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12 頁


湯韻梅打開傘,天空下着既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兩,原本就很糟的交通,今晚因為下雨一定會整個癱瘓。每天的下班時間就是她的頭痛時間,塞車回到家都已經快八點了!生命中的精華和黃金歲月,有些全浪費在塞車上面,她恨死了這種狀況。 在
作者:姚雪蓉 / 頁數:(12 / 0)

「我不知道他姓什麼,我姊姊臨終前一直唸著『佳富、佳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沉蕓生咬着唇,她告訴自己絶不能哭出來,不能讓莫凡知道她就是害死他姊姊兇手的妹妹,她不能讓他知道!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蕓生!」他以為她為了姊姊的事難過。「事情已經過去了,別傷心。」

她終於轉過身,眼淚己流下臉頰。「莫凡,我不能嫁給你了!」
「你在鬼扯什麼?」他不信的說。
「我真的不能嫁你!」
「為什麼?」
「總之我不能就是!」她推開他,立刻從他的面前跑開,沒一會兒就沒入黑暗中。
莫凡被她出人意表的舉動給嚇住,也忘了要追。他看著他姊姊的牌位,不知道蕓生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她為什麼不能嫁他?
他一定要找出原因!

※※※

湯韻梅打開傘,天空下着既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兩,原本就很糟的交通,今晚因為下雨一定會整個癱瘓。每天的下班時間就是她的頭痛時間,塞車回到家都已經快八點了!生命中的精華和黃金歲月,有些全浪費在塞車上面,她恨死了這種狀況。
在她看來,只要誰能解決台北交通問題的,誰就夠資格當台北市市長。塞車不只是浪費時間,也會把一個人弄得心浮氣躁,日復一日,難怪台北人愈來愈沒有人情味,愈來愈乖戾。
她無奈的打算走到公車站牌時,沈佳富身上微濕,髮梢沾着水滴,沒有帶傘的出現在她的面前,教她嚇了一跳。
「湯韻梅。」
他帶著能鎮定他人情緒的語氣叫着她的名字。「如果嚇到你,我道歉。」

她驚魂甫定,帶著疑惑的表情看他,雨傘往前挪了幾寸,但是傘小,這下兩個人都得淋雨了。
「你有沒有事?」
「現在?」
「你急着回家嗎?」
「我……」
她是不急着回家,但是如果他開口約她?她几乎肯定他會,她就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搖頭,因為他結婚了,還是董事長的女婿。
「不勉強。」

「你有什麼提議?」她反問。
「吃個晚飯,聊聊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想做別人的替身。」
她直覺的反應。
「我知道你是誰,湯韻梅!」他肯定的說。
她終於點點頭。
他們到附近一家大飯店吃自助餐,柔和的燈光,寬敞的用餐環境,精美的佳餚,他們都感到胃口大開,食指大動。
結果兩人手中都拿了一盤堆得像小山高的食物,沒有客套的話,先解決民生間題,吃飯皇帝大嘛!
沈佳富餓是餓,但是他仍不時注視湯韻梅。湯韻梅簡直就是瓊文,他今天還特別帶了一張瓊文的照片,他不是神經病,他要湯韻梅知道這一點,他只是一個心存懺悔和遺憾的男人。
發現到他在注視她,湯韻梅放下刀叉,禮貌的看著他。「你怎麼不吃?」
「我發現到自己並沒有這麼餓。」

「這裡的東西很好吃。」

他一笑,娶了施莉菁後,什麼好吃的東西沒吃過?什麼豪華的飯店沒去過?他享受到貴族般的生活,卻也必須付出代價,當新鮮感過去,他在施莉菁的眼中連根草都不如。
「好吃你就多吃一些。」

「再怎麼好吃,我的食量有限,我不想把自己撐死。」
她俏皮的說:「一會兒還有水果、咖啡、甜點,我非胖個一、兩公斤回家不可。」

「其實只要健康,胖一點又何妨?」
「你這是外行話,我還未婚,胖嘟嘟的不容易嫁出去。不是我重視外表,但是每個人都如此時,想要與眾不同是需要一些勇氣的。」

他發現到湯韻梅是個坦白、率直的女孩,這一點又和瓊文很像,他忍不住的掏出皮夾,由裡面拿出了瓊文的照片,推到湯韻梅的面前。
湯韻梅好奇的拿起照片,她低呼一聲,要不是她沒有照片中女孩的那套衣服,也沒有留過那樣的髮型,否則她會說相片中的女孩就是自己。真是太像了!難怪他會看錯人,把她當作照片中的女孩。她無言的把照片還給他,看著他把照片放回皮夾內。
「你們很像對不對?」
「但我不是她,我們是兩個人。」

他附和的點點頭。「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人死是不可能復生的。」

「她死了?」
「死了。」

「這麼年輕!」湯韻梅無限欷吁,她不認識這個叫瓊文的女孩,但是知道一個年輕的生命消失,總教人感到不忍和痛心。
「想不想聽聽這個故事?」
「你是故事的主角?」
他不置可否。「其實這個故事也沒什麼奇特的,兩個在美國的學留生相愛了,雖然日子很苦又沒有多餘的錢,但日子在愛情和努力學業中倒也過得快樂,直到一個富家女出現,男的受不了誘惑,他想一步登天,於是拋棄了女孩,女孩因心碎而絶望,得了厭食症,最後死了;你說這個男的是不是該下地獄?」
湯韻梅久久無法回答他這個問題。
「你會不會鄙視我?」他問道。
「你現在快樂嗎?」
「快樂?」他自問,「我已經不知道這兩個字要怎麼寫了。在我的字典裡,這幾年來都沒有這兩個字存在;我一點都不快樂,我有物質生活,但除了物質,我的靈魂此刻正在煉獄中受苦。」

她不該替他感到難過,更不該同情他,他是罪有應得,但是她可以感受得到,他是真的後悔了,而且深為其苦,她又何必再落井下石,說些挖苦或是謾罵的話?
「你可以罵我!」
「我罵你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況且我又有什麼資格罵你?」她又拿起刀叉。
「公司的人應該都知道我的狀況。」

「我才剛到公司一個月。」
她含糊的說。
「你知道我結婚了?」
「知道。」
她叉了塊牛肉。「在那天你奇怪的舉止過後,我就打聽了一下。」

他苦笑。「不是很好的評價,是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