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論語疏證解讀《論語》的權威力作》 第 6 頁


又《竹林篇》曰:秦穆侮蹇叔而大敗,鄭文輕眾而喪師,春秋之敬賢重民如是。是故戰攻侵伐雖數百起,必一二書,傷其害所重也。《鹽鐵論備胡篇》曰:《春秋》動眾則書,重民也。《春秋僖公
作者:待考 / 頁數:(6 / 59)

又《竹林篇》曰:秦穆侮蹇叔而大敗,鄭文輕眾而喪師,春秋之敬賢重民如是。是故戰攻侵伐雖數百起,必一二書,傷其害所重也。時尚書屋

《鹽鐵論備胡篇》曰:《春秋》動眾則書,重民也。時尚書屋
《春秋僖公十九年》曰:梁亡。《公羊傳》曰:此未有伐者,其言梁亡,何?自亡也。其自亡奈何?魚爛而亡也。《春秋繁露王道篇》曰:梁內役民無己,其民不能堪,使民比地為伍,一家亡,五家殺刑。時尚書屋
其民曰:「先亡者封,後亡者刑。」君者,將使民以孝于父母,順于長老,守丘墓,承宗廟,世世祀其先。今求財不足,行罰如將不勝。殺戮如屠,分仇其民,魚爛而亡,國中盡空。時尚書屋
《春秋》曰:「梁亡。」亡者,自亡也,非人亡之也。時尚書屋
使民以時。”
《禮記中庸篇》曰:時使薄斂,所以勸百姓也。時尚書屋
《春秋桓公十六年》曰:冬,城向。《左氏傳》曰:書,時也。時尚書屋
又《莊公二十九年》曰:冬十二月,城諸及防。《左氏傳》曰:書,時也。凡土功,龍見而畢務,戒事也。火見而致用,水昏正而栽,日至而畢。時尚書屋
又《文公十二年》曰:冬,城諸及鄆。《左氏傳》曰:書,時也。時尚書屋
又《宣公八年》曰:冬,城平陽。《左氏傳》曰:書,時也。時尚書屋
又《成公九年》曰:冬十一月,城中城。《左氏傳》曰:書,時也。時尚書屋
又《襄公十三年》曰:冬,城防。《左氏傳》曰:書,事時也。於是將早城,臧武仲請俟畢農時,禮也。時尚書屋
又《昭公九年》曰:冬,築郎囿。《左氏傳》曰:書,時也。時尚書屋
樹達按:以上皆使民以時之例。時尚書屋
《大戴禮記曾子制言上篇》曰:使民不時失國,吾信之矣。時尚書屋
《春秋隱公七年》曰:夏,城中丘。《左氏傳》曰:書,不時也。時尚書屋
又《九年》曰:夏,城郎。《左氏傳》曰:書,不時也。時尚書屋
又《莊公二十九年》曰:春,新延。《左氏傳》曰:書,不時也。時尚書屋

又《僖公二十年》曰:春,新作南門。《左氏傳》曰:書,不時也。凡啟塞從時。時尚書屋
又《成公十八年》曰:八月,築鹿囿。《左氏傳》曰:書,不時也。時尚書屋
《左傳襄公十七年》曰:宋皇國父為太宰,為平公築台,妨于農收。子罕請俟農功之畢,公弗許。時尚書屋
《說苑貴德篇》曰:晉平公春築台。叔向曰:不可。古者聖王貴德而務施,緩刑闢而趨民時,今春築台,是奪民時也。夫德不施則民不歸,刑不緩則百姓愁;使不歸之民,役愁怨之百姓,而又奪其時,是重竭也。時尚書屋
夫牧百姓,養育之,而重竭之,豈所以定命安存而稱為人君于後世哉。平公曰:善,乃罷台役。時尚書屋
樹達按:以上皆使民不以時之例。時尚書屋
學而篇3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

《子罕篇》曰: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時尚書屋
謹而信,
《禮記曲禮上篇》曰:幼子常視毋誑。時尚書屋
《先進篇》曰:魯人為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老子》曰:輕諾者寡信。時尚書屋
《逸周書官人篇》曰:揚言者寡信。時尚書屋
樹達按:謹謂寡言也。說詳余《釋謹篇》。見《積微居小學金石論叢》卷一。信謂其言誠實可信也。時尚書屋
寡言而不信,雖寡亦無當矣。夫人不言,謹也;言必有中,信也。輕諾揚言,皆不謹也。時尚書屋
泛愛眾,而親仁。時尚書屋
《大戴禮記曾子立事篇》曰:親人必有方,多知而無親,君子弗與也。君子多知而擇焉。時尚書屋
樹達按:多知謂多交。時尚書屋
《孟子盡心上篇》曰:仁者無不愛也,急親賢之為務。堯舜之仁,不偏愛人,急親賢也。時尚書屋
樹達按:仁者無不愛,泛愛眾也;急親賢之為務,親仁也。孔子云泛愛,孟子云不偏愛者。泛謂無差別,偏謂無遺漏,義自有別也。時尚書屋
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子夏曰:

《史記仲尼弟子傳》曰:卜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歲。時尚書屋
“賢賢易色,
《子罕篇》曰: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時尚書屋
《衛靈公篇》曰: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時尚書屋
事父母能竭其力,
《孟子離婁上篇》曰:孟子曰:天下大悅而將歸己,視天下悅而歸己,猶草介也,惟舜為然。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為子。舜盡事親之道而鼓瞍底豫,鼓瞍底豫而天下化,鼓瞍底豫而天下之為父子者定,此之謂大孝。時尚書屋
又曰:曾子養曾皙,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皙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餘,曰:「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時尚書屋
若曾子,則可謂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時尚書屋
事君能致其身。時尚書屋
《春秋桓公二年》曰: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公羊傳》曰: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孔父?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其義形于色奈何?督將弒殤公,孔父生而存,則殤公不可得而弒也。時尚書屋
故於是先攻孔父之家。殤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趨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於朝,則人莫敢過而致難於其君者,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時尚書屋
又《莊公十二年》曰:秋八月甲午,宋萬殺其君接及其大夫仇牧。《公羊傳》曰: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仇牧?仇牧可謂不畏疆禦矣。其不畏疆禦奈何?萬嘗與莊公戰,獲乎莊公,莊公歸,散舍諸宮中,數月然後歸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