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你卻又恨你 第 9 頁


媽!我絶不會讓你出去做事,事實上連我都快不用做事了!」她一副樂觀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沉母擔心地道,她不希望女兒太累,但是如果女兒不工作,他們一家豈不要喝西北風。 「媽!我快結婚了。」 「什麼?」沉母大
作者:姚雪蓉 / 頁數:(9 / 0)

她想到了莫凡,想到了他提過的結婚,如果和他結婚能改善家裡的經濟狀況,那麼她或許就該點頭,應該嫁給莫凡。事實上,不管就哪一方面來說,都是她占了便宜。雖然她不相信白馬王子,但是莫凡的確有資格稱得上是白馬王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蕓生,我想我也去找份事做。」
沉母怯怯的說。
「不行!」她一口反對。「媽!你已經五十幾歲,我不要你去當什麼清潔工、洗碗工或是傭人。」

「反正我在家閒着也是閒着。」

「我可以賺錢!」
「蕓生,難道你能二十四小時都工作?」沈母看著女兒,她難過的摸摸女兒的臉頰。「你已經夠瘦也夠盡心了,我不要把你累死。」

「我不會累死的!」
「我還可以做事,我身體硬朗得很。」

「媽!我絶不會讓你出去做事,事實上連我都快不用做事了!」她一副樂觀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沉母擔心地道,她不希望女兒太累,但是如果女兒不工作,他們一家豈不要喝西北風。
「媽!我快結婚了。」

「什麼?」沉母大驚失色。
「我知道我沒有和你提過,但他絶對是一個好人,是我晚上兼差公司的總裁,對我很好,也向我求過婚,我發現他年輕有為,是個不錯的對象。」
沈蕓生還不知道莫凡的話是不是算數,但是為了讓她母親放心,她只好繼續扯謊下去。「本來我想再等一陣子,但是他說他年紀也不小了。」

「他到底多大年紀?」沉母臉上儘是憂慮的神色。
「三十左右。」

「這樣的年紀叫大?」
「媽!他想成家了,這才重要!」沉蕓生愈講愈像真的。「他的家庭又簡單,在孤兒院長大的,我既沒有公婆,也不會有什麼親戚。」

「真的有這麼好?他沒有結過婚吧?」
「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知道我們家的情形嗎?」
「知道。」

「蕓生!媽沒有辦法給你什麼嫁妝,有錢人和我們不一樣,你確定你不要找一個普通一點、家境小康的人?我是嫁女兒,不是要賣女兒,我不要你是為了錢才結婚,如果你不幸福,媽會一輩子都痛苦。」

「媽,我還沒有結婚,你就想到我會不幸福。」

「你為什麼不把他帶回家來給我看看?」
「我當然會。」

「蕓生!」沈母一時消化不了這個消息,她當然樂於見到女兒有幸福、美滿的歸宿,但一樁美好婚姻的建立需要長時間的瞭解、溝通、相處、體諒,女兒進這家公司也不過兩、三個月,「媽實在……」

「我不會重蹈哥的覆轍!」沉蕓生的笑容是肯定的。「莫凡和莉菁不一樣。」

「但是你們認識只不過兩、三個月,是一見鍾情嗎?」沉母一副非問個水落石出不可的樣子。「一見鍾情式的愛情往往不可靠,禁不起考驗。」

「媽,不是一見鍾情!」
「你們瞭解彼此嗎?」
「瞭解。」
她硬着頭皮的說:「當然瞭解,我們又不是十八、九歲的青少年,我們不會拿結婚這種事開玩笑的,你見過他就知道了。」

「那麼,你是真的要結婚了?」沉母一副喜極而泣的表情,但是一想到女兒就快要離開自己,頓時憂喜參半。
「媽!我還是你的女兒。」
她安慰母親道。
「不!那時你就是別人的太太了。」

「事情只會更好。媽,相信我!」她握著母親的手。「我要讓你過好日子,你再也不必為錢擔心。」

「蕓生……」

「好日子就快到了。」
沉蕓生笑着說。

※※※

由於居高臨下,沈佳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別墅外車道上的情形。別墅前停着一輛車,車內的一對男女正忘情的擁吻着,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他不知道車裡的男人是誰,但是車裡的女人是他的老婆沒有錯。
他可以衝下去,去給車內的那對男女難堪,但是真這麼做了又有什麼用?又能改變什麼?
光是施莉菁的錢就可以壓死他,讓他閉上嘴巴、甘心的戴綠帽子。若是閙開了,頂多離婚,她有的是錢可以再嫁,他卻什麼都沒有,說不定她還會叫她父親斷了他的所有生路。
看來他必須繼續沒尊嚴下去,繼續當靠裙帶關係的男人。
他走向吧檯,給自己倒了杯白蘭地。多可笑的狀況,每次總是施莉菁比他還晚回家。
施莉菁走進客廳時,臉上還有着紅暈,唇上的口紅沒了,頭髮亂了,衣衫也有些不整,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她在乍見到沈佳富--自己的丈夫時,沒有一點心虛,還主動的向他打招呼、問候。
「一個人喝悶酒?」
「我不像你有這麼多地方可去。」
他諷刺的說。
「朋友多就有這個好處。」

「我看是酒肉朋友吧?」他飲光杯中的酒。「只要你肯花錢,每次都由你買單,朋友不多才怪!」
「你嫉妒嗎?」她故意刺激他的說:「每個月光是利息我都用不完,買買單、請請客算什麼?錢如果能買到快樂,有什麼不好?何樂不為?」
「包括能買到男人?」他不甘示弱的問。
她笑得有些淫蕩。「你看到了?」
「我不在乎你有多少男人,也不在乎你要和誰上床,但可不可以請你顧慮到我的面子,不要在自己的家門口做出丟臉的事,你不想做人,我還要!」
「面子?」她還是笑盈盈的。「一個靠老婆的男人還講什麼面子!」
他差點就把玻璃杯給捏碎,她一定樂於見到他流血,哼!他偏不讓她稱心。他將玻璃杯隨手一放,這情形不是第1次了,他要控制他的怒氣。
「不錯,你愈來愈能忍了。」
她鼓掌叫好。
如果他現在掐死她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被判死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