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中國人的幸福觀 第 1 頁


第1部分:前言前言 (1)每一種幸福的形式——不管是個人幸福還是集體幸福——根本上都是難以描繪的。它就像我們呼吸的空氣那樣無影無形,只有保持一段距離、當它披上色彩時才能辨識出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86)

第1部分:前言前言 (1)

每一種幸福的形式——不管是個人幸福還是集體幸福——根本上都是難以描繪的。它就像我們呼吸的空氣那樣無影無形,只有保持一段距離、當它披上色彩時才能辨識出來。如果想要忠實地描繪幸福是什麼,那麼情形總是如此:要麼因太近而被矇蔽,要麼——更為常見的——因太遠而模糊不清,只能感受到隱隱約約的一些輪廓。因此,在所有文化中,我們都能找到許多對荒涼之地和他世地獄的描寫,它們被恐怖地呈現出來,在可感知的殘酷中威脅着人類,人類于痛苦中是如此熟悉這些地方。時尚書屋
但是一旦來到天堂,只有那入口是用清晰的筆調寫就。所有的天堂都是已失落的天堂,存在於遙遠的過去或遙遠的將來,存在於另一片國土、另一個星球、另一抹蒼穹中。時尚書屋
當然,這就是為什麼人類創造的所有關於幸福之國的圖像是那麼不真實、那麼帶有鬼魅色彩的原因,「使我們本來輝煌之心志變得黯然無光,像個病夫」「Sicklied over by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此為莎翁名劇《哈姆雷特》第3幕第1景中哈姆雷特王子那段著名獨白中的一句話。這裡採用的是朱生豪先生的譯文人民文學出版社,1977。—譯者注。這些圖像違背了一條很難表述的法則,根據這條法則,真正的幸福導致時空不存,只有在動態而不是在沉思中才能捕獲住它。時尚書屋
由此,所有依靠直覺建立的理想世界,都帶著一種尷尬的厭倦、一縷天真、一絲虛偽,因為它們只能非直接地體驗到:在它們出現時升騰着的快樂中,在它們消失時沉落着的悲哀中。時尚書屋
更讓人驚訝的,是那幻象之永恆、巨大的力量,以及它們影響人類和國家的決定之深度。不是天堂的真實,恰是它們的虛幻引發了無敵的魔力。因為在一個看來不快樂、不公平的世界裡,幸福只存在於對現實的顛覆中。如此情況下只能提供一個暗淡的天堂,一個無彩的理想世界,一種華而不實的生動圖像。時尚書屋

但即便天堂一無所有,不管怎麼說,它都是逃脫的門洞,是擺脫困境的出口,是從惡魔底下脫身的地方,而這個惡魔的直接現實存在,自發地、帶有巨大能量地用自己的灼熱瀰漫至它的對立面。時尚書屋
前言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些有關幸福的圖像和它們那老掉牙的陳述所帶有的明顯普遍相同性,由此融入一些互相不同的、有時甚至互為對立的概念中。但同一個圖像、同一個詞通過這種並置卻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清晰性。它通過對立面獲得了自身的定義。比如說,只有當和平、幸福、生命與爭執、仇恨和死亡——這些概念看來很不幸地被更殘酷地陳述着——兩兩相對時,以下這點才變得明顯起來:它們頻繁地在不同層面上使用,因此也經歷了最顯著的變形,它們的含義常常互相矛盾。時尚書屋
在對幸福的尋找中,詢問一下尋找的首先是個人幸福還是社會幸福是非常重要的。這條分界線也劃分了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希望幸福是在彼世找到呢,還是就在此世此地呢?這兩個問題連接得如此緊密,以至于它們在不同層面不同部分裡出現時,必須要同時得到回答。在個人努力獲取幸福的抗爭中,某種悲觀的東西從來沒有缺席。它可能包括不含雜質的對社會的輕蔑——在社會中,人被當做完成它自我目標的手段。時尚書屋
這種對權力的冷酷饑渴也許常常被以下這種感情削弱:被征服的大多數被迫從精神上認同征服者的輝煌和壯麗,因此也分享了處于上層的人的幸福。然而,在這種「強者」的自我實現中,更為經常的是在「弱者」的聽天由命之哲學中顯示出一種悲觀來,他們背棄社會,希望在其他領域裡找到幸福。退隱傾向所呈現的形式變化多端,而最終取決於那些人所背棄的社會之結構以及社會統治人居世界之強度。其原型是那些放棄城市的嘈雜,逃入野山和荒漠中的隱士。時尚書屋
在那裡,他回歸種族的孩童時代,失去自己的身份,再次成為自然的一部分,再也不覺得自己是世界的異類。但是,如果文明的界線變長,其外圍和整個世界吻合,那就再沒有什麼蠻荒之地能倖存,隱士便不得不在他們自身之內尋找退避之所。他們屈從于一種奇怪的分裂:當被迫繼續在社會內生存時,他們沉浸在冥思中——而且常常處于入迷狀態——進入更接近於核心的人性的更深層次。在某種意義上,這和孩童時代的蠻族天堂非常相似,在那裡,他們那早期時代更為幸運的同胞仍然可以赤身裸體無牽無掛地徜徉在自然中。時尚書屋
從此地此時移居而出,常常和航海故事相符,航程創造了這樣一種印象:一種廣為散佈的文明還沒有侵佔到天堂的領域,沒有使天堂消失在它們的範圍內,當文明本身在進步時,天堂轉移到了更為遙遠的地方。它們仍然存在着——就像它們一貫的那樣——在它們該得的安詳日光中等待降臨,這些天堂也許在居住着神仙的難以攀臨的山峰,在仙怪棲居的荒島,或者在天上,那最後的不能征服的福祉之地。時尚書屋
第1
:前言前言 (2)
這種潛意識存在於在文明的發展中,但同時也在每個個體生命中重複着,從中漸漸超然而去是非常不容易被察覺的,它要通過許多中介的步驟。這種超然讓「彼界」能夠從未經馴化的自然中脫然而出。彼界也許存在於外部世界,在地理上可以確認的那些地區,但也可能在個體靈魂的最深處。然而奇怪的是,它總是和意識來臨之前以及對自我的認知還一無所知時的狀態緊緊聯繫在一起。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