸根據《五慶堂重修曹氏宗譜》,認定曹雪芹上祖的籍貫是遼東的遼陽和瀋陽,始祖為曹俊,屬於宗譜上的第4房。但「曹俊其人究竟原籍何處,則是懸而未決的問題」同上,第189頁...而周汝昌稱,他所探討的並不是曹氏祖籍為遼陽問題,因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是指「遼陽的曹氏到底是土著還是移民」周汝昌:《紅樓夢新證》第119頁...這樣看來,關於曹雪芹上祖的籍貫這段公案,似乎並未最後解決。何況,紅學家中對《遼東曹氏宗譜》的真偽問題還存在一些不同看法,特別宗譜中四至八世「譜失莫記」,至九世才列曹錫遠,這種「五世空白」的情形一時難以得到圓滿的解釋,更增加了問題的難度。時尚書屋
第4
:紅學觀念與紅學方法的衝突紅學公案—曹家的旗籍問題

曹雪芹上祖的籍貫固是一紅學公案,其所隷之旗籍,也是長期聚訟不已的問題。胡適在《紅樓夢考證》中提出曹雪芹是「漢軍正白旗人」,應當說所依據的材料是充分的,因為清代的許多官書如《四庫提要》、《清史列傳》、《清史稿》,以及《雪橋詩話》,《八旗文經》、《八旗畫錄》等私家著述,都無一例外地這麼說。時尚書屋
可是問題也隨之而來。周汝昌說:「其實『漢軍』二字是大錯的。」他認為曹家不是漢軍,而是「滿洲旗人」,「曹寅、曹雪芹決不能再與漢人一例看待」。《紅樓夢新證》「籍貫出身」章對此申論道:
我們須切實明瞭:一、曹家先世雖是漢族人,但不同「漢軍旗」人,而是隷屬於滿洲旗。二、凡是載在《氏族通譜》的,都是「從前入于滿洲旗內,歷年久遠者」。三、曹家雖系包衣出身,但歷史悠久,世為顯宦,實際已變為「簪纓望族」。四、從曹世選六傳到雪芹,方見衰落,但看雪芹筆下反映的那種家庭,飲食衣着,禮數家法,多系滿俗,斷非漢人可以冒充。時尚書屋
綜合而看,清朝開國後百年的曹雪芹,除了血液裡還有「漢」外,已是百分之百的滿洲旗人,不但「亡國」「思明」的想法,放到他頭上,令人感覺滑稽;即是「明珠」「順治」等說法,在一個積世滿洲旗家裡生長起來的曹雪芹,中經變落,山村著書,卻專為別人家或宮廷裡「記帳」,造作無數的奇妙謎語去影射前朝的一班名士,——以他彼時的處境與心情而論,亦是萬難講通的。周汝昌:《紅樓夢新證》第129頁。時尚書屋
周汝昌對雪芹旗譜這段論述,恰好反映出此一公案不是研究者深文周納,而是與理解曹雪芹及《紅樓夢》的思想性質密切相關。他的觀點很明確——曹家「隷屬於滿洲旗」,「已是百分之百的滿洲旗人」。時尚書屋
但另外一些研究者不同意周說,如馮其庸原認為曹家原是歸附後金的明朝軍官,在天命、天聰時原屬漢軍旗,後歸入滿洲正白旗馮其庸:《五慶堂重修遼東曹氏宗譜考略》,參見拙編《紅學三十年論文選編》上卷,第202頁至第204頁。;李華則說曹家應是正白旗滿洲尼堪(漢人),乾隆後「屬於內務府包衣撥出者」,有撥入正白旗漢軍的可能參見《紅樓夢學刊》1980年第1期,第232頁。;朱南銑主張曹家是內務府滿洲旗分內的漢姓,是被滿族同化了的漢人同上,第282頁。,等等。時尚書屋
意見相當分歧。所以如此,也與清入關前的八旗制度的複雜性有關,史學界對此也常常攪擾不清。「滿洲旗」、「漢軍旗」、「包衣旗人」、「滿洲旗人」、「包衣漢人」、「包衣滿洲人」、「內務府漢姓人」,以及「內滿洲」、「內漢軍」等等,區分起來,着實不易。曹家到底是漢人還是滿族人•研究籍貫也好,旗籍也好,歸根結底是要弄清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