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嗆辣小紅帽 第 10 頁


校成績好了那麼一點點,這樣就被她恨之入骨實在太冤,范開當然不會認這種帳。 「我已經吃飽了。」她沒好氣地回道。 之前在咖啡屋她雖然發現他,但她可沒興趣把好好的早晨時光,浪費在一個她討厭的人身上,更何況兩桌之間距離
作者:水銀 / 頁數:(10 / 33)

「想想看這個標題:忠孝X路發生追撞車禍,引起肇事原因是某車上的男女發生口角,互搶方向盤使車子失控,進而引發追撞事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念的真是比報告新聞的主播還專業。
「哈哈哈,不好笑。」
耍什麼冷!
「秋歡,我只是想請你去吃早餐,你沒有必要這麼生氣吧?」見她冷靜了,范開笑着說。
她的脾氣一直沒變過,對於討厭的人事物,態度總是火爆的讓人招架不住;就連在上班時,她也從沒給過他好臉色。
范開實在不覺得自己有那麼罪大惡極。
一切都是別人造謡惹的禍啊,苦果卻要他這個無辜的第3者承擔,實在很不公平;他只不過是在校成績好了那麼一點點,這樣就被她恨之入骨實在太冤,范開當然不會認這種帳。
「我已經吃飽了。」
她沒好氣地回道。
之前在咖啡屋她雖然發現他,但她可沒興趣把好好的早晨時光,浪費在一個她討厭的人身上,更何況兩桌之間距離遙遠,她也聽不見什麼,所以乾脆當他不存在地享受她的早餐和咖啡。
可惡的是,她的咖啡還沒喝完,就被某土匪拿去回收台了!
「可是我還沒吃,而且我剛剛倒掉你半杯咖啡,你不覺得應該再A一杯回來才合理嗎?」他大方建議她可以敲詐他。
「要喝咖啡我可以自己買,用不着你多事。」
賞他一對白眼。
「那我請你去吃一頓,就算是向你賠罪?」方向盤轉了個彎,他將車子開向陽明山。
「我、不、希、罕。」
瞪他。
「那我希罕,可以嗎?」
「你希罕是你家的事,跟我無關。」
她雙手盤胸,開始懷疑這傢伙另有目的。
「可是你現在人在我車上,恐怕得先聽我的耶。」
他好抱歉地說道,然後站在她的角度認真分析:「在這種情況下,你所能做的只是減少自己的損失,敲詐我一頓可以滿足你的胃、可以讓我花錢,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想想,有道理。反正人都在他車上了,有中控鎖鎖着車門,她也不能跳車,敲詐他的確是報復的一個好方法。只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幹嘛一直建議我敲詐你?嫌錢太多是不是?」有病。
「當然不是,只是有人敲詐,也得有人願意當冤大頭才行;而我,只肯給一個人毫無節制的敲詐。」
他意有所指。
「你想給誰敲詐是你家的事,幹嘛綁架我?!」她不給好臉色。
誰叫他得罪她!孟秋歡報仇,一定執行到底。
范開聽了真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難過好。他的暗示有這麼難懂嗎?怎麼她一點都不能意會。平常那麼精的人,為什麼面對他就只有糊塗加怒火?
范開揉揉額角,一邊暗嘆她的遲鈍,一邊努力把車開上陽明山。
看來他得改變策略才行,再這樣磨下去,她只會記恨他的成績和他的可惡,一點都不能體會他的心意!
天際陽光晴朗,地面上的氣溫因為鋒面過境後而顯得微涼,這種日子正好適合出外遊玩。
但是,要找對伴才行。
天氣很好,陽明山很美、空氣新鮮好聞,一片青山綠地加好花好景,可惜開車的是個顧人怨的傢伙,真是破壞了整個畫面。
范開將車開到陽明山某處山腰,停進一處以竹籬笆圍起的前院,拉上手煞車,打開門鎖。
「到了。」
范開側過臉,給了她一抹好看的微笑。
「哼。」
秋歡依舊不給好臉色,自動開門下車。
可是,一下車,她就被那家店吸引住了。
那是一棟——外表全是紅磚所建造的房子,屋頂上甚至有個煙囪,四周的窗戶都各有一座小窗檯,放置着各種會開彩色花朵的盆栽;窗下的綠地上,也種植了各種不知名的小花,花色正開的鮮艷奪人。
屋子右側是入口,門外有着一片漆成紅磚色的木藤架,架上種着綠色的樹藤花,而花架上擺着一張白色的鞦韆椅;藤架外,則放置了一個木製的紅屋綠頂的小信箱,信箱下以一串風鈴吊著這裡的住址,綠色的屋頂上則以紅色的篆體寫着「悠然屋」三個字。
好像童話裡的小木屋喔!秋歡一時看獃了。
「走吧,我們進去覓食。」

這傢伙講話真是一點也不童話。
秋歡很不想跟他一起進去,但是她對這棟紅磚小屋很好奇,所以還是走進去了。
屋內的牆,與屋外鮮紅的紅磚色不同,屋內的牆壁被漆成了柔和的磚色。小屋裡有着很充分的自然照明,除了窗戶,還有來自屋頂的折射玻璃,將刺目的陽光軟化成明亮的天光,引進屋子裡,成為一種讓人很舒服的光線。
四周牆上有着白色窗欞的窗戶,還有各種掛畫,而小屋裡改採用的全是方型、被漆成淡綠色的原木桌,配上較深的綠色沙發椅。
溫暖、醒目,卻不尖鋭。
這棟小屋,就像一座夢幻糖果屋,而屋裡的佈置所帶給人的,是一種舒適中含着無限歡迎的氣息。
秋歡很少欣賞哪家店,但,悠然屋……很對她的味。
當他們站在門口,屋裡的高壯男人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臉色不悅地迎上前。「兩位,現在還不到本店的營業時間。」

言下之意是:請識相點兒,立刻離開,一個小時後再來。
「那麼,當我們是來請求你施捨一份早餐,以免餓肚子的人,可以嗎?」范開的語氣是難得的戲譫。
「抱歉,我們不招待流浪漢。」
男人一本正經地回答。
「那麼,一個上門拜訪的好友?」
「好朋友不會在『這種時候』上門來,破壞朋友的好心情。」
男人丟給他一顆白眼。
范開笑出聲。「好吧,我懂了,我來的不是時候。」

他牽着秋歡的手,對她說道:「顯然老闆還需要一點小小的隱私時間,我們就在外面的鞦韆坐一下吧。」

秋歡才要抗議「誰要跟你去坐什麼鬼鞦韆」時,一聲清柔的足以令男人為之傾倒的女聲及時出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