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精神現象學》 第 136 頁


倫理的自我意識背後就這樣地埋伏着一個畏懼光明的勢力,一直到行為發生了以後,它才從埋伏中一躍而出,揪住這個完成了行動作為的倫理自我意識。因為行為的完成,乃是知道情況的那個自我和它
作者:待考 / 頁數:(136 / 229)

倫理的自我意識背後就這樣地埋伏着一個畏懼光明的勢力,一直到行為發生了以後,它才從埋伏中一躍而出,揪住這個完成了行動作為的倫理自我意識。時尚書屋

因為行為的完成,乃是知道情況的那個自我和它反面的現實之間的對立的揚棄。行為者不能否認他的罪行和過失;——行為乃是這樣一種東西,它使沒運動的運動起來,使當初僅只封閉于可能性中的實現出來,並從而把不知道的與知道的、不存在的與存在的結合起來。所以,實現了的行為就在這樣的真理性中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原來它是這樣一種東西:被認識了的與沒被認識的、自己的與外來的在它那裡聯結在一起;原來它是一種分為兩面的東西:意識發現它有另外的一面,並且發現這另一面也是意識自己的勢力,不過這是曾為它所損害,因而懷有敵意的一種勢力。時尚書屋
事實很可能是這樣:那在背後埋伏着的正義始終不將其自己獨特的形態暴露於行動的意識之前,而只自在地存在於[行為者的]決意與行為所內含的過失之中。但是,如果倫理意識事先就已認識到它所反對的、被它當成暴力和非正義、當成倫理上的偶然性的那種規律和勢力,並象安提戈涅那樣明知而故犯地作下罪行,那麼,倫理意識就更為完全,它的過失也就更為純粹。完成了的行為改變了倫理意識的看法;行為的完成本身就表明着凡合乎倫理的都一定是現實的;因為目的的實現乃是行為的目的。行為恰恰在於表明現實與實體的統一,它表明現實對本質而言不是偶然的東西,而毋寧是與本質相關聯的:沒有任何不是真正正義的東西會與本質聯在一起。時尚書屋
由於這種現實的緣故,而且也由於它自己的行動的緣故,倫理意識必須承認它的對立面是它自己的現實,它必須承認它的過失;因為我們遭受痛苦的折磨,所以我們承認我們犯了過錯。時尚書屋
這種承認,表示倫理目的與現實之間的分裂已經揚棄掉了;它表示回到了這樣的倫理意境,即它知道除正義而外沒有任何東西能算得了什麼。但這樣一來,行為者就拋棄了他的性格Charakter及其自我的現實,而完全毀滅了。因為,行為者之所以是這個行為者,在於他隷屬於他的倫理規律,以此倫理規律當成他的實體;但他于今既然承認相反的規律,他原來所從屬的規律就不再是他的實體了;而且他所獲得的就不再是他的現實,而是一種非現實,一種[消極的、倫理的]意境了。——不錯,在個體性那裡實體是作為個體性的悲愴情素出現的,而個體性是作為實體的生命賦予者出現的,因而是凌駕于實體之上的;但是,實體這一悲愴情素同時就是行為者的性格;倫理的個體性跟他的性格這個普遍性直接地自在地即是一個東西,它只存在於性格這個普遍性中,它在這個倫理勢力因相反的勢力的緣故而遭到毀滅時不能不隨之同歸於盡。時尚書屋

但是這個個體性卻從中得到了確定性,它于今確知那個個體性、即以這個相反的勢力為其情感因素的那一個個體性所遭受的一切厄運全部是它自己所嫁予的。時尚書屋
兩種倫理勢力之間,以及賦予它們以生命並使之發生行動的兩種個體性之間的相互運動,只在此時,即只在雙方都同歸於盡時才達到真正的終止。因為兩種勢力的任何一方都不比其對方較為優越,能夠成為實體的較為本質的環節。它們的本質程度之相等和它們之互不相干雙雙併存,意味着它們都是沒有自我的存在;在實現了的行動Tat中它們都是具有自我的東西,但雙方各有一個不同的自我;這就與自我的統一性相矛盾,並使它們成為非法的而必然毀滅。性格的情況也是一樣,性格,一方面,按其悲愴情素或實體來說,它固然只屬於兩種倫理勢力之一,但另一方面,按知道與不知道來說,則無論屬於哪一倫理勢力的性格本身又分裂為一個有意識的和一個無意識的:同時,由於是每一性格自己引出這種對立,並且它由於採取了行動竟連不知道的那一方面也視為自己的行動結果,自己的事業,於是它就陷于過失而終於為過失所吞蝕。時尚書屋
因此,一種勢力及其性格的勝利和另一種勢力及其性格的失敗,僅只是事業之未完成的一部分;這未完成的事業勢不可遏地向前邁進,直至雙方勢均力敵。只在雙方都同樣地屈服了以後,絶對正義才獲得完成,倫理實體才作為吞蝕雙方的否定勢力,或者說,作為全能而公正的命運,顯現出來。時尚書屋
[Ⅲ.倫理本質的消亡]
這兩種勢力,如果都從它們特定的內容以及其內容的個體化方面來看,它們的衝突就呈現出一幅個體化了的衝突圖景。就其形式而言,這個衝突是倫理[原則]和自我意識為一方與無意識的自然和此自然所表現的偶然性為另一方的衝突,後者完全有權反對前者,因為前者只是真正的精神[客觀精神],只是與它的實體的直接的統一;而就其內容而言,這個衝突就是神的規律與人的規律之間的衝突。——一個青年人離開無意識的本質,擺脫家庭的精神,變成了共體中的個體性,但是,他仍舊保有他所擺脫的那個自然;這一點由這樣的事實表明出來:他進入共體的時候仍舊帶著偶然性,因為他偶然是兩弟兄之一,兩弟兄具有同等權利來統治這個共體,至於他們出生遲早的不同對於他們已進入共體的倫理本質的兩弟兄來說是無關緊要的,因為那是自然方面的差別。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