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與百年中國 第 69 頁


無論原作者是曹也好,曹雪芹也好,反正曹家經歷過由盛而衰的過程,康熙和雍正的政權交替是曹氏家族由盛而衰的轉折點,雍正皇帝親自下令抄沒了他們的家,因此後來通過寫作《紅樓夢》回顧這段夢幻
作者:待考 / 頁數:(69 / 135)

無論原作者是曹也好,曹雪芹也好,反正曹家經歷過由盛而衰的過程,康熙和雍正的政權交替是曹氏家族由盛而衰的轉折點,雍正皇帝親自下令抄沒了他們的家,因此後來通過寫作《紅樓夢》回顧這段夢幻一般的往事時,在「意識和目的」上有所寄託,有所影射,是不奇怪的,如果這樣來尋求影射,實際上是探考作者的創作動機,就文學研究而言,完全是正當而有意義的。時尚書屋

趙同意在猜這樣一個大謎,出發點殊可取,不愧為聰明的索隱法。問題是他猜着猜着,不能自己,還是想把書中人物和曹家成員以及諸皇子等,一個個對號入座,結果還是陷入了索隱派不能自拔的泥淖。且看他列出的書中人物及其影射者和在曹氏家族中的身份之間的對照表:

皇太后——賈母——曹寅之母;

康熙帝——賈赦、賈政夫婦、元春——曹寅夫婦、平郡王妃;
皇長子允——賈環——曹之弟索住;
皇次子(太子)允礽——賈寶玉——曹;
皇三子允祉——薛寶釵及襲人——曹之妻及幼時愛婢;
皇四子允禛(雍正)——迎春及孫紹祖——曹之姊及姊丈;

皇五子允祺——李紋——××;

皇七子允祐——李紈——曹長嫂;
皇八子允禩夫婦——鳳姐——曹顒之嫂馬氏;
皇九子允禟——史湘雲——××;

皇十子允——妙玉——××;

皇十二子允祹——李綺——××;

皇十三子允祥——邢岫煙——××;
皇十四子允禵——探春——曹寅次女;
皇十五子允——惜春——曹之妹;
皇十七子允禮——寶琴——××;
(其他皇子因早殤或當時年齡太幼,均不計)

索額圖——秦氏——曹侄媳;

曹——林黛玉——曹初戀的表妹;
××——巧姐——××。時尚書屋
第3
:索隱派紅學的產生與復活索隱派的復活7
這樣來一一坐實,而且是一身而二任,書中人物既要充當曹氏家族中的一個角色,又要影射諸皇子中的一個人,真是難矣哉。加之趙同認為《紅樓夢》展開的故事情節,就包含有奪嫡案的具體過程,如第5回夢遊太虛幻境,趙同說是寫康熙四十一年玄燁閲河到德州時,太子中途害病,召來已退休的索額圖暫時陪侍,結果索為太子計,便教太子為君之道,希望能夠團結諸皇子。不料康熙誤會了索額圖的用心,以為是助太子謀篡,於是處死了索額圖,在書中便是第10三回的秦可卿之死。但太子仍繼續在擴大自己的勢力,是為第10六回的建造大觀園。時尚書屋
到康熙四十七年,允進讒,太子被廢,允禩被削爵拘禁,這就是第2十五回叔嫂逢五鬼及第3十三回寶玉挨打。不久太子又複位,組織上進一步結黨,因此有第3十七回的結海棠社,第4十九回寶琴等入園,但結黨者多了,難免生事,出現了茯苓霜等案。雖經過允祉、允祥協助整頓,即第5十六回探春理家,但效果不大,反而弊病增加,如發生綉春囊案。康熙五十七年,玄燁實行清黨,在書中則為第7十四回的抄檢大觀園,結果允祉乘機退出太子黨,也就是寶釵離園,等等。時尚書屋
照趙同先生的推測,《紅樓夢》裡的這桌家家酒,就是如此擺法,結果是不獨人物各有影射,故事情節也都有所象徵,本來是要推求「作者寫此書的意識和目的」,結果還是把書中的故事情節當作了皇子們的活動,走向了自己意願的反面,由聰明的索隱變得不那麼聰明了,筆者不禁為之惋惜。五十年代以後台灣和香港出版的紅學索隱派著作,不止筆者提到的這幾部。承台灣大學劉廣定教授寄示邱世亮著《紅樓夢影射雍正篡位論》和王以安的《紅樓夢曉》及《紅樓夢引》,此三種專書對索隱之觀念和方法亦有所發揮。《篡位論》提出:「寶釵影射雍正皇帝,寶玉影射康熙皇帝。時尚書屋
就《紅樓夢》全書觀之,中心就是寶釵、黛玉在爭寶玉,然而代表寶玉的通靈寶玉從各方面來看實際上是皇帝的印璽,也就是中國的傳國璽,『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如此一來,寶釵跟黛玉所爭的其實是在爭帝位。」(見該書之作者自序第2頁,學生書局1991年初版)則核心論旨仍是索隱舊說的重複。《紅樓夢曉》認為書中敷演的是明清之際、滿漢之間的政治故事,指陳影射的人物更多,如說賈珍、尤氏影福王,尤二姐影永曆帝,尤三姐影隆武帝,賈璉影多鐸,元春影玄燁,賈蓉、秦可卿影崇禎等等;而賈寶玉則同時影順治、多爾袞、冒闢疆、玄燁四人。一人而多影,是索隱派紅學的邏輯破綻,《夢曉》之作者未能倖免。時尚書屋
至于書名,原名《石頭記》,是「事偷記」的意思。讀之忍俊不禁。《夢曉》初版于1986年,六年之後同一作者出版之《紅樓夢引》進而寫道:「事偷記者何•無非太后下嫁,順治出家,康熙納姑,雍正奪嫡等當世流傳而清廷深以為諱的秘事,這就是作者所謂『辛酸淚』之真意。」不過《夢引》徵引明清史事甚詳,且對《紅樓夢》第6回單獨做評傳,用《詩·七月》敷解書中對劉姥姥的描寫,以為劉嫗說的「瘦死的駱駝比馬還大」,也是影射「亡明之勝金」,理由是《木蘭辭》裡有「願得明駝千里足」句,中間有「明」字,《周易·說卦》雲「乾為馬、為金」,因此可以得到證明(見該書第181頁,台北新陸書局版)。時尚書屋
這未免草木皆名、漫無依據了。補註于此,謹向廣定教授深致謝忱——筆者。時尚書屋
第3
:索隱派紅學的產生與復活索隱派紅學的終結1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