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健全的思想》 第 10 頁


只要聽一聽神學家的話就會相信上帝不可能存在;我們一開始就很容易看出,他們關於上帝所說的一切,和他們妄加在它身上的各種屬性,是根本不相容的。什麼是上帝?這是一個抽象名詞,虛構這個名詞
作者:霍爾巴哈譯者:王蔭庭 / 頁數:(10 / 66)

只要聽一聽神學家的話就會相信上帝不可能存在;我們一開始就很容易看出,他們關於上帝所說的一切,和他們妄加在它身上的各種屬性,是根本不相容的。什麼是上帝?這是一個抽象名詞,虛構這個名詞的目的在於表示一種潛藏的自然力量;或者說這是一個沒有長寬高的數學上的點。一位哲學家很機智地論到了神學家,說他們解決了阿基米德著名的課題,因為他們在天上找到了一個支點,他們利用這個支點就可以把世界翻一個邊①。時尚書屋

①大衛·休謨。——著者注

27完全不能容許的神學矛盾

宗教使人類屈服于這樣一種存在物:它沒有廣延,同時卻其大無外和包容萬物;它無所不能,而從來不實現自己的慾望;它無限善良,而只是招致不滿;它力求和諧,而到處散播糾紛和混亂。誰願意誰就試着去猜測什麼是神學家的上帝吧!
28崇拜上帝意味着崇拜虛構的東西
為了避免誤解,人們直率地對我們說:「知道什麼是上帝是完全多餘的;應當崇拜它,不必知道它;它的特點是我們無禮的眼光看不到的。」但是,在同意尊敬某個上帝以前,難道不應當首先相信它的存在麼?如果不驗證一下它能否擁有妄加在它身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屬性,又怎麼會相信它的存在呢?老實說,崇拜上帝無異於崇拜人的想像創造的虛構物,或者簡直就是崇拜烏有的東西。時尚書屋
29上帝的無限性和理解上帝本質的不可能性會導致無神論
神學家們抱著無疑是擾亂問題的目的,互相約定絶口不正面談論上帝;他們利用反證法來說明上帝的特性,並且以為他們可以用否定和抽象的方法創造一種實在的和完善的存在物,但是他們實際上只創造出一個虛構的東西、一個純粹的抽象名詞。精神是一種不是身體的東西;無限的東西是一種不能稱為有限者的東西;完善的東西是一種不可能是不完善的東西。憑良心說,誰能夠用這種堆砌各式各樣的否定概念和缺乏概念的方法形成任何實在的觀念呢?一種排斥任何概念的東西只能是無。時尚書屋

斷定上帝的屬性超乎人的理解力,就無異於承認上帝不是為人們而創造的。斷定上帝中一切都是完善的,就無異於承認在上帝和它的創造物之間不可能有任何共同點。說上帝是無限的,無異於剝奪人理解上帝的可能性,從而使它變成不為人所需要的。時尚書屋
人們向我們說:「上帝把人創造成有理性的,但不是全知的,這就是說,人沒有能力知道一切。」由此得出結論說,上帝沒有賦予人理解上帝的本質的能力。在這種場合下很明顯,上帝不可能也不願意成為人的認識對象。既然如此,上帝有什麼權利可從對那些按其本性不可能使自己形成關於上帝本質的觀念的人們生氣呢?如果上帝僅僅為著某個無神論者不知道由於自己的本性而沒有能力認識的那種事物就打算懲罰這個無神論者,則上帝顯然是一個最不公正的和最專橫的暴君。時尚書屋
30不信上帝並不比信上帝更危險或更有罪
對於絶大多數人來說,最有說服力的理由就是恐懼。神學家們也就根據這一點勸導我們選擇最可靠的道路,他們硬要人相信,沒有比不信神更大的罪過了,上帝會毫不憐憫地懲罰所有敢於懷疑其存在的人;上帝採取這種嚴厲的辦法是有道理的,因為只有狂妄和淫蕩才會使人否認殘酷地報復無神論者的、怒氣沖沖的君主的存在。如果我們十分冷靜地判斷這些恫嚇,那就會看到,它們都是從同一個可以爭論的論點出發的。在向我們說明信仰上帝的優越性和由於懷疑上帝存在或否定上帝存在而造成的危險性以前,應當首先多少滿意地向我們證明上帝的存在本身。時尚書屋
然後應當向我們證明,這個公正的上帝真正可以殘酷地懲罰人們,懲罰的原因則僅僅是由於他們過分弱小,以致相信他們有限的理智無法理解的存在物的存在。一句話,應當證明號稱無限公正的上帝可以因為人們對上帝的神聖本質的無法避免的和不可克服的無知而極端殘酷地懲罰他們。時尚書屋
但是這樣一來,應不應該承認神學家的這一切議論至少是奇怪的呢?他們創造出各種幽靈;他們從矛盾和荒謬中捏造出這些幽靈,然後又使人相信,最正確的道路就是不懷疑他們自己虛構出來的這些幽靈是存在的。假使遵循這種原則,那麼結果就會是,信仰荒唐的事比不信仰荒唐的事倒更安全些。時尚書屋
所有的兒童都是無神論者;他們沒有任何關於上帝的觀念;難道可以把他們的無知看作罪過麼?從什麼年齡起孩子們有信仰上帝的義務呢?人們答覆我們說,一旦成為有理性的存在物,人就有信仰上帝的義務,然則從哪幾年開始人會變成有理性的存在物呢?……可是,如果最深思熟慮的神學家對於他們並不希望加以理解的上帝本質的定義也茫無所知,那麼普通的凡人、婦女、手工業者,總之,絶大多數人類關於上帝又能夠有什麼樣的觀念呢?時尚書屋
31上帝信仰無非是童年以來一種根深蒂固的習慣
人們信仰上帝是由於聽信了別一些人的話,這些人本身對上帝並不比他們多知道一些。在信仰方面我們最初的教師是我們的乳母;他們像談論妖怪一樣地向孩子談論上帝;她們從兒童很小的年紀起就教他們機械地叉着雙手祈禱。乳母教兒童祈禱,但是她們對於上帝的知識會多於兒童麼?時尚書屋
32宗教是一種根據父子相承的傳統遺留下來的偏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