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一哲學沉思集》笛卡爾 第 116 頁


了指出上帝和我們之間的不同,怕的是人們會以為我想把人和上帝、造物和造物主混同起來!因為,就在那個地方,我說我不僅領會到我在這一點上比上帝低得多卻希求我所沒有的一些更偉大的東
作者:[法]笛卡爾 / 頁數:(116 / 133)

了指出上帝和我們之間的不同,怕的是人們會以為我想把人和上帝、造物和造物主混同

起來!因為,就在那個地方,我說我不僅領會到我在這一點上比上帝低得多卻希求我所
沒有的一些更偉大的東西,而且也領會到我所希求的那些更偉大的東西是現實地、無限
地存在在上帝裡面,雖然如此,我卻在我裡面看到某種相似的東西,因為在某種程度上
我敢於希求它們。時尚書屋
最後,在你說奇怪的是為什麼其餘的人對於上帝的想法和你對於上帝的想法不一樣,
既然上帝把他的觀念也和刻印在你心裡一樣地刻印在他們的心裡時,這就跟你感到奇怪
為什麼大家都有三角形的觀念,而每個人並沒有同樣地注意到那麼多特性,甚至也許有
些人把許多錯誤的東西也加給三角形是一樣的。時尚書屋

對反駁第4個沉思的答辯

一、我已經充分解釋過了我們所具有的無的觀念是什麼,我們怎麼分享無,把這個
觀念叫做反面觀念,並且說這除了說我們不是至上存在體外不說明任何問題,說我們缺
少許多東西;可是你卻到處在毫無問題的地方去吹毛求疵。時尚書屋
當你說在上帝的作品之中有些並沒有完全做好時,你編造了一件我在什麼地方都沒
有說過也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我僅僅說過,假如某些不是當作全宇宙的一部分,而是當
作完全脫離全宇宙的單獨的東西看待時,它們才可能好象是不完滿的。時尚書屋
你接着關於目的因所提到一切話都應該是關於動力因的;這樣,從在植物、動物等
等的每一部分的這種值得讚美的用途上來看,對做成它們的上帝之手加以讚美,對通過
工匠的作品來認識和歌頌這個工匠,這是完全正確的,而不應該去猜測他為了什麼目的
而創造每件東西。儘管在道德方面經常可以允許運用猜測的辦法,去考慮我們能夠猜測

上帝給宇宙管理上制定的目的是什麼,這有時是一件虔誠的事,可是在物理方面,每一
件事都必須依靠堅實的理由,運用猜測當然是不合適的。不要硬說有一些目的比另外一
些目的更容易被發現;因為所有這些目的都同樣是隱藏在他的智慧的琢磨不透的深淵裡
的。你也不應該硬說沒有人能夠懂得其他原因;因為沒有一個原因不是遠比上帝所制定
的目的的原因更容易為人所認識的;甚至你所列舉的那些原因——它們是用來說明困難
之所在的例子的——也並不難到那樣的程度,以致我竟不知道有哪一個人自信能懂得它
們。最後,既然你那麼老老實實地問我:從你的精神被滲透到你的肉體裡去的那時起一
直到現在閉住眼睛,堵住耳朵,沒有使用任何感官,你認為你的精神對上帝和精神本身
會有些什麼觀念?我也老老實實、誠誠懇懇地回答你只要我們假定對於去思維和沉思,
身體既不阻撓它,也不幫助它
:我毫不懷疑它會有它現在所具有的那樣的一些觀念,
假如不是更清楚得多,更純粹得多的話;因為感官在很多方面阻撓它,一點都不幫助它
去領會那些觀念。事實上,要不是因為所有的人一般地都被物體性的東西佔據得太多,
那麼就沒有什麼東西阻撓他們去同樣地認出他們在他們心裡的這些觀念。時尚書屋
二、你在這裡到處不恰當地把好犯錯誤當成正面的不完滿性,而這不過是主要是
有關上帝的
對存在於造物之中的更大的完滿性的否定。把一個國家的公民們拿來同宇
宙的各部分來比較也套不上;因為一些公民們的不好,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肯定的事;
可是人是好犯錯誤的,也就是說,人並不具有一切種類的完滿性,這跟宇宙是好的,不
能同日而語。不過,拿下面這樣兩種人來做比較更好一些:有人希望人的身體滿都是眼
睛以便他表現得更美一些由於對他來說沒有比眼睛更美的部分,另一個人認為在世
界上不應該有不犯錯誤的造物,也就是說,不應該有完滿無缺的造物。時尚書屋
再說,你接着假定的東西也完全不對,即上帝把我們注定為不好的作品,他賦予我
們一些不完滿性以及其他類似的東西。同樣,下面的說法也不對:上帝給人的判斷能力
是猶疑不決、模糊不清的,對他交給人去判斷的那一點點事物來說也是不夠用的。時尚書屋
三、你想要讓我用很少的幾句話跟你說意志越過理智的界限能夠達到什麼上去嗎?時尚書屋
這就是,一句話,達到我們在那裡能夠犯錯誤的一切事物上去。這樣,當你判斷精神是
一個稀薄的物體時,不錯,你很可以領會到它是一個精神,也就是說,一個在思維的東
西,同時也領會到一個稀薄的物體是一個有廣延的東西;可是,在思維的東西和有廣延
的東西是同一的東西,你肯定領會不到,而只是你願意相信是這樣,因為你以前已經這
樣相信過,同時你也不容易擺脫掉你的見解,並且不情願破除你的成見。這樣一來,當
你判斷一個碰巧有毒的蘋果將是你的好食物時,不錯,你真領會到了它的氣味、它的顏
色、甚至它的味道都是好的,可是你並不因此就領會出這個蘋果如果你把它當做食物時
應該對你是有好處的;而是你願意它是這樣,所以你把它這樣判斷了。因此,我雖然承
認對於我們以某種方式領會不到什麼東西的任何事物我們都不願意,可是我否認我們的
理解和我們的願意有相同的範圍;因為肯定的是:我們能夠從同一的東西上願意許多東
西,可是我們對於這個東西認識得很少;而當我們判斷得不恰當時,我們並不因此就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