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嗆辣小紅帽 第 9 頁


定了什麼禮物?」范開問道。 「這……」她一臉猶豫。 「不能說嗎?」 「我說了,你不可以罵我。」 「從小到大,我罵過你嗎?」范開反問。 沒有。所以她就招了。「是一套亞曼尼的男仕精品服飾。」 范
作者:水銀 / 頁數:(9 / 33)

「我是不小心的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低着頭解釋:「這個月正好換季,有很多東西我都想買啊,而且我朋友生日,我買了一份禮物送他,所以才會刷過頭的……」

「既然要送人禮物,你自己的東西就應該少買一點。」
范開語氣平順地說道。
「我一時忘記了,等我買完自己的東西才想起來,所以就、就……」

「就刷超過了。」
范開替她接下去。
「嗯。」
她垂着臉點點頭。
「既然明白自己花用過度,那送朋友的禮物可以選擇價格不那麼高的,我想你朋友應該會懂你祝福的心意。」
范開淡淡地道。
「可是,那樣禮物是他指定要的,我上個月就答應他了,當然不能反悔……」

「他指定了什麼禮物?」范開問道。
「這……」
她一臉猶豫。
「不能說嗎?」
「我說了,你不可以罵我。」

「從小到大,我罵過你嗎?」范開反問。
沒有。所以她就招了。「是一套亞曼尼的男仕精品服飾。」

范開面色不變。「你超刷多少?」
「呃……十八萬。」

「他是你男朋友嗎?」
「還不是。」
她老實地道。
「你喜歡他,所以答應送他生日禮物?」范開再問。
「嗯。」
她點頭。
「這個男生……不會是外表條件很好,身邊圍的女人不少,但沒有一個是他承認的女朋友吧?」
「你怎麼知道!」好厲害哦。
這太好猜了。范開忍住揉額角的衝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佩羚,你已經大學畢業了,該知道什麼樣的人值得你付出、什麼樣的人不值得理,你認為你送了一套亞曼尼服飾,就可以讓他喜歡你嗎?」
「這……」
應該是不能吧。畢竟他身邊的女孩子,都是可以送得起這種禮物的人,相形之下,她並不特別。
「但是,藉着禮物,他應該會明白我的心意。」

「這種事,光是明白沒有用,還得有意願才行。」
范開耐心地道:「如果今天他跟你在一起,是因為你送的禮物,那麼一個可以用禮物買來的男人,有什麼價值?如果今天他根本不喜歡你,只拿你當凱子,那麼你的付出,又有什麼意義?」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

「你對他瞭解多少?」范開再問。
「呃……不多。」
除了他的名字,身高體重年齡、家庭環境普通之外,一概不知 。
「對一個你瞭解不多的人,你說喜歡他,會不會太早了?就算世上有一見鍾情,那也得雙方都有情,你能感覺到他對你特別好嗎?」
「我……」
她一臉猶豫。
「感覺不到,對嗎?」范開直接替她說。
「嗯。」
她只能點點頭。
「這樣,你還要繼續當他的提款機嗎?」范開再問。
「我……」
她知道不應該,可是想到他多情又憂鬱的眼神……「也許,他只是家世不好,所以不好意思表明心跡……」

「如果是這個原因,那麼他就不應該接受你的禮物,更不用說是指定。」
范開的分析直接又犀利:「他若是一個有志氣的人,不會隨意接受別的人餽贈;他如果對你有意,不會連一點表白的勇氣都沒有。佩羚,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而是要去深思、去想,你明白嗎?」
「我……明白了,可是卡款……」

「這次,我幫你,帳單寄來後,你直接拿給我。」
范開一聽她的語氣,就知道她並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但,下不為例。」

「好,我知道了,我以後會小心不刷過頭;我就知道你最疼我。」
她開心地摟了他一下。「過幾天我再把帳單拿給你,我待會兒跟朋友還有約,先走羅。」

解決了心頭上的煩惱,她高高興興地跳出店外,再朝范開揮揮手,人就跑掉了。
范開只能搖搖頭,將几乎原封不動的餐盤拿到回收台,然後筆直走向藏在另一頭的某人,坐進她對面的位置。
「嗨。」

我不認識他。孟秋歡把臉藏在書後,當作沒聽到。
范開詭異地一笑,然後把她裝着咖啡的托盤拿到回收台去。
「喂,你幹嘛?!」這下秋歡不能再當他不存在了。
「跟我走。」
他拉著她就往外走。
「喂,放手,我才不要跟你走……」
差點來不及拿背包和書,秋歡抗議無效,還是被拖出去了。

這個土匪!

第3章
孟秋歡被一雙比她強壯的雙臂塞進車子裡,還扣上安全帶,這是她生平第1次被人「拖」出一家店。
太過驚愕的事實讓她一時忘了反應,就這麼獃獃被挾持上車。
「你、你土匪啊!」一回神,秋歡就開罵。
「我只是用比較有效率的方法來達成目的而已。」
他修正,雙手流暢地轉着方向盤。
「比較有效率的方法?!」秋歡聽得差點抓狂。「你這叫什麼有效率?根本是逮了人就跑!」
「你要這麼說,我也不反對,不過事實是,我達到目的了。」

秋歡瞠目。「你、你你你、給我停車!」可惡可惡可惡!
「在這裡停,不好吧?」他一臉為難。
中央內線停車,不消一分鐘警察就會來開單了。
「停、車!」她再說一次。
「不行。」
為了大家的安全,他當然不能停,萬一造成後面來車煞車不及追撞前車,那他的罪過就大了。
秋歡氣炸了,她拔開安全帶的扣子,傾過身跟他搶方向盤。
「秋歡,別閙!」他努力穩住。
「誰才是在閙的人!」她吼回去。
「你這樣閙會讓我們發生車禍。」

「那是你活該!」車毀再花錢修理,哈哈哈。
「發生車禍也會讓我們兩個人受傷,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殉情』,你要嗎?」他穩穩地駕着車子,不讓她搶去方向盤,還很冷靜地幽了她一默。
啥啥?殉情?!秋歡唬——地收回手。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誰跟他殉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