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28 頁


我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但是,千萬別去傷了愛你的人,因為你可能沒有彌補的機會!」 ※※※ 賓館凌亂的床上躺着沈佳富和湯韻梅。 湯韻梅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現在的社會不比以前,以前的人保守、拘謹而
作者:姚雪蓉 / 頁數:(28 / 0)

張曉青愈聽眉頭就愈皺,她不知道還有這麼段往事,簡直可以作為九點半單元連續劇的題材,很具曲折性,而且很有賣點,但這件事發生在莫凡的身上可就不好玩了。「你愛你的老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迴避她的視線。
「所以你才這麼痛苦?」
「如果我報復她哥哥,也等於是要斬斷我和她之間的感情和緣分,但是,如果什麼都不做,我又怎麼對得起我姊姊?那個負心漢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不能讓我姊姊白死,必須有人付出代價。」

她靠了過去,偎在他的身邊。「你老婆沒有罪,她是完全的無辜,但她現在所受的折磨,比你和她的哥哥還深,你知不知道?」
「蕓生騙了我。」

「她是不得已的!」
「沒有什麼不得已!」
「莫凡,你錯了!人生有太多的不得已,我和你都嘗過。我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但是,千萬別去傷了愛你的人,因為你可能沒有彌補的機會!」

※※※

賓館凌亂的床上躺着沈佳富和湯韻梅。
湯韻梅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現在的社會不比以前,以前的人保守、拘謹而守禮,現代的男女往往是在床上才開始真正的交往,而她會和沈佳富上床,也實在是因為她愛他。
她知道他所有的事。或許其它人會覺得他不值得同情,更不必去可憐他,說她對他是由憐生愛也好,或是真的愛他這個人的本質也好,總之,她和他是分不開了。
「韻梅!我會負責的。」

她靠在他的胸上,兩個人依舊赤裸的交纏在一起。她想聽的可不是這句話,他要負什麼責?他能現在娶她嗎?他能給她什麼嗎?
「我不要你負責。」

「我不會棄你于不顧。」

「你有沒有對莫瓊文說過同樣的話?」
沈佳富整個人抽了一下,他不能怪湯韻梅會如此一問,因為他的確是對瓊文說過同樣的話,而他並沒有對他所說的話負責,他棄瓊文而去,害她因為厭食而死。
「佳富對不起!我不是有意這麼說。」
看到他的表情,湯韻梅向他道歉。
「不用道歉,我是對瓊文說過這句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不用放在心上,不管我們的結果會如何,我不會像莫瓊文,我會活得好好的。」

「韻梅!你絶不會像瓊文有一樣的下場,我如果再犯一次同樣的錯,讓我一出門就給車子撞死、給雷劈死,我絶子絶孫!」他發下毒誓。「韻梅!即使我想再負心,瓊文也絶不可能讓我這麼做。」

「因為我是她的縮影?」
「因為我是真的愛你,你不是瓊文的代替品,我知道自己是在和湯韻梅做愛,不是和莫瓊文。」

湯韻梅流下了欣喜的淚水,兩個人的身體靠得更近,近得找不出一點空隙。有他這句話,她還有什麼好計較的?有沒有一張證書又如何!
「韻梅,相信我!我會負責的,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佳富,我聽說公司最近的財務狀況不是很好。」
湯韻梅換話題,表情也嚴肅了些。
沈佳富知道是為什麼,公司最近有很多大筆的生意被搶走,雖然不是莫凡出面做的,但是他知道是莫凡在幕後操縱,他不怪莫凡,誰教莫凡有這個本事;再加上公司人事上的開銷,冗員太多,再無法闢財源或接下大的訂單,公司就真的問題大了。
「是不好。」

「會裁員嗎?」
「如果再沒有大筆進帳,也只有精簡人事。」
他的臉上呈現一種真正憂心的表情。他點了根菸,激情過後,現在是面對現實問題的時候了。
「我會被裁嗎?」
「有可能。」
他據實以告,不再有謊言。「老資格的不好擺平,只好由你們這些資歷較淺的先下手,我是可以留你下來,但是你就必須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那些風風雨雨,人言可畏,你要撐得住。」

「我會開始找工作。」
她笑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左右為難。」

「那些董事和股東很清楚公司的情形,我希望我岳父快點把公司交給我,只要我能把公司救起來,我就擁有和施莉菁談離婚的籌碼。」

「她如果不離婚呢?」
「那她就只剩一家空殼子的公司。」

「那個莫凡,莫瓊文的弟弟——」
沈佳富一直想忽略這個問題,但是他終究要面對的。莫凡會讓他順利的接掌公司嗎?他會不會等到公司已經上了軌道之後,再讓他爬得愈高、摔得愈重?
他能猜到莫凡的心意嗎?
「目前是按兵不動,以後就不知道了。」

「他和你妹妹的情形呢?」
「我不知道,每次一想到這點,我就睡不好覺,吃不下飯。」

「我和瓊文這麼像,你能不能安排我和他見個面?說不定我能勸勸他,也說不定他會看在我和他姊姊那麼相像的情份下,決定原諒你。」
湯韻梅異想天開的建議。「一般人大都有愛屋及烏的情緒反應。」
「如果不是這樣呢?如果他覺得我居然對你產生感情,如果他決定連你也一起恨在內呢?」沈佳富才不想去冒這種險。時尚書屋
「韻梅!好不容易我的感情有了寄託,我不會傻得去和未知賭,尤其是在我和莫凡碰面後,我除了小心翼翼,實在沒有其它的辦法。」

「這樣下去不行!」
「目前我只有守的能力,已經沒有攻的本事了。」
他感嘆。「尤其是還有施莉菁這麼一個棘手的問題在,我真是……」

她的小手安慰着他,臉貼在他的胸膛上廝磨,似乎要給他對抗現實生活的力量,也似乎正在告訴他,她會和他一起渡過難關。
「韻梅,目前只有委屈你了!」
「佳富,別說這種話,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管未來如何,我都跟定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