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32 頁


「萬無一失,她沒有錢,她能去哪裡?」 「不要低估一個女人的決心和怒火!」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最好是如此。」 ※※※ 知道是一回事,證實之後又是另一回事。 沉蕓生聽過張曉青,甚至在電
作者:姚雪蓉 / 頁數:(32 / 0)

「一點也不!」莫凡似乎有他另一套看法。「這是一個教訓,不能讓她覺得有另一個男人在等她,她就可以無後顧之憂,我要她擔心,我要她明白,莫太太的名銜她不一定能永遠保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是,你明明就是要她當莫太太!」
「曉青!」莫凡一火。「你到底幫不幫?又不是叫你上刀山、下油鍋,只是演演戲而已,這不是你最拿手的嗎?你做得到的。」

「你老婆可能會很傷心。」
她提醒他。
「我就是要她傷心!」
「你可能會真的失去她。」

「不會!」莫凡就是覺得不會,有她哥哥的把柄在他手中,她不會走的。「她能走到哪裡去?投入那個繪畫老師的懷抱嗎?除非他們之間真的有什麼。她也不會回家,那會傷了她母親的心。」

「你都算好了?」
「萬無一失,她沒有錢,她能去哪裡?」
「不要低估一個女人的決心和怒火!」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最好是如此。」

※※※

知道是一回事,證實之後又是另一回事。
沉蕓生聽過張曉青,甚至在電視上看過張曉青演的戲,她的確是演情婦的最佳人選,而現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和莫凡一塊,她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或是告訴她什麼,但是不管是哪種結果,她都力持鎮定。
張曉青很少在第1眼就接受一個女人,同性相斥的道理吧!但是看到沉蕓生的第1眼,就令她毫無條件的接受了,因為她在沉蕓生的身上看到了堅毅、智能和容忍,莫凡畢竟是有眼光,他娶的不是光有一張臉蛋而沒有個性的女人,他娶對了人。
回頭看莫凡一眼,這場戲她拒接,她不能傷害一個這樣無辜的女人,不管她哥哥有多喪心病狂、有多不可原諒,和這個做妹妹的實在無關。
莫凡給了她警告的一眼,這一眼令張曉青又生氣又無可奈何,她欠莫凡太多了,如果他執意要如此蠻幹的話,那後果他最好自己負責。
她轉過頭,擺出一副情婦的臉和姿態,對著沉蕓生笑着,天知道她心裡有多勉強。
「張曉青,沉蕓生。」
莫凡為這兩個女人介紹着,他的介紹詞也真的別開生面。「我的情婦,老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沉蕓生只能點點頭,她可笑不出來,無法做到張曉青那種泰然自若的樣子,好象今天她是情婦,而張曉青才是莫凡的老婆。
「莫太太,你好。」
張曉青誇張的伸出手。
沉蕓生沒有去握她的手,只是簡單的點個頭,「張小姐,你好,歡迎光臨。」

這時莫凡說話了。「以後曉青要跟我們一塊住,不用替她準備什麼客房,她就住在我們房間裡,至于她的行李和一些東西,明天會送來,如果我和她都不在的話,麻煩你代收,放在我們房間。」

「搬進來?」沉蕓生傻傻的重複。
「你有意見嗎?」
她看著張曉青,要不是她太傷心,應該可以看到張曉青給她的暗示眼神,但是這一刻,她只知道她所受到的屈辱實在不是言語能形容的,試問,有多少丈夫會殘忍到把情婦帶回家,而且安排在自己的房間,要老婆去接受這個事實?
「張小姐要住在這裡?」
「我剛纔說過了。」
莫凡得意的擁着張曉青的肩。「在我的房間。」

「那我呢?」
「你不是也有你自己的房間?如果你寂寞難耐,需要我時,敲敲我的房門。如果我有興緻,我自然會去找你。」

沉蕓生只是冷漠的站着,不管此刻她的心怎麼翻騰,她的臉上像戴着面具似的,她覺悟了,她和莫凡夫妻至此,應該算是緣盡情了了。「張小姐,我想和我先生單獨談談,可不可以請你離開一下?」
「其實我不是——」張曉青的話被莫凡打斷。
「曉青,你先到我房間等我,我老婆有話要跟我說。」
他故意親昵的拍了拍張曉青的屁股。「你知道我的房間是哪一間,樓上左邊的第1間,沒有變,花不了多少時間,我一會就去找你。」

「莫凡!你——」
「快去,寶貝!」
張曉青真想當場拆穿這場可笑的戲碼,但是,莫凡萬一翻了臉,她和他這些年的友誼也就完了,所以她只能忿忿的上樓,看他以後怎麼去收拾殘局。
客廳這時只剩下莫凡和沉蕓生。她不像一般女人,如果是一般女人,早就又哭又吵又閙,上吊、自殺,和情婦大打出手的,但是她安靜得有些嚇人。
「你要說什麼?」
「她真的是你的情婦?」
「難道你要親眼看我們在床上做那件事你才相信嗎?」他笑笑。「也可以!」
「不必如此逼真,我相信。」
沉蕓生淡淡的說。「她真的要住在這裡?」
「假不了。」

「你真的要這麼做?」她再給他一次機會,如果他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你和張曉青的過去我可以當作沒有這回事,但是——」
「不只是過去,我們現在還是。」
他殘酷的笑道:「未來也還是,你是要當沒有這回事呢?還是接受事實?沉蕓生,你只有這兩條路可走。」

「你這麼肯定?」「難道你有第3條路?」
「我可以走,如果你不離婚的話。」

「走?」他似乎早就判定她走不了。「投入你那個繪畫老師的懷抱嗎?如果你敢去找他,我會打斷你的腿;你不會回家,因為你最不想傷的就是你母親的心:投奔你哥哥嗎?他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他保不了你,你也沒有多餘的錢,你能去哪裡?」
「所以你覺得你可以為所欲為,可以這樣的踐踏我的自尊、羞辱我的人格?」
「我不認為事態有這麼嚴重。」

「不嚴重?總之,不是你的情婦走,就是我走!」
「那你就收拾行李吧!」莫凡以為她只是在作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一旦我走了,我不會再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