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29 頁


也不後悔這一切,我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會和一個有婦之夫來往,而且還墜入了情網,但是我真的不後悔。」 「韻梅,我絶不會辜負你!」 「你當然不能!瓊文在看。」 「不管她有沒有在看,我都愛你到底。」 「我也一
作者:姚雪蓉 / 頁數:(29 / 0)

「問題一解決,我會風光的把你娶進門,我和施莉菁是在美國結婚,她也當自己沒有婆家似的,不把我的家人放在眼裡,我相信你一定能和我的家人處得很好,幫我儘儘孝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嬌羞的點頭。「我會的。」

「冥冥之中一定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如果我沒有娶施莉菁,如果瓊文沒死,那麼,莫凡和蕓生可能不會有機會做夫妻,我不會進我丈人的公司,更不會和你相識、相愛,所以找不知道整個事件到底是好、是壞。」

「那就要看你是由哪個角度去看了。」

他摟緊了她。「我現在只能說我並不後悔這一切,至少我已經有指望了,我有了你,有了精神支持。」

她微笑的抬頭看他一眼。「我也不後悔這一切,我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會和一個有婦之夫來往,而且還墜入了情網,但是我真的不後悔。」

「韻梅,我絶不會辜負你!」
「你當然不能!瓊文在看。」

「不管她有沒有在看,我都愛你到底。」

「我也一樣。」

秦皓髮現到今天的沉蕓生特別的不同,她似乎受到什麼重大的挫折、打擊似的;眼睛瞪着畫布,手拿着畫筆,卻未曾動筆,她維持這個姿勢已經很久了,她不像是在思索什麼,而是一臉痛苦中帶著麻木,但是又不知所以的樣子。
那個洋溢着幸福的小女人不見了!他想幫助她,但是不知道該從何幫起。這一陣子相處下來,她和他成了朋友,有時會閒聊幾句,交換一些生活心得,但是不會談到太私人的話題,畢竟她結婚了,他們都清楚這點。
現在看到她這副模樣,他是急在心裡,卻也無能為力,除非她願意告訴他,否則他就算是急死了,也一點用都沒有。
沉蕓生一直想畫出點什麼,但是她的手卻不聽從心裡的命令,她只能獃獃的拿着筆,又氣又急。她一向不是個急躁、易怒、容易受別人影響自己心情的人,但是莫凡已經把她的寧靜世界毀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只是毀了她的世界,還有她的人。
他利用遲歸和不歸來懲罰她,他不休掉她,但是他給她精神折磨,用話損她、用言詞挑剔她,不時的說她是騙子,而她哥哥則是個負心漢,她家除了她母親,其它的都是在人格上有障礙的人。
她一忍再忍,總覺得對他有所虧欠,甚至在聽到他用來刺激她的那個叫張曉菁的女人的名字時,她還是穩若泰山,沒有和他吵翻天,甚至帶著行李回家。
她照樣做一個好妻子,她如往常般的打點家裡,親手準備三餐,但所有的甜蜜及和諧都已經付諸東流,什麼都不剩。他留住她,似乎只是為了要報復她,替他姊姊出口氣,懲罰她哥哥。
這一切要到什麼時候才結束呢?
「沉蕓生,我看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好了。」
秦皓終於說出口。「我們改天再畫。」

「但是我今天什麼都沒畫到。」

「你真的有心情畫嗎?」
她頽然的放下畫筆,她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又怎麼會有作畫的心情?有些藝術家曾表示他們最好的作品都是在最痛苦、最壓抑的情況下完成的,她曾經相信,但是她現在決定推翻這一點,一個人情緒不對的時候,想把事情做好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她開始收拾她的東西,準備回家。
「你想不想談談?」
「談什麼?」
「不要當我是你的畫畫老師,當我是你的朋友。」
他已經儘可能的保守。「你需要一個傾吐的對象,我願意當那個人。」

她搖搖頭,謝謝他的好意。
「沉蕓生,我以為我們是朋友。」
他知道這是老詞,沒有新鮮感,但是不這麼說,他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除非你根本就不把我當朋友。」

「你的好意我心領,但是你幫不上忙。」

「等我聽了之後,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幫不上忙。」
他急切得不像平日美術老師的形象。「說不定我能,我往往在碰到事情時,潛能才會冒出來。」

她淺淺的一笑,肩無助的一聳,除非秦皓有起死回生的能耐,要不然就是他能訂做一個和莫瓊文一模一樣的女人,否則他是幫不上任何忙的,多告訴他這些煩人的事又何必?這個世界已經夠令人失望了。
「那你現在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她不能回她家,她母親會感受得出來她的異樣;如果回莫凡那,等於回到地獄。難道她現在已無處可去,和她哥哥一樣?「你現在這樣,我怎麼讓你走?」他不假思索的就衝出這句話。「那個幸福、無憂的小女人,那個隨時笑容掛在嘴邊、對任何事都充滿了興趣的人呢?我不怕你告我妨害自由,反正我絶不能讓你就這樣的走!」
「我會沒事的!」
「你不可能沒事,你已經有事了。」

她背起學畫的用具,不准備把他的話當真,但是她還沒有走到門邊,他已經用他的身體將整個門擋住。
「我是當真的!我不會讓你就這麼的走了。」
他的眼中有不顧一切的神情。
突然,她的畫具「砰!」一聲掉到地上,整個人也顯得有些不支,他趕到她身邊,想扶她又不敢,只好用火燒到屁股的語氣問道:「你多久沒吃東西了?」
「兩天吧!」
「兩天!」他張大嘴。
「我吃不下。」

「你丈夫不知道嗎?他的眼睛瞎了嗎?他不知道你的狀況嗎?」秦皓氣急敗壞。「你給我坐下,我去煮碗麵,很快的,不要小看我煮的面,色、香、味俱全,而且營養兼顧,你可以邊吃邊告訴我所有的事。」

她坐了下來,她知道自己如果逞強的走了出去,說不定會暈倒路邊,她不希望自己上報或是在醫院被莫凡領回,那他就會知道他已經把她打敗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