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20 頁


告訴她他並不在意這一點,既然今天不是第1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像她這種有頭有臉的女人,如果在賓館被臨檢查到,豈不是桶的樓子更大?有哪裡比家裡更安全?「不是這個,我要你說服你爸爸,開除劉世昌。」 「劉叔叔是公司的元
作者:姚雪蓉 / 頁數:(20 / 0)

「就怕我爸爸相信的是他的女兒,而不是一個「外人」。記住!我可以造就你,也可以毀掉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莉菁!你不只是墮落、心機重,還是一個邪惡、變態的女人!」他覺得噁心,他怎麼會娶了這樣的女人?他為什麼還不離婚?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當初我瞎了眼。」

「不!你會有今天,是因為你冷血、勢利,想坐享其成想瘋了。你現在一定很後悔,後悔對莫瓊文負心,這就是你這種薄情郎的報應。」

她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刀砍在他的心上,難道他真的比她更該下地獄嗎?瓊文!這真的是你給我的懲罰嗎?
「如果你的話已經說完了,我希望你離開。」

「我會走,但是我要你做到一件事。」
他提出條件。
「不再帶男人到家裡?」
「哼!」他的表情告訴她他並不在意這一點,既然今天不是第1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像她這種有頭有臉的女人,如果在賓館被臨檢查到,豈不是桶的樓子更大?有哪裡比家裡更安全?「不是這個,我要你說服你爸爸,開除劉世昌。」

「劉叔叔是公司的元老。」

「他處處和我作對、唱反調,不是我要排擠他,而是他那一套已經不行了。」
沈佳富沒有一點感情的說:「他在,只會使公司開倒車。」

「爸不會同意。」

「所以你要說服他,你也不希望公司最後到了你的手中時,只剩下一個空殼子吧?」他冷笑的說。
「如果我不這麼做呢?」
「我就在下一次的股東大會和董事會上公佈你的醜行,頂多我們玉石俱焚,我也不過是回到起點,一無所有。」
他一副無謂的表情。
這時,她才感到心驚。「你不要臉!」
「我們彼此彼此,五十步別笑百步了。」

一旦決定要學畫後,也徵得了莫凡的同意,沉蕓生立刻到一家畫室報名,教畫的老師白天在國中教美術,晚上則自己招收學生教授。
沉蕓生對教畫老師秦皓的印象不錯。他是中等身材,為人斯文,相貌普通,教起學生很有耐性,也很有繪畫方面的專業知識,她特別旁聽了一堂課才決定報名。據他自己說的,他已經申請到法國藝術學校的獎學金,因為種種的緣故沒有去成,但是他可以成為名師是無庸置疑的,他笑說把希望都放在學生的身上了。
她學的是水彩畫,由畫靜物開始學起。現在,她對著一盤水果作畫,非常安靜而且專心的畫着。她認為不學則已,要學就要學出點名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秦皓不着痕跡的打量着這個年輕的女人,在她身上的確有藝術家的氣息,穿著談吐都不俗,左手的中指上戴着枚閃亮的鑽戒,他看得出來是真的,一般女子絶不會戴一枚這樣的戒指。他不希望她結婚了。
「沉蕓生!休息一下吧!」
她聽了之後微笑點點頭,起身甩甩手,動動已經有些僵硬的腰和脖子,幸好他說了,否則她還不知道找什麼藉口休息。
他站在她的畫面前。「線條要再加強。」

她看著她的畫,點點頭。
「顏色要注意,一顆鮮艷、大紅的蘋果,不要到了你的畫紙上就像一顆快要爛掉的蘋果。」

她忍不住的呵呵一笑。「我會注意的。」

「還有,香蕉和葡萄的形狀。」

「不像香蕉和葡萄嗎?」
「可以再像一些。」
他含蓄的批評。不管學什麼東西都要時間和信心,急不來的;不管她現在畫的東西有多不成熟,他都要給她一點信心,讓她有勇氣努力的再學下去。「不過,你第1次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不錯了。」

「謝謝老師的誇獎。」

「不要叫我老師,我大不了你幾歲。」
他閒聊的說:「我叫你沉蕓生,你叫我秦皓就可以,這又不是在學校,不用這麼拘束。」

「好吧!秦皓。」

「可不可以冒昧的問你一個問題?」他不喜歡在心裡擱着疑問,也不喜歡猜東猜西。「你手上的戒指是真的吧?」
「是真的。」
她看了手指上的鑽戒一眼。「貨真價實,在熟人的店裡買的。」

「你有一個有錢的爸爸?」
「沒有!我家差點連小康都談不上。」

「那這個戒指……」

「是我的結婚戒指。」

一絲失望湧上了他的心頭,不是非常的強烈,但是多少有一些。像她如此精緻、漂亮的女人,是不可能獨身太久的。事實上結婚也好,他就可以省去太多不必要的念頭,他沒有本事擁有像沉蕓生這樣的女人。
「恭喜你,想必剛結婚吧!」
「還不到兩個月。」
她笑着回答。
「看得出來。」
戀愛中或幸福中的女人,滿足像是寫在臉上似的,旁人想看不見都不可能。「你一定嫁了一個好丈夫。」

「還說得過去。」
她的語氣中有着難以掩飾的驕傲。「他是一個好得有些不像真的男人。」

「那你學畫是打發時間?」
「是興趣。」

「所以打算學出點成績?」
「我當然不指望能開畫展。」
她再度拿起水彩筆,準備調顏色。「但是希望至少能學到某一種程度,達到一個標準,例如在自家的客廳掛上我的畫,而不會讓我自己臉紅的程度;你覺得我能達得到嗎?」
「你有天分。」
他保守的說。
「這是安慰還是事實?」
「一分的天才,九十九分的努力,我說你有天分,但是要讓你的畫能掛在自家的客廳裡,你還需要好好的努力。」

「那麼是有可能?」
「非常的有可能。」

她的信心愈來愈強,而且對學畫也充滿了衝勁,既然花了莫凡的錢,她就要學出點樣子。人不能永遠停留在原地,她老公是成功的企業家,她也不能做個黃臉婆,總要有一、兩項能讓他引以為傲的地方。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