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中國人的幸福觀 第 7 頁


7這種尚未充分發展的時間觀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語言的影響,是一個相當有趣但不易解答的問題。因為在那個時期,時間可能正處于對它的「孤立」(isolation)表達得最明確的階段(也許仍然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86)

7這種尚未充分發展的時間觀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語言的影響,是一個相當有趣但不易解答的問題。因為在那個時期,時間可能正處于對它的「孤立」(isolation)表達得最明確的階段(也許仍然保留着字尾變化的痕跡),因此也缺乏將陳述指向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几乎所有手段(就像我們一直如此,卻從未意識到那樣)。這種現象是一千年的史前史延續進程的結果,毫無疑問它也在某些方面影響了思維的方式。時間的演變,是通過一些只是偶然使用的助詞來表現,比如說表示過去的「已」(從「止」的含義而來),表示將來的「將」(從「帶來」的含義而來),或者非常有趣的作為一個概念的否定詞「未」,它通過一系列元音變化和其他否定詞聯繫在一起,但這些詞都難以構成一類來彌補以下事實:漢語表達的時間性不能在漢字上變化。時尚書屋

助詞慣常是用來指示空間的,如今這些表示時間的助詞也在語句中佔據了和表示空間的助詞所佔據的同樣位置。所以,「我做」和「我將做」之間的區別,和「我在此處做」與「我在彼處做」之間的區別是相同的,前者的區別並不比後者的更重要。所以,想要理解「希望」(hope)在中國傳統中的意味,就必須意識到由助詞發揮出來的奇妙作用。它需要二次變化——此變化雖然進展迅速,但如今仍在進行,直到語言能夠通過形成表示時間的尾碼來解放自己,而這種變化發展肯定會更進一步修正思維的模式。時尚書屋
第2
:確定邊界前1500—前200年第1節 此界和彼界的統一 (3)
以上已顯示出的中國語言之「孤立化(isolating,即無時態變化——譯註)」特色,同樣也對中國書面文字的特殊性質起着決定性作用。中國文字非常特別,不是因為它最初是表意的(所有體系的書面文字都是這麼來的),而是因為它一直保持着表意的狀態,雖然還殘留一些清楚明白的表音系統。但是,這種雖然難學然而誘人的裝飾性的書寫,它本身就是缺乏時間差別的結果,由於所有在時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語音變化在字形上不能體現出來,這反過來又成為中國語言和文化發展的障礙,因為語音變化無疑會頻頻指示出概念的意義變化。就像數學中的數字語言,只有靠許多個素的新組合才能表達新語言,而不是靠任何一個意義確定和自明的數字語言本身的變化來表示。時尚書屋
所以,在此意義上,中國語言保留了一種沉默的交流系統。漢字一經創造出來,非常明顯它能吸收一個概念所可能遇到的任何語音或語義的變化,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對一些人來說書面文字變成了不變的符號,成了幾近神聖的概念,而另一些人則將書面文字視作恰是以下圖景的最好體現:僵化教條用一隻冰冷的手讓一個生動的文化窒息了。從1956年開始,中國一步步地進行着漢字改革。雖然確實不能拋棄文字表意的原理,以免國土空間上的整一性受到威脅;8但是書面文字的改變又是如此根本,甚至連外行都不可能不注意到,這可能並非偶然。時尚書屋
許多簡化字大致是從草體變異而來,其結果是,跟古老完整的漢字之莊重固定相比,其筆畫書寫變得驚人之快速,几乎是草草寫就。中國古漢字相當有均衡感,這讓人想起日文的筆觸,雖然它源自中文,但在很早以前就給予更為動態的形象表達,這和安靜的中國是如此不同,漢字自身一直靜止不變。時尚書屋

有關幸福的根本概念

考察一個複雜字元的基本意義時,會發現書面文字雖然吸收了語音元素,但是其表意特徵卻允許了一種兩個層面上的語源學:語音的和字形的。事實確實如此: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紀這段時期,統一六國文字給了漢字以確定的形式,這之後兩千年都沒有變化。然而,因為兩個原因,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大量毫不相干的同音異義字導致了一種錯誤的觀念,即認為這些字詞最初的發音是一樣的。同樣,許多從它們古老的書寫形式上來看非常相似的圖形字元則非常容易互相搞混。時尚書屋
所以,為了確定在商朝什麼被認為是「幸福」(happiness),更保險的做法肯定是考察先前提到的陪葬品,因為它們是受到祝福的物品,所以被帶上漫漫旅途,如果沒有它們,彼岸生活似乎就缺少滋味。不用說,略掃一下自有甲骨文以後的歷史早期中和「幸福」有關的字詞和符號是很有意思的,探詢一下此類詞庫裡有多少和「幸福」意思接近,會發現豐富的同類表達。和陪葬品不同,這些字詞和符號告訴我們的不僅僅是什麼構成了物質幸福,它們還展示出早期中國對幸福概念的心理認識。雖然事實上它們某種程度地反映了上層統治階級或巫師心中的片面想法。時尚書屋
單純從語言來看,似乎浮現出三大部分,每一部分都是有關幸福的三個主要方面之一:宗教、社會和物質。它們分別構建出一個「字詞家族」(word families),其每個成員都在漫漫世紀中沿著分散的途徑在語音和語義方面發生着演變。但恰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可以從中發現最後形成鬱鬱大樹及其枝幹的那些最初的種子。時尚書屋
在宗教的領域裡,我們可以注意到有以下一組詞:
9(1) 禎(tiěng):「有益的」
(2) 臧(ts•ng):「帶來幸福」
(3) 祥(dziɑng):「將獲幸福」,「幸福」
(4) 祚(dz’•g):「祝福」,「幸福」,「榮耀」
在社會生活的領域裡,也就是說,是人們給予彼此歡樂和幸福、但也從未完全脫離自然和超自然的地方,我們得到以下一些構詞:
(5) 康(k•ng):「富足之年」,「繁榮」,「和平」
(6) 慶(k’iǎng):「祈福」,「幸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