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嗆辣小紅帽 第 11 頁


一天我們可以討論一下該怎麼整他,來平衡一下心裡的怨氣。」 「就這麼說定。」秋歡爽快地回握,順便一問:「不知道你的大名是什麼?」 「莫凱。」男人回道,順便摟來那名精靈似的女子,介紹道:「她是我的妻子,方悠然。
作者:水銀 / 頁數:(11 / 33)

「不用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吧檯後方走出一道美麗動人的身影,她穿著藍色的薄紗長裙,足踩細帶涼鞋,長長的直髮被她束在後方,隨着她的步伐輕輕晃動,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個正在跳舞、落入凡間的精靈。
「范開,歡迎你來,這位是你的朋友嗎?」她微笑地望向秋歡。
「她是孟秋歡,我的小學妹。」
范開介紹。
「同時也是被他虐待的小助理,現在則是被某個土匪硬是綁架來這裡的小肉票。」
秋歡附加說明。
小肉票?對面的猛男和精靈對看一眼,交換過一抹笑意。
「歡迎你來,希望你的不情願不會影響到你對悠然屋的看法。」
男人親切地說道。
「帶我來這裡,是這傢伙唯一做對的一件事。」
秋歡直爽地說道。她非常喜歡這裡給人的感覺。
「真高興找到同好。」
男人朝她伸出手。「我對這傢伙也沒什麼好感,也許哪一天我們可以討論一下該怎麼整他,來平衡一下心裡的怨氣。」

「就這麼說定。」
秋歡爽快地回握,順便一問:「不知道你的大名是什麼?」
「莫凱。」
男人回道,順便摟來那名精靈似的女子,介紹道:「她是我的妻子,方悠然。」

「你好像精靈。」
很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讓秋歡讚歎。
「謝謝。」
她嫣然一笑,很坦誠地說:「我很喜歡你,希望你有空常來。」

「我一定會。」
秋歡允諾。也許下次孟家姊妹的聚會就約在這裡。
「請坐。」
方悠然開心地道,轉頭望向丈夫,「莫,我可不可以請我的新朋友吃東西?」
「當然可以。」
莫凱溺愛地點點頭。
「太好了。」
悠然回到吧檯,拿出托盤,擺上剛烤好的巧克力餅和一個藍莓起士蛋糕,然後煮起咖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她煮咖啡的時候,莫凱把托盤端到秋歡面前。
「這是悠然請你的,嘗嘗她的手藝。」
跟剛開始的不悅相比,現在的莫凱簡直就是一名和善的帥哥。
而這一切,只因為悠然的態度。
秋歡很明顯地感覺出莫凱對妻子的深深愛戀,以及願為她做盡一切讓她高興的事。
雖然自己的大姐有了一個男人,但是那和眼前這對夫妻的感覺完全不同;莫凱舉手投足間的一舉一動,完全配合著妻子,她毫不猶豫地相信,莫凱會為了他的妻子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我沒有嗎?」看著秋歡面前那盤讓人垂涎欲滴的點心,沒吃早餐的范開真的開始反省,自己做人是不是真的那麼失敗。
「悠然沒說要請你。」
說完,莫凱很帥地走開。
范開一臉哭笑不得、但秋歡才不管,逕自吃了一塊還泛着微溫的巧克力餅乾,含在嘴裡的美妙滋味讓她瞪大眼,忍不住讚歎:「好好吃!」
「真的嗎?」站在吧檯裡的悠然聽見,臉上立刻揚起開心的笑容,「這是我今天試的新配方,好吃的話,你要多吃一點喔!」
「謝謝。」
秋歡不客氣了,繼續進攻蛋糕。
悠然再拿出兩個盤子,各自擺上一些巧克力餅乾,再烤了一份總匯三明治,連同兩杯咖啡,讓丈夫送給客人。
莫凱不太甘願地送來,分配好兩人各自的餐飲。
「孟小姐的是本店招待,至於你——」指着范開。「請自行付帳。」

「不行。」
孟秋歡立刻開口:「我要敲詐這個綁匪,請把我吃的東西算到他的帳上,再加幾成服務費都沒關係。」

「沒問題。」
莫凱咧嘴一笑,拿起帳單刷、刷、刷地寫了幾筆,然後擺在桌角的帳單架上。「兩位請慢用;孟小姐,如果你還想加點什麼,儘管點。」

「我會的。」
孟秋歡慎重點頭。不讓范開的荷包好好「瘦身」一次,她就不叫孟秋歡。
范開聽了,滿臉哭笑不得,懷疑自己今天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很高興你喜歡這裡。」
看到她和自己的朋友相處愉快,范開其實也很開心。
「得了,廢話少說。」
孟秋歡對他才用不到「客氣」這兩個字。「請把你綁架我來這裡的目的直接說出來。」

范開眼神亮了下,接着笑出來。「我早該想到你會猜到。看來你一點都不會把我的行動跟追求連在一起。」
他的口氣無比遺憾。時尚書屋
這樣的話,她會比較好拐一點。
「少來,我看到你只會發火,沒有第2種情緒,你到底要不要說?」她沒耐心地瞪他一眼。
「好吧。」
端出正經的表情。「我發現我們的關係很不對。」

「怎麼不對?」啃完一盤巧克力餅,她開始喝咖啡。
「沒有一個助理會擺臉色給老闆看,更不會隨便在老闆面前罵老闆。」
依一般情況,這個助理早就被開除了。
「你可以開除我啊。」
她快樂地建議,巴不得三年勞役提早服完。
「你很能幹,沒有任何老闆會開除你這種人才的。」
她對商業動態的敏感度和對財務分析的敏鋭度,讓他非常讚賞,但她對他的厭惡……實在讓他很頭痛。
所以,撿日不如撞日,既然在上班以外的時間遇到了,當然要把握機會逮住她好好問清楚;既然是休假的周休二日,她就不能用工作時間不談私事的理由來把他晾在一邊。
「謝謝。」
她理所當然地收下讚美。「但是,你稱讚我這麼多到底要做什麼?」很像廢話耶。
「很簡單,」他微微一笑。「我希望你不再討厭我,看見我像看見什麼宿命仇人一樣,巴不得把我生吞活剝。」

「我沒那麼好胃口。」
她白他一眼。「你幹嘛在意我討不討厭你,反正對你來說又沒差。」

「當然有差。」

「差在哪裡?」
「如果你一直討厭我,那我怎麼讓你喜歡我呢?」
噗!「咳咳……」
秋歡吞到一半的咖啡當場噴了滿桌子,整個人嗆咳不已。
范開反應很快地抽出面紙,傾過身替她擦嘴。
「小心一點。」
沒有感到噁心、沒有取笑、沒有戲弄,只有關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