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16 頁


要的聯想。 「不訂婚?」 「那道手續就省了。」 只要沉蕓生肯嫁他,訂不訂婚都行。只是他,以為她的父母會計較那些,沒料到事情出奇的順利。他本來以為結婚是一件很瑣碎、很花腦筋的事,但是以目前的狀況看來,真是再簡
作者:姚雪蓉 / 頁數:(16 / 0)

「我自己一個人結婚算了!」對她這種心不在焉的態度,他真是又急又氣,女人對於自己的婚禮和蜜月應該充滿了幻想,應該有自己的一套計畫和主張,但是沉蕓生表現出來的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她是消極的、被動的、無所謂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莫凡!我告訴過你,愈簡單愈好,何況我哥哥又在國外,你家也沒有親戚,我家的親戚更是數得出來,實在沒必要大肆鋪張。」
她的笑容擠得好辛苦。「真正重要的是婚後的日子。」

她的理由沒有可以讓他挑毛病的地方,他心想:也許她真的不喜歡豪華、熱閙的婚禮。
「那我是不是該和你父母談談聘金和禮餅的事?」
「我媽說不要聘金,因為我也沒有嫁妝,而我們既然不訂婚,所以也不需要禮餅。」
她怕訂婚時,親戚人多嘴雜,說出她哥哥的名字,引起莫凡不必要的聯想。
「不訂婚?」
「那道手續就省了。」

只要沉蕓生肯嫁他,訂不訂婚都行。只是他,以為她的父母會計較那些,沒料到事情出奇的順利。他本來以為結婚是一件很瑣碎、很花腦筋的事,但是以目前的狀況看來,真是再簡單不過。
「你哥哥什麼時候回台灣?」他隨口一間。
她馬上如臨大敵般,全身進入戒備狀態,她的音調帶著些顫抖,臉部的表情也不自然,她做了幾個深呼吸,害怕自己因腦部缺氧而昏厥,那時真是怎麼解釋都解釋不通了。
「你問這個幹嘛?」她口乾舌燥的問。
「我總要見見我的大舅子。」
他毫無心機的回答。
「要再一陣子吧!」
「你們只有兩兄妹,要不要等你哥哥回來再舉行婚禮?」他體貼的問。
「不要!」她反射性的說。她發現自己反應太激烈,立刻偽裝出一臉的不在乎。「如果你不怕夜長夢多,你就等吧!我可是很善變,尤其是我有懼婚症。」

「好!不等!」他順着她的意。
「謝謝你。」
她依然臉色蒼白。
要不是莫凡急於娶她又怕她改變主意,他一定會注意到她異常的反應。他整個人已經陶醉在即將結婚的喜悅裡,心想:他就要有一個完整的家,生兒育女,雖然他已小有成就,但畢竟財富不是一切,只有可愛的子女及賢慧、解人的妻子,才是一個男人的幸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他,即將擁有一切。
走出社教館,在湯韻梅和沈佳富的臉上都有着意猶未盡的表情,今天這場舞台劇非常精采,不只是演員很投入,連觀眾都投入,台上台下打成一片,終場時,掌聲不斷,演員出來謝了好幾次的幕。
沈佳富說他肚子餓了,要她陪他去吃碗牛肉麵,她毫無異議的答應;她並沒有吃,但是看他吃的感覺卻比自己在吃還好,簡單的一碗牛肉麵到了他的口中,好似什麼山珍海味似的。
他抬起頭迎向她的凝視。「平常吃的太好了,偶爾吃一次牛肉麵真是美味、可口極了。」

她笑而不語,他則又低下頭又去吃他的面,他們在一起是如此自然、契合。
理智一直告訴湯韻梅,她不能再和他來往了,即使她現在還沒有陷下去,但很快的她就會陷下去,無法自拔。他結婚了,到時受傷害的會是她,如果他的婚姻破裂,那她更是眾人所指的第3者,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人。
她想承擔這項罪名嗎?她能愛上一個有婦之夫嗎?
「沈佳富,我以後不會再和你出來了。」
她掙紮了良久,這個決定是痛苦的,但卻是必須的。
他慢條斯理的吃完了面,才不慍不火的抬頭看她。「我對你說了什麼不當的話嗎?」
「沒有。」

「我對你做了什麼不當的事嗎?」
「你知道你沒有。」

「那為什麼你不能再和我出來?」
「因為你結婚了。」

「還有呢?」
「因為我不想當第2個莫瓊文。」

他的反應是錯綜複雜又無法形容的,他的心因為聽到瓊文的名字而有如刀割般,如果他這輩子真的對不起誰,也只有瓊文,他知道湯韻梅不是瓊文,他不會錯認她,更不會傷害她。
「韻梅,我——」
「明知道沒有結果的事,又何必開始呢?」她感傷地看著他。「你不可能為了任何一個女人放棄眼前的一切,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既不能讓你擁有金錢或權勢,你沒有損失,我卻可能會賠上我自己。」

「我不是因為想得到你的身體才和你來往。」

「你和我來往是因為我酷似莫瓊文。」
她一針見血指出。
「不!你是你!」
她才不信,如果不是因為她几乎是莫瓊文的翻版,他連正眼都不會看她一眼。
「韻梅!當初你也同意的,男女之間可以有純友誼,雖然我們都持懷疑的態度,但是我們也能證明這並非不可能。」

他這個白痴!她几乎要脫口而出。他可以這麼坦蕩、心無邪念,但是他有沒有替她想想,說不定她會愛上他;說不定她會不計一切的願意為他奉獻一切,結果,他愛她會是個悲劇,他如果不愛她也會是一個悲劇。
男女之間是不可能有什麼純友誼的,和一個已婚的男人來往更是大不智的事,他們要不是飛蛾撲火,就是遲早會傷害到彼此,現在就不再見面是最好的決定。
「不!我不想證明什麼,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約我,不要再給我任何困擾。」

「我以為我們在一起時是很快樂的。」

「我們是很快樂。」
她同意他這一點。「我們就像老朋友般,天文地理、社會大事、鷄毛蒜皮的小道新聞,我們什麼都談,但是我們不該如此!」
「我結了婚,所以我不能再交朋友?」
「不該是我!」
「只因為你像瓊文?」他問。「你怕我還把你當作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