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導論》 第 9 頁


然而我們在這裡首先不需要追求這樣一些命題的可能性,也就是說,不需要問它們是不是可能的,因為象這樣的命題有很多,它們具有實在既定的、無可爭辯的可靠性。並且,既然我們現在所用的方法應該
作者:康德 / 頁數:(9 / 59)

然而我們在這裡首先不需要追求這樣一些命題的可能性,也就是說,不需要問它們是不是可能的,因為象這樣的命題有很多,它們具有實在既定的、無可爭辯的可靠性。並且,既然我們現在所用的方法應該是分析方法,那麼我們將從這種綜合的、然而是純粹的理性知識是實有的這一點出發。不過,隨後我們必須檢查這種可能性的根據,問這種知識是怎樣可能的,以便我們能夠根據它的可能性的一些原理來確定它的使用條件,它的範圍和界線。一切都拿它做為根據的這個真正的問題,如果嚴格準確地表示出來,就是:

先天綜合命題是怎樣可能的?時尚書屋
為了通俗起見,我在前面把這個問題表示得稍微不同一些,把它做為是對從純粹理性得來的知識的一個提問。我很可以這樣做一次,這對於我們所尋求的理解並沒有害處;因為,既然在這裡需要對待的只是形而上學和它的源泉問題,那麼我希望人們要象前面所提起過的注意那樣,千萬記住:當我們在這裡談到從純粹理性得來的知識時,我們不是指分析的知識,而是指綜合的知識說的。①
①有些術語,科學初興時就使用,隨着知識不斷進展,已經變成古典術語了,現在難免不夠用、不恰當了;給予更合適的新意義又難免有同舊意義混淆起來的危險。分析法是跟綜合法相反的。分析法和分析命題完全不同。分析法的意思僅僅是說:我們追求一個東西,把這個東西當成是既定的,由此上升到使這個東西得以成為可能的唯一條件。時尚書屋
在這種方法裡,我們經常只用綜合命題。數學分析就是這樣。不如把分析法叫做倒退法好些,這樣它就同綜合法或前進法有所區別。況且,「分析法」這一名稱還指邏輯學上的一個主要部分,指同辯證法相反的真理的邏輯,而不考慮屬於這種知識是分析的還是綜合的。時尚書屋

形而上學站得住或站不住,從而它是否能夠存在,就看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儘管有人把他們的形而上學主張說得天花亂墜,儘管他們用一批批的結論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只要他們不能首先對這個問題給以滿意的答覆,我就有權說:這一切都是徒勞無益毫無根據的哲學,都是虛假的智慧。你通過純粹理性說話,並且以為似乎是創造了一些先天知識,你在那裏邊不僅是分解了已有的概念,同時也提出一些新的連結,這些連結既不根據矛盾律,而你認為又不根據任何經驗,那麼你是怎樣達到這個結果的呢?你將怎樣證實這樣的一些主張呢?向良知求救,讓它來支持你,那是不行的,因為良知這種見證人,它的權威不過是在於人云亦云而已。時尚書屋
Quodcunqueostendismihisic,incredulusodi.——Horat.凡是你這樣指出給我看的我都信不過,而且討厭。——賀拉斯
然而,對這一問題的回答,儘管它是必不可少的,卻很困難;而人們之所以經過這麼長時間竟沒有想辦法去回答這個問題,其主要原因固然在於人們甚至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個問題能夠提得出來,不過還有一個次要原因,那就是:令人滿意地回答這一問題,比起一本篇幅最長、一出版就保證它的著者名垂不朽的形而上學著作來,需要付出更為堅毅、更為深刻、更為艱苦的思考。同時,任何一個用心的讀者,當他反覆思索了這個問題的各種要求時,他一定一開始就被困難所嚇倒,認為這是解決不了的,而且,假如不是實際上存在這些先天純粹綜合知識的話,就會認為先天綜合知識是完全不可能的。實際上休謨所遇到的情況就是這樣,雖然他遠遠沒有體會到問題在這裡所提出的以及所必須提出的普遍性,假如說問題的回答必須是對全部形而上學有決定意義的話。因為,這位高明人說,在一個概念提供給我時,我怎麼可能超出這個概念,並且在這個概念上面連結上它所不包含的另外一個概念,就好象那個概念必然地屬於這個概念一樣?只有經驗才能供給我們這樣的連結這就是他從困難中得出來的結論,而他把困難認為是不可能解決的,凡是象這樣假想出來的必然性,換言之,凡是被認為先天知識的,都不過是人們長時期的習慣使然,這種習慣把某種事情認為是真的,從而把主觀的必然性當成了客觀的必然性。時尚書屋
假如我的讀者們對於我在這個問題的解決上將給他們帶來的困難和麻煩有所抱怨的話,那麼他們可以自己來用一種比較簡易的辦法解決它,到那時他們也許會對於為他們而進行一種如此深刻的研究工作的人表示感激,並且對於這個問題之很容易就其性質而言得到解決反而表示某種程度的驚訝。而為了全面地用數學家們給這個詞的意義來說,即在任何情況下都充分解決這個問題,並且最後,象讀者們將在這裡看到的那樣,用分析形式把這個問題闡述出來,我還是用了不少年的工夫的。時尚書屋
因此一切形而上學家都要莊嚴地、依法地把他們的工作擱下來,一直擱到他們把「先天綜合知識是怎樣可能的?」這一問題圓滿地回答出來時為止。因為,如果他們在純粹理性的名義下有什麼東西要提供給我們的話,他們應該呈遞的信任狀就是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如果他們不具備這種信任狀,他們就只好等一些受騙多次的明理人把他們趕出去,用不着另外檢查他們所提供的是什麼。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