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5 頁


。這一笑,拉近了他們不少距離。「沉蕓生,灰姑娘的故事多動人。」 「莫凡,那是騙小孩的!」「那些令人傳誦的童話故事說不定會發生在你的身上。」他的眼神熱烈。「人都需要一個夢想,一個使自己去面對平凡生活的夢想。」
作者:姚雪蓉 / 頁數:(5 / 0)

「也許你哥是想改善你家的生活狀況,也許他愛那個富家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如果他們愛着彼此,他們一定會善待對方的家人,我不知道我哥對他老婆的家人如何,但是我那個嫂子卻把我家當狗屎,她到我家的次數連五根手指頭都數不完,不過,我也不怪她,要她放下身段當小媳婦,我看是不容易。」
「你很會替別人着想。」

「不然日子豈不是更難過!」「我對你頗有好感。」
「喂!別開這種玩笑!否則我會把你的好感和喜歡當場丟回你的臉上。」

「反正你再找兼差的工作不難?」他笑道。「對!只要我肯吃苦。」
「你真是威武不能屈!」
也許是他用詞不當,也許是她吃飽了、喝足了,心情愉快,他們都不約而同的笑了。這一笑,拉近了他們不少距離。「沉蕓生,灰姑娘的故事多動人。」

「莫凡,那是騙小孩的!」「那些令人傳誦的童話故事說不定會發生在你的身上。」
他的眼神熱烈。「人都需要一個夢想,一個使自己去面對平凡生活的夢想。」

「那你的夢想是什麼?」「何不由你自己來發掘。」
他們的對話到此為止。莫凡走向麵攤的老闆去結帳,而沉蕓生則陷入沉思。她哥哥的例子已擺在面前,她還有勇氣再拿自己去賭嗎?
夜色昏沉,萬籟俱寂,偌大的別墅中,除了沈佳富和傭人外,他的妻子不知流連在哪。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絶不曾娶一個任性、刁蠻又以自我為中心的女人。
在美國唸書的那一段日子真苦,除了必須接受家裡的接濟,偶爾打打工外,實在別無其它的經濟來源;然後施莉菁出現了,在這群台灣來的學生群中起了騷動,她漂亮、家世好,會玩、會閙,几乎是每一個人追求的對象,除了他,因為那時他已經心有所屬,偏偏施莉菁是個不服輸的女孩,愈得不到的她愈想要。
沒多久,沈佳富移情別戀。他投入施莉菁的懷中,一年後他們結婚,而他愛過的那個女孩卻死在療養院中。
莫瓊文。這個名字總能喚起他內心最深沉的哀痛。他只能在自己的心裡咒罵自己,為了過舒服的日子,他出賣了她;為了光明的前途,他背棄了她。回到台灣,他在自己丈人的計算機公司任職,住華屋、居高位,但是他內心的空洞誰瞭解?他不只是出賣了莫瓊文,連他自己的家人也都一起賣掉了。時尚書屋
他終於瞭解自己不是要了施莉菁,而是「嫁」給施莉菁,如果要比賽沒自尊、沒骨氣,他一定可以奪標。
他想過離婚,但是離婚就得和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說再見,他捨得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高跟鞋的聲音傳進他的其中,他本能的低頭看了下表,「才」凌晨一點半,這次他老婆回來得夠早了。她有徹夜不歸的紀錄,半夜三、四點返家更是家常便飯。
沒一會,她的人已經出現在房門口,身上帶著酒味,衣衫不整,臉上的殘妝更顯示出她的老態。她過慣了吃喝玩樂的夜生活,所以年紀輕輕就已經一副歷盡滄桑的樣子,那身像妓女似的衣着、打扮,更是令沈佳富搖頭。
「怎麼樣?」她非但沒有因遲歸而心虛的反應,反而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什麼怎麼樣?」他忍耐的看著她。
「你不是要來一篇陳腔濫調的訓詞嗎?」
「我不敢。」

「很好!你有自知之明。」
她一屁股往梳妝台前的椅子一坐,對著鏡子扯下耳環和頸子上的頸煉,也拔下戴在手上的手環。她總是披披掛掛一身,像是要炫耀她的有錢似的。
我想至少我可以問一聲你去了哪裡吧?”
「KTV唱歌。」

「能唱到三更半夜?傭人說你下午就出門了。」

「我不可以去打牌、逛街、喝茶聊天嗎?」她的眼神從鏡子裡和他的視線對上。「我用的可是我爸爸的錢,我可沒用過你的,話再說回來,你的薪水還是我爸爸付的。」

她的囂張令沈佳富恨在心裡,卻無計可施。從他在美國開始接受她金錢資助的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失去說話的資格。他可以說是被她養的,稍有一點志氣的男人,怕早就一頭撞死。
他替自己可悲。
施莉菁可惡。他比施莉菁更可惡!
「不要那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她把乳液抹在臉上。」
要不是我,你會有今天嗎?也不想想在美國時你過什麼日子,回到台灣後過得又是什麼日子,這一切都是我給你的!”
「就算全是你給我的,你也不必三天兩頭的提醒我!我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大德』。」

「說話別這麼刻薄。」
她故作微笑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佳富!你最好不要把我給惹火了,否則我會讓你從雲端跌到深淵裡,那滋味可不好受!」她面帶冰霜的說:「到時,你經理當不上變成業務員就難看了。」

他忍了下來,如同以往的每一次對話。
「這個星期天是我媽的生日。」
他換了個話題。「我希望你能和我回去一趟。」

「我不想回去。」
她一口回絶。「不過我不會失禮,包個大紅包如何?」她故意無辜的詢問他。「錢比什麼都好,有錢去就皆大歡喜,而且你家也正好需要,你說包個十萬元夠不夠?」
「莉菁!」他的語調充滿了危險性。
「不夠?」她冷眼看他。
「你太過分了!」
她冷笑出聲。「那你自己看著辦好了,錢我可以出,反正我家有的是,其它的事,你就少來煩我!」
沈佳富一個轉身,早晚有天他會和她攤牌,會和她一刀兩斷,但是目前他必須忍。

※※※

沉母看著又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兒子,她就嘆氣,但是婚都結了,她總不能叫兒子離婚。媳婦看不起他們沈家也就算了,至今卻連一個孫子都不生給她,教她一想到就不免老淚縱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