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30 頁


夫有外遇嗎?」他豁出去的問。 「我不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你才會這樣像失了魂似的?」 「秦皓,不要逼我!我很謝謝你的面,也很謝謝你的關心,但是我不會告訴你什麼,起碼目前不會,我喜歡維持這種繪畫老師和學生的關
作者:姚雪蓉 / 頁數:(30 / 0)

果然,沒一會兒秦皓的面就煮好了,看起來也的確好吃,有蝦仁、肉片、香菇、蛋、花枝,雖然只是一碗麵,但真的什麼東西都有了。不再考慮其它,她像個餓了幾年沒吃到東西的餓鬼似的,沒幾下就把整碗麵給吃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不要再一碗?」他憐惜的問。
她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他立刻拿起空碗走向廚房,沒一會又端出了一整碗來,這一次,沉蕓生的速度慢多了,比較像是在吃東西。
「沉蕓生,可能我不該問,但是你和你先生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你是不該問。」

「你已經吃了我的面,所以你必須回答我。」

她放下筷子,不是因為他的話,而是因為她飽了。「秦皓!有些話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尤其是夫妻間的事。」

「你丈夫有外遇嗎?」他豁出去的問。
「我不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你才會這樣像失了魂似的?」
「秦皓,不要逼我!我很謝謝你的面,也很謝謝你的關心,但是我不會告訴你什麼,起碼目前不會,我喜歡維持這種繪畫老師和學生的關係,不要逼我放棄學畫,這是我的興趣。」

「那麼你會再來學畫?」他不希望嚇跑她,即使她和他之間沒有可能,只要能再繼續見到她,他又有什麼好計較的?只是,一個男人有了像沉蕓生這麼好的老婆還會想外遇的話,那個男人一定是低能兒!
「我會的!」她允諾他。
「那至少讓我送你回家。」

「我——」
「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好的狀況發生在你身上,不要拒絶我。我不會帶給你任何困擾,特別是你的婚姻,相信我!」他誠懇得令人找不到理由拒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就謝謝你了!」
「這是我的榮幸。」

但是事情偏偏不如秦皓所料,他已經對沉蕓生的婚姻造成了困擾。
莫凡不是沒有注意到沉蕓生的狀況,他注意到她的消瘦、她的虛弱,也注意到她的沉默和沮喪。他有個因厭食而死去的姊姊,他料到沉蕓生不會有吃東西的情緒,她一定沒吃,否則她不會一臉隨時要暈過去的樣子。
他不打算和她休戰或是原諒她,但是,他也沒有打算要餓死她,或是讓她步上和他姊姊一樣的路,所以他特別提早回來,不管用什麼方法,他要讓她吃東西,要她給他好好的活下去。
她不在家,他知道今天是她學畫的日子,他特別站在陽台邊,打算偷偷的打量她,看看她現在的情形,如果她的狀況不是很好,他就必須留意,不管怎樣,在他的心靈深處,他是愛她的,雖然他現在是寧死也不願意承認。
結果他看到了令他怒火中燒的一幕。
他不打算看到,也以為不會看到,但是那一幕就在他的面前。
他看到一個陌生男子和沉蕓生一塊下車,男子一副噓寒問暖、極關心她的模樣,即使在沉蕓生進了門,那名男子還痴望着門,注視了良久才離去。男子的反應,令莫凡像一座將爆發的火山般。
沉蕓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她一進門,整個人就被往地上一推,接着她的頭髮被人用力的拉扯,將她又拉了起來,她想尖叫,但是她還來不及叫出口,她已經被打了一耳光,然後撞到客廳的沙發,再一次的倒在地上。
她撥開頭髮,硬是不讓自己哭出來,在她的想法中,只有一個人可能這樣做,不是歹徒,不是小偷,不是什麼恐怖份子,而是她的丈夫。
「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麼?」她沒有一點懦弱的表現,相反的,她異常的堅強,堅強得令莫凡想向她跪下道歉。「你在判一個人的罪之前,是不是應該先聽聽當事人的說法,至少給別人一個辯解的機會?」「送你回來的人是誰?」
「我的繪畫老師。」

「只是繪畫老師?」莫凡一副她已經紅杏出牆的口吻問。「我看是你的姘夫吧!」
「這樣想你會比較快樂嗎?」她對他的愛正一點一滴的流失,而且速度愈來愈快,原本她因為瓊文的事而容忍他,但是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這不是事實嗎?」
「他是我的繪畫老師。」
她又再重申一遍。
「老師?他是在哪裡教你畫畫的?床上嗎?在他的臥室還是畫室?沉蕓生,別騙我了!我不是我姊姊,我沒有那麼好騙!」
又是莫瓊文?沉蕓生對這個名字不再是愧疚、不忍、心痛,相反的,她開始覺得這個名字是詛咒、是不幸,是一種懲罰。
「莫凡!你這是欲加之罪。」

「那你告訴我,你的繪畫老師是不是送他的每一個學生回家,在每一次的下課後?」莫凡的表情冷酷,而且不承認自己正犯了錯。「如果他心裡沒有企圖,如果你是清白的,他為什麼要送你回家?」
「他只是一番好意。」

「什麼好意?」他刻意的一笑。
這教沉蕓生怎麼說?她不能拒絶秦皓的好意,也沒有料到莫凡會這麼早就在家裡,所以一件原本無傷大雅的小事,現在卻掀起了驚濤駭浪,她要怎麼說,莫凡才會相信?
「你無法自圓其說了嗎?」
「你已經定了我的罪了。」

「那麼,你是真的有罪了?」莫凡不相信沉蕓生會真的出軌,她不是那種女人,她不能是那種女人!
「我沒有罪!」
「那就替你自己辯護!」
「我要辯護什麼?」她扶着沙發,慢慢的站了起來,覺得眼前有金星在冒,他那一掌真的不輕,他最好別養成習慣,她不會一直的忍下去。「為根本沒有發生的事?為根本不可能的事?」
他願意相信她,也真的相信她,但是在氣頭上,在看到她那一臉當他是沒天沒良的人的樣子,他只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說點什麼。
「你們姓沉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