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21 頁


但是在我的解說之下,他一點就通,每一條不同顏色的線條都代表不同的人性,所以:」她還沒有說完,他就已經笑得滾在沙發裡了。 「對不起。」他喘着氣。 「莫凡!」 「是我沒有水準,沒有藝術細胞,你不要和我一般見識。
作者:姚雪蓉 / 頁數:(21 / 0)

沉蕓生一回到家,就像一個找到寶物的小孩要獻寶似的,同他介紹她的畫。莫凡忍着笑意,臉上擺出一副鑒賞和思考的表情,他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出這幅畫有值得誇耀的地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沒有一般畫家的水準?」她期待的問。
「我不懂畫。」
他只好這麼說。
「不懂沒關係,但是可以欣賞。」
她熱心的說,幫他把畫拿正。「你覺得佈局怎麼樣?」
「佈局?」他微皺眉。
「對比呢?」
「我真的不懂。」
他的肚子有點痛,他不想掃她的興,但是他快爆笑出來了。
「那色彩的運用呢?」
這個他看得懂。「好象暗了一些。」

「這就是這幅畫要表現的意境。」

「什麼意境?你到底想表現什麼?」
「表現人性,看到這些線條沒?這是我的第1幅抽象畫,一開始秦皓也看不懂,但是在我的解說之下,他一點就通,每一條不同顏色的線條都代表不同的人性,所以:」她還沒有說完,他就已經笑得滾在沙發裡了。
「對不起。」
他喘着氣。
「莫凡!」
「是我沒有水準,沒有藝術細胞,你不要和我一般見識。」
他又笑了出來。「藝術這種東西見仁見智,我想,我會慢慢的培養出我的美感。」

「難怪那些畫家都是死後才成名,生前往往潦倒不堪!」她氣不過的狠瞪了他一眼。「我自己的丈夫都覺得好笑了,別人一定會覺得更好笑。」

「蕓生!」他想彌補他的失態。
她寒着臉把畫捲了起來,打算要丟到貯藏室。「我不想去學畫了。」

「我只是開玩笑,你畫得真的很好!」
「你不是不懂畫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只是逗你的,我懂。」
他只好昧着良心說:「公司裡也掛了不少名家的畫,花了不少錢買進來的,既然你有繪畫的天分,而且這麼的會畫,以後公司裡全部都掛你的畫,有天如果你想開畫展的話,我更是全心的支持你。」

她的態度有些軟化。「我才不指望開畫展,我只是希望有人能懂、能欣賞我的畫,你是我的丈夫,你應該支持我的!」
「我是支持你啊!對了,先不談你的畫,談談你的繪畫老師。他叫什麼名字?」不是他不信任她,而是他老婆太誘惑人了。她喜歡畫畫,他怕她會有移情作用,把對畫畫的熱情轉移到教畫的老師身上。
「秦皓。」

「他結婚了嗎?」
「我沒問,但應該是沒有,他說過只要他一個人飽了就全家飽。」

「未婚。」
他清了清喉嚨。「多大年紀?」
「三十歲左右。」

「長得如何?」
「有點像演電視劇的那個文帥。」

「對你如何?他知道你結婚了嗎?」他威脅的說:「明天我去接你下課,順便讓他瞧瞧你丈夫是何方的神聖,要他別打你的主意。」

「莫凡!」她把畫一丟,倒在他懷裡,「你當我是誰?以為我是茱麗亞羅勃茲啊!人見人愛!就算我人見人愛,我已經是有丈夫的人了,他知道,我告訴過他。」

「他沒有騷擾你吧!」
「如果他敢騷擾我,我還會去上課嗎?」
莫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佔有慾;在孤兒院成長的那段心路歷程中,他告訴自己,只要他不在乎任何人、任何事,就不會受到傷害。他做好了一張防護網,就放在他的心上,沒有人可以打進他的心,尤其是在他姊姊死後;但是蕓生不僅打進了他的心,還深入到他的血液中,無所不在。
「蕓生,我只是怕會失去你。」

「沒有男人會比你好!」她親了親他的下巴。「我才怕失去你呢!外面有這麼多的誘惑和女強人,我能和她們比嗎?」
「沒有人比得過你,如果我姊姊瓊文還在的話,那我就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沉蕓生已經很久不去想瓊文和她哥的事,她正打算永遠的遺忘掉這件事——這件已經無法輓救的悲劇時,莫凡的話使她原本愉快的心,立刻的凝重起來。她離開他溫暖的懷抱,拾起地上的晝。
「你怎麼了?」
「莫凡,你還忘不掉你姊姊的事嗎?我以為你現在很快樂。」

「我是很快樂。」
他由她的背後抱著她的腰,下巴擱在她的頭頂上。「但這是兩回事,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我姊姊,她一直都活在我的心裡,我只是遺憾你沒有機會認識她「她一定是一個令人懷念的人。」
沉蕓生有些哽咽的問道:「你還恨那個男人嗎?」
「我不可能忘掉對那個男人的恨!」
沉蕓生咬着唇,如果現在她哭出來,一定會露出馬腳,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莫凡,恨能使你快樂嗎?如果你能學着遺忘,你會更快樂。」

他轉過她的身體。「我知道你是善意的。我們不要再談這件事,你不會瞭解的。」

「如果我是……」

「你是什麼?」
「如果我是……」
她記起了她哥哥的話,絶對不能讓莫凡知道。「如果我是你,我不會讓恨在我的心中滋生,我會學着寬恕。」

「蕓生!你不瞭解這種痛,所以你能輕易的跳脫出這種痛苦,瓊文對你而言是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但她是我從小到大、相依為命的姊姊。」

「如果你見到了那個害死你姊姊的人,你會——」
「我會殺了他!」莫凡恨恨的說。
「殺——」她獃愣住。
「不!我要讓他生不如死,一刀就解決他末免太便宜了他,死是解脫,我要他活着受苦,我要他嘗嘗那種急於以死求解脫的感覺;我要折磨他,我要他後悔曾經那樣對我姊姊!」莫凡激動的說完。
沉蕓生壓下要哭喊出來的衝動,她拚命的扭動身體,想要掙脫他的雙手。
「你怎麼了?」
「我必須上洗手間。」
她只剩最後一絲的控制力。「求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