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精神現象學》 第 28 頁


康德的三一體,在康德那裡還只是由本能剛纔重新發現出來的,還是死的。還是無概念的。如果在這種無概念的三一體被提升到了它的絶對意義的程度,因而真正的形式同時在它真正的內容裡被展示了出來
作者:待考 / 頁數:(28 / 229)

康德的三一體,在康德那裡還只是由本能剛纔重新發現出來的,還是死的。還是無概念的。如果在這種無概念的三一體被提升到了它的絶對意義的程度,因而真正的形式同時在它真正的內容裡被展示了出來,科學的概念也呈現了出來,如果在此以後,象上述那樣使用這種形式,那麼對這種方式的使用,同樣也還不能視為是什麼科學的東西。時尚書屋

因為通過使用,我們眼見這種形式被降低成為無生命的圖式,成為一種真正的幻象,同時科學的有機組織也被降低成為圖表了。——這種形式主義,上面已經一般地談到過,現在我們還想詳細地敘述它的作風;它認為只要它把圖式的某一個規定當作某一個形態的賓詞表述出來,就算是已經對該形態的性質和生命作了概念的把握和陳述;——這個賓詞可能是主觀性或客觀性,可能是電、磁等等,也可能是收縮性或膨脹性、東方或西方以及諸如此類,這是可以無限增多的,因為按照這種方式,每個規定或形態在別的規定或形態那裡都可以重新被當作圖式的形式或環節使用,因而每一個都可以出於感激而同樣地為別一個服務;這是一個相互為用的圓圈,通過這個圓圈,人們無法知道事情自身究竟是什麼,既不知道互相作用着的這一個,也不知道別一個究竟是什麼。當這種形式主義這樣地把捉和陳述形態的性質和生命的時候,有時是從通常的直觀中吸取一些感性規定,這些規定應該是除它們所說出的之外另有含義的;有時就不加審查不加批判地直接使用本身具有含義的、純粹的思想規定,如主體、客體、實體、原因、普遍性等,猶如在日常生活裡直接使用強和弱、膨脹和收縮等表象那樣。因此,這樣的形而上學就和這些感性的表象一樣地是非科學的了。時尚書屋
這樣,被表述出來的,就不是內在生命及其實際存在的自身運動;按照一種表面的類比而表述出來的,勿寧是關於直覺即關於感性知識的這樣一種單純規定性,而對公式的這種外在的空洞的應用,則被稱之為構造。——不過,這種形式主義的情況是和任何一種形式主義一樣的。一個人如果在一刻鐘之內不能搞清楚一種理論,不能瞭解有衰弱病、亢進病和間接衰弱病以及這些病各有治療的藥方,如果他不能希望在這樣短暫的時間內能夠從一個只知墨守成規的人變成具有醫學理論的醫生因為上述的那樣一種課程不久前還曾使人達到過這一目的,那麼這個人該是多麼愚蠢呢?如果自然哲學的形式主義教導人們說,知性是電,或動物是氮氣,或它等於南方或北方等,或它代表南方或北方,無論在教導的時候是象我們此地所說的這樣赤裸裸的或是還有其他名詞混雜在一起,既然這種說教是用一種力量把相隔遙遠的表面現象捏合在一起,並且靜止的感性的東西因這種捏合而感受暴力,而這暴力又因此而給予感性的東西以一個概念的假象,而不給它主要的東西,即不表述概念自身或感性表象的意義,那麼,對於這種力量和暴力,一個沒有經驗的人就會驚羡不已,就會崇拜之為一種深刻的天才之作,就會因這樣的一些規定的那種興高采烈因為這些規定以直觀的東西代替了抽象概念並使之更加令人喜悅而感到愉快;並且就會由於感覺到在精神上與這樣光輝的行動具有親合關係而為自己額手稱慶。這樣一種智慧所行使的伎倆,由於它容易行使,立即就被學會了;而當它已是眾所熟知了的時候還去重複它,那就象重複一種己被看穿了的戲法一樣的無聊。時尚書屋

這種單調的形式主義所用的樂器人們要去掌握它,並不比掌握這樣的一種繪畫調色板還更困難些,在這種調色板上,只有,比如,紅綠兩種顏色,要畫歷史畫就調用紅色,要畫風景畫就調用綠色。——一切東西,無論在天上的,在地上的以及在地底下的,一律用這樣的顏料加以塗抹,這是件很暢快的事情,同時,以為這種顏料是對任何東西都能使用的妙品,這是需要想象的;如果有人問究竟是這種暢快還是這種想象更大些,這倒是難以決定的;兩者是彼此互相支持的。這種方法,既然它給所有天上的和地上的東西,所有自然的和精神的形態都粘貼上普遍圖式的一些規定並這樣地對它們加以安排整理,那麼這種方法所產生出來的就至多不過是一篇關於宇宙的有機組織的明白報道,即是說,不過是一張圖表而已,而這張圖表等於一具遍貼著小標籤的骨架,或等於一家擺着大批貼有標籤的密封罐子的香料店,圖表就象骨架和香料店一樣把事情表示得明明白白,同時,它也象骨架之沒有血肉和香料店的罐子所盛的東西之沒有生命那樣,也把事情的活生生的本質拋棄掉或掩藏了起來。——關於這種作風,它如何由於以圖式的諸差別為羞恥而把它們當作反思的東西沉沒于絶對的空虛性裡去,因而它同時就把自己構成為一幅單色的絶對的圖畫,以便純粹的同一性、無形式的白色得以建立起來,凡此種種,我們在上面都已經提到過了。時尚書屋
圖式及其無生命的規定的那種一色性,和這種絶對的同一性,以及從一個到另一個的過渡,都同樣是僵死的知性或理智,同樣是外在的認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