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導論》 第 1 頁


【作 者】德康德著叢書名形態項 246讀秀號000004126523出版項 商務印書館出版社ISBN號 B15/10參考文獻格式德康德著. 導論. 商
作者:康德 / 頁數:(1 / 59)



【作 者】康德著
叢書名

形態項 246

讀秀號000004126523
出版項 商務印書館出版社
ISBN號 B15/10
參考文獻格式康德著. 導論. 商務印書館出版社,
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生於東普魯士的格尼斯堡該地自1945年以後,成為前蘇聯和現在的俄羅斯的領土,父親是一個馬鞍匠。康德的家庭信奉路德宗的虔信派Puritianism),康德從小在教會辦的學校受教育,1740年進入格尼斯堡大學神學院,1745年畢業後當了九年的家庭教師。從1755開始,康德一直在格尼斯堡大學任教,當了多年的編外講師,1770年才晉陞為教授。時尚書屋

康德一生沒有離開格尼斯堡,每天生活極有規律。他每天下午都要在一條街道它後來被命名為「康德小道上散步,他準時到這種程度,以至當地居民按照他出來的時間校正手錶。但是,他那刻板和平靜的表面生活與他的豐富多彩而又充滿着革命思想的內心世界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他在普魯士這個邊遠小城,注視着世界的最新發展,討論着時代的前沿問題。時尚書屋
他在創造了深刻反映啟蒙精神的批判哲學之後,又明確地提出了“什麼是是啟蒙運動」這一至今還吸引着哲學家的問題;他一生中只有一次離家到一個一百公里外的城市旅行的經歷,便他卻像一個閲歷豐富的旅行家那樣,在人類學著作中對各國風土人情做了詳細而生動的描寫;他是一個虔誠的教徒,但他的理性宗教觀卻被普魯士政論指責為「歪曲蔑視《聖經》和基督教的基本學說」。康德是盧梭的崇拜者,他與盧梭一樣,是一個平民哲學家。他說:「我生性是個探求者,我渴望知識,急切地要知道更多的東西,有所發明才覺得快樂。我曾經相信這才能給予人的生活以尊嚴,並蔑視無知的普通民眾。時尚書屋
盧梭糾正了我,我想象中的優越感消失了,我學會了尊重人,除非我的哲學恢復一切人的公共權利,我並不認為自己比普通勞動者更有用。」
《純粹理性批判》發表之後,康德成了青年學生嚮往的導師,政府也不斷向他諮詢各種問題,但為了捍衛思想自由,他不顧政府的禁令,在退休之後發表了《學院之爭》1798,繼續討論宗教問題。時尚書屋
人們為常說,康德的生平就是他的著作。康德的著作以1770年為界,分前批判時期和批判時期;批判時期的著作又分理論哲學和實踐哲學的著作。理論哲學的著作有《純粹理性批判》第1版或A版,1781;第3版或B版,1787和它的簡寫本《未來形而上學導論》1783;實踐哲學的著作有《道德的形而上學基礎》1785、《實踐理性批判》1788、《完全在理性範圍內的宗教》1793和《道德形而上學》1797等。他的《判斷力批判》是一部內容特殊的著作,其中關於審美判斷和目的性判斷的論述可以解釋為聯繫理論理性與實踐理性的媒介,也可解釋為前兩部批判的補充。時尚書屋


康德著

導言 

本不是為學生用的,而是為未來的教師用的;即使未來的教師也不應該指望用它來系統地闡述一門現成的科學,而應該首先用來發掘這門科學。時尚書屋
對有些學者來說,哲學史古代的和近代的本身就是他們的哲學。這本不是為他們寫的。他們應該等到那些致力於從理性本身的源泉進行探討的人把工作完成之後,向世人宣告已經做出了什麼事情。否則,在他們看來,沒有什麼可說的,什麼東西都是以前早已說過了的;而且,實在說來,這種說法和一種萬靈的預言一樣,對於將來也永遠有效,因為人類理智多少世紀以來已經用各種方式思考過了數不盡的東西,而任何一種新東西都几乎沒有不和舊東西相似的。時尚書屋
我的目的是要說服所有那些認為形而上學有研究價值的人,讓他們相信把他們的工作暫停下來非常必要,把至今所做的一切東西都看做是沒曾做過,並且首先提出「象形而上學這種東西究竟是不是可能的」這一問題。時尚書屋
如果它是科學,為什麼它不能象其他科學一樣得到普遍、持久的承認?如果它不是科學,為什麼它竟能繼續不斷地以科學自封,並且使人類理智寄以無限希望而始終沒有能夠得到滿足?不管是證明我們自己的有知也罷,或者無知也罷,我們必須一勞永逸地弄清這一所謂科學的性質,因為我們再不能更久地停留在目前這種狀況上了。其他一切科學都不停在發展,而偏偏自命為智慧的化身、人人都來求教的這門學問卻老是原地踏步不前,這似乎有些不近情理。同時,它的追隨者們已經東零西散,自信有足夠的能力在其他科學上發揮才能的人們誰也不願意拿自己名譽在這上面冒風險。而一些不學無術的人在這上面卻大言不慚地做出一種決定性的評論,這是因為在這個領域裡,實在說來,人們還不掌握確實可靠的衡量標準用以區別什麼是真知灼見,什麼是無稽之談。時尚書屋
但是當人們看到一門科學經過長期努力之後得到長足發展而驚嘆不已時,有人竟想到要提出象這樣的一門科學究竟是不是可能的以及是怎樣可能的這樣問題,這本來是不足為奇的,因為人類理性非常愛好建設,不只一次地把一座塔建成了以後又拆掉,以便察看一下地基情況如何。明智起來是不管什麼時候都不算太晚的;不過,考查如果做得太晚,工作進行起來總會是更困難一些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