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嗆辣小紅帽 第 8 頁


嗜血噴火簡直判若兩人。「小謙謙是最有風度、最體貼的男人,千萬不可以學別的男生變粗魯。」那她會非常心痛的。 只有面對她最疼愛的小外甥,她才會有這種表情;正常的時候,孟秋歡是反應快速,而且犀利得讓人無法招架。 「我
作者:水銀 / 頁數:(8 / 33)

「那是因為你每次提到他,都是火氣旺盛,我們如果不幫你降一下火,怎麼能讓你看清楚事實,然後冷靜一點去面對那傢伙?」春艷懶懶地一笑,隨意以叉子叉起一塊葡萄乾送入嘴裡,吃食的動作優雅無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冷靜?」秋歡輕嗤。「我覺得一拳揍昏他比較省事。」
跟他鬥智,簡直是浪費她的時間。
「你真的愈來愈暴力了。」
春艷嘖嘖搖頭。
「暴力,不好。」
孟謙聽到這兩個字,立刻停下喝濃湯的動作,小小的腦袋搖晃着,說明他不喜歡這兩個字。
「暴力當然不好,小謙謙不可以學喔!」秋歡立刻臉色一改,溫柔慈愛的表情,跟剛纔的嗜血噴火簡直判若兩人。「小謙謙是最有風度、最體貼的男人,千萬不可以學別的男生變粗魯。」
那她會非常心痛的。
只有面對她最疼愛的小外甥,她才會有這種表情;正常的時候,孟秋歡是反應快速,而且犀利得讓人無法招架。
「我不會的,秋姨。」
紳士小帥哥回給她一抹微笑。
「小謙謙,有了你,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去撞牆。」
孟秋歡簡直把孟謙當成天下男性之楷模,沒人可以比。
誰知道小帥哥居然又回她一句:「撞牆不好,會痛痛。」
真的是有夠善良之至。
當下又讓秋歡傾倒的一塌糊塗。
孟夏濃看得微笑出聲,「小歡,你再這樣捧小謙,他會不能喝湯的。」

對於自己生命中重視的人,孟謙一直都是全力全意對待,在跟阿姨說話時,絶對不會一心二用的一邊吃東西。
孟謙是孟夏濃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雖然他的降臨並不在預期之內、出生後也沒有父親陪伴,但是有三個阿姨和外公外婆的疼愛和數導,讓孟謙變成一個非常懂禮貌又懂得替人着想的好孩子。
「喔,對喔,小謙謙,你趕快喝湯,別餓着了。」
秋歡立刻道。
「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孟謙乖乖喝湯去。
秋歡以一種非常滿足的表情,看著小外甥斯文的吃相,跟着一起喝湯。
春艷和冬雪無力地搖搖頭。
「真是沒救了。」

「但是,至少小謙讓三姐不再那麼生氣了。」
自家姐妹的脾氣自家人清楚,秋歡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而且她不記仇,這樣的個性成了她最大的缺點,但同時也是最大的優點,因為她不懂得虛偽。
「我倒覺得,這男人能讓小歡氣他這麼久很不容易。」
春艷微笑地道。她是那種不動腦則已、一動腦就直切要點的女人。
「是啊。」
冬雪贊同地點點頭。「大姐,你認為——這男人為什麼明知道三姐討厭他,還硬要三姐當他的助理呢?」
「這個嘛……誰知道呢?」春艷笑容加深。「也許——他想自討苦吃;也許,他想打包一個麻煩回家。」

「可是,有必要這麼迂迴嗎?」如果是喜歡三姐,為什麼不直接追求,反而跟三姐耗了一年,卻沒看見任何舉動?
「如果不夠迂迴,怎麼能引小歡上勾呢?」要是直接追求或表白,這傢伙恐怕早被小歡一腳踹進太平洋,淹沒在海水裡了。
也對。冬雪點點頭,
兩姐妹望向和小謙玩得很開心的秋歡,心裡同時開始猜想:小歡三姐到底有沒有察覺,她已經變成一尾上勾的魚了呢?
美妙的周休二日,周五晚上用來和她的姐妹聚餐兼聊天,至于周六早上,當然是睡到自然醒,這就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一向不習慣浪費時間的秋歡,即使睡到自然醒,通常也不會超過早上十點,接着梳洗過後便帶著一本書出外覓食。
住在台北市的好處,是你隨時都可以找得到有賣早餐的咖啡店,然後點上一份美味的餐點,配上香濃的咖啡,作為美好一天的開始。
可是當秋歡端着餐盤坐下,準備享受美味的早餐加咖啡時,門口走進來的人卻讓她的好心情立刻結凍。
她更正:人生最好的享受是——不必看見范開這個惹她厭的傢伙!
不過,范開似乎沒看見她——也對,她選的位置正好藏在不透光的隔板後面;他身後跟着一名打扮很時尚的女孩子,兩人點了餐,由范開付帳,並且端着托盤往另一頭走去。
女人?女人?!這傢伙有女人!
秋歡眯起眼,心頭突然浮現一種受騙兼上當的感覺。
當他的助理一年多,他全身上下唯一能讓她認同,而且勉強算得上是優點的——就是他不濫交,對男女開系嚴守分際;不過,今天總算讓她發現他的真面目了。
不濫交、嚴守分際?哈!笑話一則。他根本是周末天、泡妞天。他身上果然根本沒有任何優點,依舊是顧她怨的臭男生。
咦?等等。受騙上當?哪來的這種怪感覺?還有,她幹嘛這麼氣憤?
不管,丟開那種怪異的感覺,秋歡一邊咬着潛艇堡,一邊回想兼研究。
根據秋歡身為範開助理一年多的經驗,這傢伙除了公事、回校旁聽選修一些課程外,很少跟女人有什麼往來,現在身邊怎麼會突然出現女人?
而且這個女人長得不錯、穿著打扮屬於名牌級,只可惜,氣質有很明顯的驕縱,看起來不像是位好相處的小姐。
看來他挑女人的品味不怎麼樣嘛,但會選上他的女人也實在有點沒品味。
另一頭,范開喝了口咖啡,先開口問道:「你怎麼會來找我?」
「我想你嘛。」
她撒嬌地道。
范開笑了下,「是想我,還是又惹了什麼麻煩要我解決?」
「我、我又沒有惹麻煩……」
她反駁,愈說愈小聲,「只是不小心而已嘛……」

「不小心什麼?」耳尖的范開聽得清清楚楚。
「不小心……把卡刷過頭了。」

范開喝咖啡的動作一頓。「一個月刷爆三十萬,還超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