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健全的思想》 第 5 頁


人們都認為這個幽靈是最有意義的實在事物,在這種偏見的影響下,人們不是合理地承認這個幽靈是不可理解的和在這種幽靈身上用心思是沒有絲毫用處和利益的,相反,而是得出結論說:他們對這個幽靈
作者:霍爾巴哈譯者:王蔭庭 / 頁數:(5 / 66)

人們都認為這個幽靈是最有意義的實在事物,在這種偏見的影響下,人們不是合理地承認這個幽靈是不可理解的和在這種幽靈身上用心思是沒有絲毫用處和利益的,相反,而是得出結論說:他們對這個幽靈研究得越多就越好;必須不斷地考慮它,永遠談論它,並且始終把它保存在理智和心靈中。在這方面人是絶對無知的,但是這種無知不僅沒有削弱他們的好奇心,甚至還強烈地激起他們的好奇心;這種無知並沒有使人們對自己想象力的這種虛構感到擔憂,而是使人們變成狂信的和偏執的教條主義者,凡是對神學家頭腦中產生的各種幻想的可靠性表示一點點懷疑的人都要受到這些教條主義者瘋狂的攻擊。時尚書屋

人在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時,他該是多麼的惶惑不安啊!如果人無法理解某種東西同時卻認為它是自己所迫切需要的,則對這種東西的驚慌不安的想法自然會使人陷入十分惱怒的狀態,並且使人產生各種危險的情慾。只要在這種精神狀態中混進任何一點點自私心理和虛榮觀念,社會安寧立即就會受到破壞。就是因為這個緣故,許多國家常常變成了種種最不可思議的動盪的舞台。這是狂妄的幻想家的過錯,因為這些幻想家不知是衷心地還是偽善地把自己無聊的臆想冒稱是永恆的真理,並且用它們來煽動各國君主和人民的情慾,號召他們去保衛教義,好像這些教義對於神靈的榮譽和他們祖國的昌盛都是十分重要的和必不可少的。時尚書屋
極端氣憤的宗教狂信者在世界各地成千次地進行屠殺,互相燒死,毫不動搖地而且甚至帶著義務的意識干下了滔天罪行,使人類血流成河,這是為著什麼目的呢?……目的就是:在人的意識中鞏固和宣傳幾個宗教狂信者毫無根據的臆想,或者使人們相信幾個招搖撞騙者所幻想出來的存在物提起這個存在物,人們迄今只會想到在地球上借這個存在物的名義而發生的災難、戰爭和暴行的明顯的謊話。時尚書屋
在遙遠的時代,野蠻的、殘酷的、永遠互相格斗的各民族人民,在形形色色的名稱下,崇拜適合於他們自己的風尚的某些神靈,即崇拜殘酷的、凶惡的、專制的、嗜血的神靈。在一切宗教中我們都遇到同一個上帝——即戰爭的上帝、嫉妒的和復仇的掠奪者上帝,這個上帝不斷地進行搶劫,所以它的崇拜者們都認為必鬚根據它的嗜好為它服務。人們給它送來許多祭品:羊羔、公牛、兒童、成年男子、邪教徒、異端分子、帝王和整個民族。難道熱心替這種野蠻的上帝服役的人們沒有達到這種地步,竟致認為必須把自己也當作祭品獻給上帝麼?我們處處都可以看到一些狂妄的人,在痛苦地思考過自己殘忍的上帝以後都認為,為了博得上帝的寬大待遇應當危害自己,為了上帝的榮譽必須虐待自己,並且使自己受到最不可思議的折磨。時尚書屋
總之,對神靈的這種不幸的思考,不僅不會使人們在世間這些必不可免的災禍和悲哀中得到安慰,而且還在他們的心靈中散佈動亂不安的情緒和造成極其有害的狂妄心理。時尚書屋

在這種條件下,被可怖的幽靈嚇破了膽的,以及由熱衷于使無知和無知所產生的災禍永遠存在的人們來指導的人類理性怎麼可能發展和完善起來呢?人們用一切手段逼迫人在原始的遲鈍狀態中苟且偷安;人們只同他談論彷彿決定他的命運的種種不可見的力量。被這些可怕的東西和不可理解的臆想完全控制的人,經常處在保留着替他思想和支配他的生命和命運的權利的僧侶獨占的支配之下。時尚書屋
由於這一切,人過去始終是,而且現在仍然是沒有經驗的毛孩子、膽怯的奴隷和無知的人,他害怕獨立思考,而且從來沒有能力從神甫們當年把他的祖先們帶進去的這個迷宮中走出來;人認為自己注定要在神靈的統治下永遠苦惱不堪,雖然他只是根據世上的神職人員離奇失實的傳說才知道這些神靈的。這些神職人員之所以給他釘上盲目接受的各種觀點的鐐銬,這或者是由於他們自己本來就是對他實行獨占統治的人,或者是為了把他這個無依無靠的人交給極端專橫的、其殘酷並不亞於各種神靈的暴君去任意擺佈,要知道暴君就是神靈在地上的代理人。時尚書屋
各民族的人民受到教會權力和世俗權力雙重桎梏的壓迫,既沒有條件關心自己的教育,也沒有條件關心自己的幸福。像宗教一樣,無論政治和道德都成了凡夫俗子高不可攀的殿堂。除了神甫們彷彿根據神賜的靈感向人們宣佈的那些法規以外,人們沒有其他的道德。人的理性受到各種神學教條的愚弄,放棄了自我認識,懷疑自己的力量,拒絶經驗,害怕真理,輕視健全的思想並且否認它,而盲目地屈從于強力。時尚書屋
人變成了暴君和神甫手上任人擺弄的工具,這些暴君和神甫可以隨心所欲地操縱他,同時,由於人變成了奴隷,所以几乎在一切國家和一切時代中他都獲得了奴隷那些惡德和習慣。時尚書屋
世風敗壞的真正根源就在這裡;宗教永遠只有用毫無實際作用的宗教上的各種障礙物來抵抗這種敗壞的世風。無知和奴役使人們變得凶惡和不幸。只有科學、理性和自由才能促進人們的改造和幸福。但是,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在助長人們的愚昧無知,促使他們堅信謊話和謬誤。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