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嗆辣小紅帽 第 12 頁


「當然奇怪。」她給他一個「這是廢話」的表情。「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敵人耶!」 「那是你認為。」他從沒這麼認為。 「你幹嘛突然這麼說?」秋歡皺眉。 這傢伙該不會又在要什麼奸計,想引她上勾吧…… 「秋
作者:水銀 / 頁數:(12 / 33)

「我自己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秋歡接受他手上的面紙,仔細回想今天的日期。奇怪,明明不是四月一日啊……
不是在四月一日開這種玩笑,是會被她罵成豬頭的,他不知道嗎?
「回神了嗎?」他再問,已經清理完殘局。
幸好兩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不然還真浪費了悠然那麼好的手藝。
「回神了,不過我覺得你該去看病了。」
剛剛纔嗆到,為了避免罵人傷喉嚨,所以直接建議他去掛號。
「我很正常,沒有發燒沒有生病,更不需要看精神科。」
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范開忍不住為自己的目光掬一把同情淚。
會被她「電」到,算不算足上天對他的考驗?
「那你怎麼會講出這種話?」難道被外星人附身了?!
「很奇怪嗎?」
「當然奇怪。」
她給他一個「這是廢話」的表情。「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敵人耶!」
「那是你認為。」
他從沒這麼認為。
「你幹嘛突然這麼說?」秋歡皺眉。
這傢伙該不會又在要什麼奸計,想引她上勾吧……
「秋歡,我的話有這麼不值得相信嗎?」她的表情真傷人,讓他開始反省自己做人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失敗。
「當然,你騙我很多。」
想起來就一陣恨。
「我沒有騙過你。」
他這輩子最大的優點,就是不騙人,為維護他的「清譽」,這點一定要力爭到底。
「你是姜太公,不必刻意騙人,別人就獃獃被你騙了。」
想到「勞役三年」的事,她白了他一眼。
「我相信世界上沒有那麼笨的魚。」
會去咬沒有餌的魚鈎。
「你的意思是說我比魚還笨了?」她清亮的大眼眯了起來。
「我的意思是:我沒有騙過你,我說過的每句話都是真的。」
她真的很難纏,而且固執。
「才怪!」
「那麼你說說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如果你有那麼誠實,那我的勞役三年是哪裡來的?」她又沒有自虐狂,沒事幹嘛累哈哈地替人工作?!
「那是交換條件。」
根本不是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趁火打劫比直接騙人更可惡。」
一句話,立判死刑。
范開一獃,終於知道歷史上的六月雪沉冤是怎麼產生的了。
「秋歡,交換條件是你情我願,怎麼能叫趁火打劫?而且,如果不這麼做,你會留下來當我的助理嗎?」
「當然不會。」

「那就對了。」

「別告訴我,你提這種條件,只是為了把我留下來。」
她眯起眼。
「答對了。」
她以為有哪個老闆會忍受那麼囂張的助理?
「聽你在『噗』。」
她壓根兒不信。
噗?「什麼意思?」
「肚子裡多餘的空氣,從底下排出來叫什麼?」這還要她解釋,真獃。
范開額上頓時降下三條黑線。「秋歡,你真的很難纏。」
他嘆氣。
「那當然。」
驕傲的勒。
「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再確定一次。
「對。」
沒半點猶豫。
「好吧。」
他點點頭。正面追求失敗,但至少他表明過了;接下來,就用他自己的方法了。
「幹嘛?」她提防地問道。
「沒什麼。」
范開笑的有點奸詐,若無其事地喝起咖啡,再請莫凱多煮兩杯咖啡。
才怪!看著他的表情,孟秋歡提醒自己要小心,這個天生奸詐的傢伙不知道又在想什麼詭計。
但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孟家秋歡接招便是。

她才不怕他!

第4章
美好的周末、快樂的周末、自由的周末,因為某綁匪的出現,差點統統幻滅。
悠然屋是個很棒的地方,有很棒的主人,認識兩個新朋友兼戰友實在是一件很令人高興的事,但是旁邊多個惹人厭的男人,所有的高興就全部歸零。
老實說,范開實在不是一個存在感很重的男人,他不多話,也不刻意介入別人的攀談,看她跟悠然聊得開心,他也就任她去坐吧檯,自己一個人獨自守在原座,喝着咖啡、吃着點心,半點被冷落的抱怨也沒有。
尤其後來莫凱也沒空理他,隨着客人愈來愈多,莫凱這個廚房兼服務生忙的不得了,相形之下,只負責吧檯的悠然就顯得游刀有餘。
「莫凱好忙。」
她忍不住說道。
「嗯。」
悠然盯着丈夫的身影,半是無奈、半是心疼地點點頭。「可是他不讓我去外場,也不要我太忙。」
寧願自己忙。時尚書屋
瞧見有些男客人不斷望向吧檯這邊,秋歡立刻意會。
「莫凱不讓你去外場是正確的。」
站在離客桌有段距離的吧檯裡都這樣了,要是悠然去外場,那些男人肯定會伸出野獸的獠牙,妄想撲過來。
「我知道他是在保護我,所以都聽他的。」
悠然笑得滿足。
這對夫妻感情好到真是有夠讓人羡慕的。
不過,有仇不報非淑女;莫凱這麼忙,某人那麼閒,太說不過去了吧?
這麼一想,秋歡立刻跳下高腳椅,走回原位。
「喂,你很閒喔!」喝咖啡、看風景,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嗎?
「來這裡,就是要享受這種悠閒啊。」
他一派從容。
「去幫忙送餐。」
她推他。
「送餐?!」范開瞠目。
「對啊,你看莫凱那麼忙,不讓悠然來幫忙就是為了保護悠然;你是他們的朋友,也是個男人,怎麼就沒有莫凱的體貼?看著朋友那麼忙碌,你就不會主動幫點忙嗎?」
瞧她說的這麼義正詞嚴,要是他膽敢不去,她八成又要數落他沒義氣了吧?
「喂,你到底有沒有朋友間的義氣啊?」見他不動,立刻再推推他。
果然。「好,我去。不過,有個小小的要求。」

「什麼要求?」這傢伙真懂得趁火打劫。
「明天陪我去看場電影。」

「陪你去看電影?!」她大驚小怪。「有你在,還有什麼電影是好看的?」她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留給他,直接嫌棄。
幸好他對她也沒有這種期待。
「我請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