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健全的思想》 第 3 頁


反對宗教的最終目的既然只是為了反對封建制度,霍爾巴哈的無神論必然要涉及宗教的政治社會意義。十八世紀無神論的戰鬥意義也就在這裡。儘管霍爾巴哈在社會觀方面有其侷限性,但是,霍爾巴哈能夠
作者:霍爾巴哈譯者:王蔭庭 / 頁數:(3 / 66)

反對宗教的最終目的既然只是為了反對封建制度,霍爾巴哈的無神論必然要涉及宗教的政治社會意義。十八世紀無神論的戰鬥意義也就在這裡。儘管霍爾巴哈在社會觀方面有其侷限性,但是,霍爾巴哈能夠深刻揭露宗教和政治的關係,盡情指出了宗教的危害性。特別是在揭露教會的反動的政治作用,批判僧侶特權階級和專制君主所宣揚的君權神授說等方面,作出了貢獻。時尚書屋

霍爾巴哈指出,僧侶階級從來都是專制制度的幫凶和人民的死敵。卑鄙的君主為了換取宗教賜給自己的超自然的特權,通常都和僧侶階級結成同盟。他們宣佈說,君主的王統和權力是上帝親自授予的。人民無權反抗君主,君主的活動只對上帝負責,人民無權過問。時尚書屋
而僧侶則引導人們屈服于君主的淫威,叫他們不要發表議論,一切皆是神的意志,這樣,僧侶就使暴政和壓迫合法化和永恆化了。時尚書屋
霍爾巴哈揭露許多事實得出結論:宗教是道德墮落的根源。宗教為了麻痹在痛苦中呻吟的人民,編造了許多謊言,使人們看不見自己受苦的真實原因。僧侶教人們把眼光注視天國,說地上生活只是去彼岸世界的過渡,凡人都是過客,天堂才是樂園。僧侶要人們承認自己是有罪的,人們的一切痛苦都是神靈忿怒的結果。時尚書屋
要想贖罪,死後進天堂,就應該齋戒素食,逃避紅塵,自我虐待,祈禱懺悔,向神甫們供獻財物。可是,僧侶們自己卻過着豪華浪費、荒淫無恥的生活。他們儘是些殘酷凶狠、腐化墮落、無惡不作的偽善之徒。他們的職業就是製造糾紛,煽動仇恨,使人民陷于血泊淚海之中。時尚書屋
霍爾巴哈所揭露的這些現象都是真實的。他針對這種現實進行了無情的批判,並且明確地指出,教會是封建統治階級壓迫人民的工具。他的這些揭露,有力地抨擊了當時的封建制度和教會的統治。時尚書屋

上面所述就是霍爾巴哈的無神論以及他對於宗教的見解。雖然這些看法在當時具有進步性,對於封建制度具有高度戰鬥性,但由於歷史的和階級的侷限性,即當時的物質生產規模和自然科學水平的限制以及霍爾巴哈的資產階級的出身,他的唯物主義是機械論的和形而上學的,他的社會政治觀點是歷史唯心主義的,這使他的無神論和宗教見解也具有重大的缺陷。時尚書屋
霍爾巴哈提出運動是自然界自身存在和變化的原因的學說,從而否定了造物主的神話,這是完全正確的。不過他對於運動的認識卻是膚淺的。他把自然中的運動分為質量的運動和隱藏的運動,獲得的運動和自發的運動,簡單的運動和複雜的運動。但是,他認為所有這些運動不外是各種物質之間的作用和反作用,吸引和排斥,聚合和分離等,這就是說,他把所有的運動都歸結為力學的運動,這種運動只有量的增減,位置的移動,而沒有質的轉化和飛躍。時尚書屋
因此,霍爾巴哈的運動觀是循環論。他認為自然界的萬物總是發生了,又消滅,又不斷地從它們的殘灰之中再生出來。如此永遠重複同樣的過程。「這種運動就是永遠繞着一個圈子旋轉,因而,事實上也就始終是停留在同一地點上,總是產生同一的後果。」
他「不能把世界理解為一種過程,理解為一種處在不斷的歷史發展中的物質」。①因而,在霍爾巴哈的唯物主義中是沒有由低級向高級的發展觀點的。時尚書屋
①恩格斯:《費爾巴哈與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18頁。時尚書屋
霍爾巴哈把自然看作是一部大機器,其中的事物構成一個無盡無休並且沒有中斷的因果關係的鎖鏈,這種因果關係是必然的、絶對的、命定的。按照他的說法,一陣暴風雨的捲起是有它的充足原因的;這陣暴風雨所吹落的一粒沙一滴水決不是隨便落在某個地方的,而是被必然性所命定如此的。他甚至認為這樣一些變化,將影響到人的情緒和氣質,並且通過人的氣質,可以影響一個民族的命運。這完全是一種機械決定論。時尚書屋
在認識論方面,霍爾巴哈的哲學見解也具有顯著的缺點,這種缺點來自他的形而上學的、機械論的自然觀,歸結起來,就是毛主席所指出的:「馬克思以前的唯物論,離開人的社會性,離開人的歷史發展,去觀察認識問題,因此不能瞭解認識對社會實踐的依賴關係,即認識對生產和階級鬥爭的依賴關係。」①霍爾巴哈的認識論固然也是反映論,但這種反映只是一種消極的、直觀的、被動的反映。他完全不理解認識的複雜的辯證的過程,而把它簡單地看成感覺和概念的機械結合。這樣,他就完全否定了人的思維對存在的反作用,結果也同樣走到了機械決定論。時尚書屋
自然觀的機械決定論和認識論的機械決定論,最後都必然導致到宿命論;這是很危險的,因為從宿命論再進一步,就可以又回到有神論去了。霍爾巴哈雖然以唯物主義觀點有力地揭露了宗教的虛偽性,抨擊了宗教作為封建制度的支柱的反動作用,也正確地指出了產生宗教的認識論方面的原因;但是,霍爾巴哈與十八世紀的其他唯物主義者一樣,他們的社會觀卻是唯心主義的。因此他對宗教的產生根源和其消滅途徑所提出的看法,都是片面的,其結論則是錯誤的。他認為宗教淹沒了理性,引導人們迷信,因此,只須通過教育,增加人們的知識,健全人們的思想,啟發人們的理性,就可以消滅宗教而達到無神論,封建專制政治的壓迫似乎也就可以解除了。時尚書屋
①《實踐論》,《毛澤東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第271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