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22 頁


和我交換,我都不會點頭。」 「過去的事,再說什麼都沒用,至少我知道你是幸福的,不像……」他話說到一半又縮了回去。 「你怎麼了?」沉蕓生不免焦慮的問。 於是他把和湯韻梅的事從頭到尾的說了個清楚,韻梅是怎麼像
作者:姚雪蓉 / 頁數:(22 / 0)

他鬆開手,有些丈二金剛摸不着腦袋的感覺。一躲進廁所裡,沉蕓生立刻摀住自己的嘴,無聲的哭泣着。上天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安排?難道這個難題無解嗎?真的無解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確定莫凡不在家,為了想找個人吐吐苦水,沈佳富直接把車開到了莫凡的家門前。
和莫凡避不見面並非他所願,但為了蕓生的幸福,他只有躲着莫凡。
看到來開門的妹妹儼然一副成熟小婦人的模樣,渾身上下充滿了女人味,看得出來,她有一個幸福的婚姻。
當他坐定後,她給了他一杯果汁。「你怎麼想到要來?」
「看看你過得好不好。」

「哥!如果沒有你和瓊文姊的那件悲劇令我提心吊膽,我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即使黛安娜王妃要和我交換,我都不會點頭。」

「過去的事,再說什麼都沒用,至少我知道你是幸福的,不像……」
他話說到一半又縮了回去。
「你怎麼了?」沉蕓生不免焦慮的問。
於是他把和湯韻梅的事從頭到尾的說了個清楚,韻梅是怎麼像瓊文,他和韻梅的相處又是多麼的投契,他不能失去她這個「朋友」,但是她已經對他發出了要終止往來的通知;如果她對他而言無意義,他就不會心煩,不會事事不對勁,但她就是不打算再和他交往。
「哥!湯小姐是對的,你已經有老婆了。」

「可是我和施莉菁的婚姻——」
「既然是你自己種的惡果,你只好吃下去了。」
沉蕓生也只能遺憾的說:「除非你離婚。」

他似乎想扯掉自己頭髮般的苦惱道:「我忍了這麼多年,難道要到現在才一無所有嗎?」
「決定權在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蕓生!我真的不知道——」
「你遲早得做決定的。」
她堅定的說。

※※※

掛上電話,莫凡的手久久無法恢復正常,在他的耳邊一直響着他丈母娘的話。他到今天才知道他的大舅子叫沈佳富,而且曾經在紐約留過學。
冥冥之中或許真的自有安排,蕓生去學畫不在,丈母娘閒着和他聊天,從他的孝順說起,按着,提到自己不肖的兒子,這會兒不知道在國外忙什麼。她提到了「佳富」兩字。
他向丈母娘詢問了有關她兒子的事;沈佳富在紐約的時間,他姊姊也在紐約,但光是這點尚不足以證實。他想到了沉蕓生看到他姊姊牌位時的反應,她的突然拒婚,然後婚禮上他大舅子的缺席……
把一切都放在一起以後,他的震驚和刺激已不是用常理能分析得來。他必須等到沉蕓生,他必須等他的愛妻回來揭曉一切。
她知道嗎?她一直都知道嗎?
這是不是就是她會突如其來落落寡歡的原因?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哥哥的事?
莫凡像一頭困獸般的在屋內走動,每一分、每一秒對他而言都是酷刑。他相信蕓生,他的妻子不會騙他,他把心都給了她,只差沒有為她去死、為她摘下天上的月亮。
不!他希望不是!
沈蕓生的哥哥不是害死他姊姊的人,有一個這麼好妹妹的男人,不可能會有那種壞心腸,天底下的巧合那麼多,他一定是傳染到了蕓生的想象力。
天!蕓生,請你快回來,你再不回來,我真的要瘋了!莫凡無聲的對空氣叫道。
沉蕓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她去了一趟超級市場,買了兩大袋的水果、食物,還有剛出爐的大蒜麵包——莫凡的最愛。只要有熱騰騰的大蒜麵包,再加一杯咖啡就行了,他就可以解決一頓晚餐。
進到星裡,她已經嗅到一股異常的氣氛,尤其是莫凡那狂暴的眼神;通常他會迎向她,接過她懷中的袋子,問着有沒有好吃的東西,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樣。
「莫凡!」
「蕓生,先把東西放下。」

她依言照做,不知道他的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她走向他,想詢問他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是他已經搶先開了口。
「你哥哥叫什麼名字?」
她僵住,腳有如千斤重般的提不起來,她無法再往前走,心想:事情終於再也瞞不住了。
「莫凡——」
「回答我」他的聲音有如寒冬的霜雪般。「蕓生,這次老老實實的回答我!」
「沈佳富。」
她如機器人般的聲音說。
「你哥哥認不認識莫瓊文?」
「認識。」

莫凡這會兒可以赤手空拳的殺死任何一個人,所以他不敢靠近沉蕓生,甚至離她遠遠的。「是你哥哥害死我姊姊的對不對?他就是那個負心漢!」
她沒有回答。她不能出賣她的哥哥,莫凡可以有他的想法,但是她也可以保持沉默。不過,莫凡並不需要她的答案,他抓起一隻骨董花瓶猛地往地上砸,按着是電話、一對漂亮的水晶天鵝、昂貴的瓷器,他連電視都沒有放過,連好幾萬塊的茶几也被他砸成碎片,他像一隻發了狂而且受傷的獅子,最後,他到了她的面前。
她已經嚇得無法思考,獃站在原地,像個白痴般,不知道要躲,也不知道要躲到哪裡去。
「最後一個問題。」

她像啞巴似的看著他。
「你知不知道?」
她只能對他點點頭,甚至無法用言語去回答他。
他一個巴掌將她打倒在地上,看著血絲由她的嘴角沁出,而她只是認命、不含恨意的望着他;他看著她,狂吼一聲,衝出了家門。
帶著一身的酒氣和苦悶,沈佳富徘徊在湯韻梅的家門前,他知道自己一定又會碰釘子,但是他已無處可去。他不能回自己的家,他的父母不會同情他;他更不想回到施莉菁的別墅,那是她的,他一點也沒有份;蕓生那裡更不能去,瓊文的弟弟在那裡。
他真的無處可去嗎?手舉起又放下,放下又舉起,他禁得起再一次的被拒絶、冰冷的門彈到自己的臉上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