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第 77 頁


而且因為這樣一種質料,如果沒有可以轉嫁于其自身的主觀東西的話,對你們而言,它就根本不存在,從而對你們而言它就什麼也不是,只不過是你們所需要的那種從你們自身中遷移轉嫁出來的主觀東西的
作者:[德]費希特王玖興譯 / 頁數:(77 / 81)

而且因為這樣一種質料,如果沒有可以轉嫁于其自身的主觀東西的話,對你們而言,它就根本不存在,從而對你們而言它就什麼也不是,只不過是你們所需要的那種從你們自身中遷移轉嫁出來的主觀東西的負荷者而已。——既然主觀的東西是你們轉移到它身上的,它就毫無疑問是存在於你們之內並且是為你們而存在在那裡的。那麼,假如它現在本來是存在於你們之外的,僅僅為了使你們有可能去進行綜合才從外面進入你們之內的,那麼,它就必定是通過感官進入你們之內的。但是,感官只能給我們輸送前面所說的那種主觀的東西,而質料,作為質料,決不能進入感官,毋寧只能由創造性的想象力規劃或設想出來的。時尚書屋

質料確實是看不見的,聽也聽不到,嘗也嘗不到,聞也聞不到的,但是,它卻接觸產生感覺的感官觸覺,它也許能扔進某種沒經抽象的東西。但是,觸覺這個感官只以抵抗的感覺為其徵兆。它的特徵是感到一種反抗,一種「不能」,而「不能」則是主觀的。抵抗者畢竟不是被感覺到的,而只是被推論出來的。時尚書屋
觸覺只涉及到表面,表面永遠只通過某種主觀的東西顯示出來。比如說,表面是粗糙的或者光滑的,冷的或者熱的,硬的或者軟的,等等。但觸覺並不進入物體的內部。時尚書屋
那麼,你們為什麼首先把你們所感覺的這種冷或暖連同你們用來感覺冷或暖的手擴展到整個表面而不限制在一個個別點上呢?然後你們怎麼竟會承認在表面之間有一個你們根本沒有感覺到的物體內部呢?物體內部顯然是由創造性的想象力創造出來的。——可是,你們卻把這種質料當成某種客觀的東西,而且你們這麼做也有理由,因為你們所有的人都一致同意質料是現成存在的。因為這種東西的產生是以一切理性的一條普遍規律為根據的。時尚書屋
22.衝動是指向那個對自己本身進行反思、把自己本身規定為自我的自我活動本身的。因此,自我作為對事物進行規定的東西,自我在這種規定作用中反思自己本身,這乃是明確地由衝動規定了的。自我必定進行反思,就是說,它必定把自己設定為規定者。時尚書屋
——我們以後將再回到這個反思上來。現在讓我們只把這個反思當成推動我們的探討繼續前進的一個輔助手段。

23.自我的活動是一個單一的活動,它不能同時對著許多客體。它應該規定我們可以稱之為X的那個非我。現在,自我則應該在這個規定作用中,通過同一個活動,對自己本身進行反思。假如規定X的行動不被中斷,則自我對自己本身進行反思就是不可能的。時尚書屋
自我的自身反思是絶對自發地出現的,規定行動的中斷,同樣也是絶對自發地出現的。自我是以絶對自發性把自己的規定行動中斷的。時尚書屋
24.因此,自我在其規定作用中是受到限制的。由於自我是受到限制的,這就出現了一種感覺。自我所以是受了限制的,乃是因為規定作用這一沖動是不受任何規定地向外衝去以至於無限的。——它本身具有反思的規定,以對那實實在在自己被自己規定了的同一個東西進行反思。時尚書屋
但是,並不具有規律性,以限定它只應前進到B點或C點等等為止。現在,這種規定作用已在某一點上,例如,我們可以稱之為C點上,被中斷了。這個界限是一種什麼樣的界限,我們可以不去管它,在適當的地方自會說明清楚。但我們切不可設想它是一種空間裡的界限。時尚書屋
這裡說的是一種強度上的界限,例如,一種使甜的同酸的等等區別開來的界限。於是,這裡就出現了關於規定的衝動的一種限制,以之作為某種感覺的條件;另外,這裡還出現了對這種限制的一種反思,以作為這種感覺的另一個條件。因為,當自我的自由活動中斷了客體的規定作用時,這個自由活動就進行規定和劃定界限,給客體劃定整個範圍客體的範圍正是由於這樣才成為一個範圍。但是,自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行動的這種自由性。時尚書屋
因此,劃定界限這一作用就被推到客體身上。——於是,這種感覺是由於事物的規定性而引起的一種自我有界限的感覺,或者說,是一個被規定者、一個簡單事物的一種感覺。時尚書屋
25.現在,我們來描述這樣一種反思:這種反思是接替被中斷了的、卻因為有一種感覺才表現出自己是被中斷了的那個規定作用而出現的。——在這個反思中,自我應該設定自己為自我,也就是說,自我應該設定自己是在行動中自己規定自己的那種東西。顯而易見,那作為自我的產品被設定起來的東西,不會是任何別的東西,只能是關於X的一種直觀形象,至于X本身決不會象根據原理那樣,或者甚至象根據上文所論述的那樣,得到闡明。它被設定為自我的自由產物,就是說,它被設定為偶然的東西,被設定為一種並非必然成為現在這個樣子、而也可能是別的樣子的東西。時尚書屋
——假如自我通過它對當前的這個反思再次反思意識到了它在造型中的自由,那麼,形象就會被設定為與自我具有偶然關係的了。這樣一種再反思,在這裡還沒有出現,所以形象必須被設定為與一個其他的非我有偶然關係的。這另一個非我,我們至今對它還完全一無所知。下面我們就已經說過的一般論點對它進行較為完全的探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