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部知識學的基礎》 第 78 頁


為了符合規定的規律,X不得不是被自己本身規定了的東西既是被規定的,又是進行規定的。現在,按照我們的公設,X正是這樣的東西。另外,由於已經出現了的感覺的原故,X應該前進到C點而不再走
作者:[德]費希特王玖興譯 / 頁數:(78 / 81)

為了符合規定的規律,X不得不是被自己本身規定了的東西既是被規定的,又是進行規定的。現在,按照我們的公設,X正是這樣的東西。另外,由於已經出現了的感覺的原故,X應該前進到C點而不再走得更遠。但是,對它的這一規定,也就只規定這麼多。時尚書屋

這個話的含義,隨後就會顯示出來。這種規定,在理想地進行規定或進行直觀的自我中,並沒有任何規定。自我沒有這方面的規律。自己規定自己的那個東西,僅僅就到此為止嗎?從一方面說,只就其自身來說,這個東西固然很明顯應該走得更遠,就是說,它應該趨於無限;但從另一方面說,即使在事物中存在着差別,那麼,這種差別怎麼竟會進入了理想性的自我的作用範圍中的呢?自我與非我根本沒有接觸點,而且正因為沒有這種接觸點,正因為自我不受非我的限制,所以自我才是理想地活動着的。時尚書屋
那麼,差別怎麼會接觸到自我呢?——用通俗的話來說,為什麼甜的是不同於酸的,是與酸的相對立的東西呢?一般說來,無論甜的,還是酸的,都是某種被規定了的東西。時尚書屋
但是,除了這個一般性質之外,它們兩者的區別根據在哪裡呢?區別根據不能只存在於理想性活動裡面,因為關於兩者的概念是不可能的。可是,根據至少必定部分地存在於自我之中。因為這個差別是一種對自我而言的差別。於是,理想性自我就憑其絶對自由在界限之上與界限之內漂浮擺盪。時尚書屋
它的界限是完全不確定的。它能始終保持這種狀態嗎?絶對不能。因為,現在按照公設,它應該對於作這種直觀的它自己本身進行反思,從而應該在這種直觀中對自己本身進行反思,把自己設定為受規定的,因為一切反思都以規定為前提。時尚書屋
規定的規則一般是我們所熟知的。這個規則是:一個東西只有被它自己本身所規定,它才是被規定了的。因此,自我在對X進行上述的直觀時就必定是由自己本身設定它的直觀界限的。它必定是因自己規定自己而設定C點以作為界限的點的,因而,X是通過自我的絶對自發性而受到規定的。時尚書屋
26.但是——這個論證非常重要——X是這樣一種東西,它按照一般的規定的規律,由自己本身來規定自己,而且僅僅因為它自己規定自己,它才是上面所說的那種直觀的對象。——到此為止,我們可以說只不過談到了內在的本質規定。但外在的界限規定可以直接從中推論出來。只要X同時既是被規定的又是進行規定的,則X=X,而且它是多麼遠,比如說,直到C點,它就前進多麼遠。時尚書屋

如果自我根據情況恰當地給X劃定界限,那麼,它就必定是把X限定在C點上。而這樣一來,人們就不能說界限是由絶對自發性劃定的了。兩者互相矛盾,必須從中作出區別。時尚書屋
27.但是——X被限制在C點上,只是被感覺到的,而不是被直觀到的。被自由設定的東西只是被直觀到的,而不是被感覺到的。直觀與感覺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聯。直觀在看,卻是空的;感覺在聯繫實在,卻是瞎的。時尚書屋
——但根據真理來說,既然X是被限制了的東西,X就應該受到限制。因此,這就要求在感覺與直觀之間有一種聯合,有一種綜合性的關聯。我們現在對直觀作進一步的研究。通過這項研究,我們會不知不覺地達到我們所尋求的那個點。時尚書屋
28.當初的要求是:直觀者通過絶對自發性給X劃定界限,而且在被劃定界限時,X還要顯得好象只是由自己本身劃定了界限的。這個要求將得到滿足,只要理想性活動憑藉自己的絶對生產能力越過X而在B、C、D等點上因為這種確定的界限之點,既不能由理想性活動自己去設定,也不能被直接地提供給理想性活動設定一個Y就行了。時尚書屋
——這個Y,作為內在規定了的東西,作為與一個某物相對立的東西,必須
1.本身是個某物,就是說,它必須按照規定性一般的規律既是被規定的同時又是進行規定的;
2.它應該與X相對立,也就是說,它與X的關係是:當X是規定者時,Y對X不是象一個被規定者那樣,當X是被規定者時,Y對X不是象一個規定者那樣,反之亦然。要把兩者結合起來,要把兩者作為一個東西進行反思,那應該是不可能的。應該充分注意的是:我們這裡所說的並不是相對的規定或限制,它們兩者當然是在相對規定或限制之中了。我們所說的乃是內在的規定或限制,它們兩者並不存在於內在規定或限制之中。時尚書屋
每一個X的可能點都與每一個X的可能點發生相互作用;同樣每一個Y的可能點也與每一個Y的可能點發生相互作用。時尚書屋
但是,並非Y的每一個點都與X的每一個點發生相互作用,反過來說,也不是X的每一點都與Y的每一點發生相互作用。它們兩者都是某種東西,但每一方各是某種另外的東西。時尚書屋
而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提出並解答「它們是什麼?」的問題。時尚書屋
沒有對立,整個非我也是個某物,但它不是有規定的某物,而僅僅是某物;沒有對立,「這個是什麼或那個是什麼?」的問題就根本沒有意義,因為這個問題只有通過對立才能解答。這就是為什麼衝動要對理想性活動進行規定的理由。按照這個規則,我們所要求的那種行動的規律,現在就可以很容易地推演出來了,即:X和Y應該互相排斥。這種衝動,就其在這裡所表明的那樣是單純指向理想性活動而言,我們可以稱之為要去互相規定的衝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