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35 頁


柄就可以控制我嗎?你不要作夢了!」 「你倒是很性格!」施莉菁拍拍手,好象很欣賞他的演出似的。「如果你早這麼有男子氣概,我也不會對你失去興趣,更不必從別的男人身上找安慰。」 他當她是垃圾般的看著她。 「你不怕
作者:姚雪蓉 / 頁數:(35 / 0)

他不想謝她,他只想掐死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湯韻梅機械化的穿著衣服,她已經不知道自己該做哪一種反應,只知道萬一被她的家人知道這件事,那她只有死路一條。
沈佳富很想立刻安慰她,但是又怕這會激怒施莉菁,使得事情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你這麼做有什麼用意?」他質問道。
「我不該這麼做嗎?」施莉菁看了低着頭,坐在床上的湯韻梅一眼。「你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和其它女人在賓館開房間,難道我不應該找人跟蹤、捉姦嗎?」
「我要離婚。」

「我不答應。」

「你不答應是你的事!」沈佳富決定不再當弱者,這些年來他受夠了。「那你告我好了,我不在乎。你以為拍到相片,有了我的把柄就可以控制我嗎?你不要作夢了!」
「你倒是很性格!」施莉菁拍拍手,好象很欣賞他的演出似的。「如果你早這麼有男子氣概,我也不會對你失去興趣,更不必從別的男人身上找安慰。」

他當她是垃圾般的看著她。
「你不怕坐牢,那這個女人呢?湯韻梅,你也不怕坐牢嗎?」她晃了晃手中的相片。「如果我把它寄給你的父母親和同學呢?」
湯韻梅的臉色一白。不!她絶不能在施莉菁的面前暈過去,她絶對不能這麼沒用。
沈佳富想去搶照片,但是被施莉菁一閃,他舉起手。
「你打打看!」施莉菁昂起下巴。「有種你就打我,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
他不是不敢,只是不想惹這種有些精神異常的女人。
「不錯嘛!你還是有點腦子,知道這一打下去,場面就無法收拾。」
她一臉陰森的表情。「除了這張底片,還有其它的照片,你們被徵信社的人跟蹤已經有一陣子了,如果真要告你們的話,我的證據可多了。」

「別說廢話!你要什麼?」
「我要你和這個女人永遠不准往來。」

「辦不到!」他說。
施莉菁轉向湯韻梅。「我不想罵你罵得太難聽,如果你有點腦筋,你就不該和一個結過婚的男人來往,你知不知道你是拿自己的一生在開玩笑?我可以讓你一輩子都得不到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湯韻梅知道她沒有立場也沒有資格說話,名不正言不順的,施莉菁想怎麼罵她都行。
「施莉菁!」沈佳富不護着湯韻梅不行了。「你針對我來好了,不要打心理戰,我愛韻梅!我不會放棄她,你怎麼使壞都沒有用!「「這麼動人的愛情。」

「你拆散不了我們的!」
「我倒要試試,看看我是不是做不到。」
施莉菁好強的說。
「施小姐!」湯韻梅終於站起來,拋開一切的顧忌,為她和沈佳富的愛情努力。「我知道我不該和已經結婚的男人交往,但是佳富的情形不同,你們之間已經沒有什麼好破壞的,因為你們的婚姻早就什麼都不剩了。」

施莉菁沒有說話。
「你有錢,所以你不需要佳富的贍養費,就算你要了,他也沒有錢可以給你,除非你只是想刁難他。」

「我是要刁難他。」

「他什麼都不要,你們為什麼不能好聚好散呢?」湯韻梅講理、講情的對她說著。「你並不愛他,他也不愛你,你們應該讓彼此自由的。」

「然後便宜你?」
「我和佳富是真的相愛!」
「相愛?」施莉菁真的被惹毛了,她打開皮包,拿出一張銀行的本票,上面寫着的金額是五百萬。「如果你不簽字,我馬上打電話請警察過來。沈佳富!你給我背書,我倒要看看你們的愛情值多少錢!」
「施莉菁!你——」他正準備要破口大罵。
「別逼我打電話!」
「佳富——」湯韻梅這一會兒除了哭,也不知道怎麼辦,五百萬不是五十萬,她去哪裡弄錢?
「沈佳富,只要你願意回到我的身邊,我可以把本票撕掉,而且你得發誓絶不再見這個女人的面。」

「如果我不呢?」
「第1條路是坐牢,第2條路是如果你能湊到五百萬的現金,說不定我會放你自由。」

「你太狠了!」
「凡事都要付出代價,甜頭都讓你嘗盡了,總要教你知道吃苦頭的滋味;你們兩個都給我簽!」「施莉菁!花無千日紅,你不會得意太久的!」

※※※

莫凡第1個找的地方是秦皓的畫室。
他不敢打電話到他岳母家,如果他能在今天之內就找到沉蕓生,他岳母甚至不會知道有這回事。他一向很尊敬蕓生的母親,而他猜想沉蕓生如果沒回娘家的話,她可能會到她的繪畫老師這裡。
他不知道秦皓白天是在國中教美術,也不知道秦皓的作息,他只是從沉蕓生沒帶走的一本雜記簿上找到這裡的地址。他從早上一直等到下午五點,他必須來問個清楚,如果蕓生在這裡,他要帶她回家。
秦皓在門口發現一個陌生男人。「你要學畫?」
「我是沉蕓生的丈夫。」

秦皓拿出鑰匙打開大門。他的表情莫測高深,直接領莫凡進門,他知道沉蕓生的丈夫姓莫名凡,但是,直到了今天才有緣見到。
「如果你是在找她,她不在這裡。」

莫凡一驚。「你怎麼知道她走了?」
「我看著她由一個快樂滿足的小婦人,變成一個落寞、心事重重的哀怨婦人時,我就知道有問題了,只是我問不出原因。」

「她沒來找你?打電話呢?」莫凡知道沉蕓生不可能和秦皓有什麼,倒是秦皓可能偷偷的在心裡愛慕蕓生。「如果你知道她的下落,請你告訴我。」

「如果你不能讓她快樂,如果她是被你逼走的,我實在沒必要告訴你。」

「那你是知道囉?」莫凡滿懷希望。
「我不知道!」
「你——」莫凡很想給這傢伙一拳,他可以把秦皓打得滿地找牙,但是衝動只會壞事。「那今天她會不會來學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