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論語疏證解讀《論語》的權威力作》 第 8 頁


《說苑雜言篇》曰:孔子曰:「丘死之後,商也日益,賜也日損。商也好與賢己者處,賜也好說不如己者。」《史記仲尼弟子傳》曰:宓不齊字子賤。子賤為單父宰,反命于孔子曰:「此國有賢不齊者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9)

《說苑雜言篇》曰:孔子曰:「丘死之後,商也日益,賜也日損。商也好與賢己者處,賜也好說不如己者。」

《史記仲尼弟子傳》曰:宓不齊字子賤。子賤為單父宰,反命于孔子曰:「此國有賢不齊者五人,教不齊所以治者。」孔子曰:「惜哉!不齊所治者小,所治者大,則庶幾矣。」
學而篇4
樹達按:友謂求結納交也,納交于勝己者,則可以進德輔仁。不如己之人而求與之交,無謂也。至不如我者以我為勝彼而求與我為交,則義不得拒也。時尚書屋
過則勿憚改。”
《易象傳》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時尚書屋
《衛靈公篇》曰: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時尚書屋
《子張篇》曰: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時尚書屋
又曰: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時尚書屋
《大戴禮記曾子立事篇》曰:君子不說人之過,成人之美。朝有過夕改,則與之;夕有過朝改,則與之。時尚書屋
又曰:過而不能改,倦也。時尚書屋
又《盛德篇》曰:人情莫不有過,過而改之,是不過也。時尚書屋
《春秋文公十二年》曰:秦伯使遂來聘。《公羊傳》曰:遂者何?秦大夫也。秦無大夫,此何以書?賢繆公也,何賢乎繆公?以為能變也。其為能變奈何?惟善言,俾君子易怠,而況乎我多有之。時尚書屋
惟一介斷斷焉無他技,其心休休能有容,是難也。何註云:秦穆公自傷前不能用百里子、蹇叔子之言,感而自變悔,遂霸西戎。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此之謂也。時尚書屋

《荀子大略篇》曰:《春秋》賢穆公,以為能變也。時尚書屋
又《文公十四年》曰:晉人納接于邾婁,弗克納。《公羊傳》曰:納者何,入辭也。其言弗克納何?大其弗克納也。何大乎其弗克納?晉缺帥師,革車八百乘以納接于邾婁,力沛若有餘而納之。時尚書屋
邾婁人言曰:「接,晉出也;貂且,齊出也。子以其指,則接也四,貂且也六。子以大國壓之,則未知齊晉孰有之也?貴則皆貴矣。雖然,貂且也長。」
卻缺曰:「非吾力不能納也,義實不爾克也。」引師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弗克納也。時尚書屋
又《成公八年》曰: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於齊。《公羊傳》曰:來言者何?內辭也,脅我使歸之也。曷為使我歸之?之戰,齊師大敗。齊侯歸,吊死視疾,七年不飲酒,不食肉。時尚書屋
晉侯聞之,曰:「嘻,奈何使人之君七年不飲酒,不食肉!」請皆反其所取侵地。何註云:晉侯聞齊侯悔過自責,高其義,畏其德,使諸侯還齊之所喪邑。時尚書屋
又《定公十年》曰:夏,公會齊侯于頰谷。公至自頰谷。《谷梁傳》曰:頰谷之會,孔子相焉。兩君就壇,兩相相揖,齊人鼓操而起,欲以執魯君。時尚書屋
孔子歷階而上,不盡一等,而視歸乎齊侯,曰:「兩君合好,夷狄之民何為來為?」令司馬止之,齊侯逡巡而謝曰:「寡人之過也。」退而屬其二三大夫曰:「夫人率其君與之行古人之道,二三子獨率我而入夷狄之俗,何為?」
《史記孔子世家》曰:會齊侯頰谷,景公歸而大恐,告其群臣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于魯君,為之奈何?」有司進對曰:「君子有過則謝以質,小人有過則謝以文。君若悼之;則謝以質。」於是齊侯乃歸所侵魯之鄆汶陽龜陰之田以謝過。時尚書屋
又《定公十三年》曰:晉趙鞅歸於晉。《谷梁傳》曰:此叛也,其以歸言之,何也?貴其以地反也。貴其以地反,則是大利也,非大利也,許悔過也。時尚書屋
《國語魯語上》曰:季文子相宣成,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馬。仲孫它諫曰:「子為魯上卿,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馬不食肉,人其以子為愛,且不華國乎?」文子曰:「吾亦願之。然吾觀國人,其父兄之食鹿而衣惡者猶多矣,吾是以不敢。人之父兄食粗衣惡,而我美妾與馬,無乃非相人乎!且吾聞:以德榮國曰華,不聞以妾與馬。」
文子以告孟獻子。獻子囚之七日。自是子服之妾,衣不過七升之布,馬餼不過稂莠。文子聞之,曰:「過而能改者,民之上也。」
使為上大夫。時尚書屋
樹達按:仲孫它為孟獻子之子,字子服。時尚書屋
《左傳宣公二年》曰:晉靈公不君,趙盾士季患之,將諫。士季曰:「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進及溜,而後視之。時尚書屋
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之有初,鮮克有終。』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時尚書屋
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
猶不改。時尚書屋

○曾子曰:“慎終,

《禮記檀弓上篇》曰:子思曰:喪三日而殯,凡附於身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三月而葬,凡附於棺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時尚書屋
又《雜記下篇》曰:子貢問喪。子曰:「敬為上,哀次之,瘠為下。」
《荀子禮論篇》曰:禮者,謹于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終也;終始俱善,人道畢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終,終始如一,是君子之道,禮義之文也。夫厚其生而薄其死,是敬其有知而慢其無知也;是奸人之道而倍叛之心也。時尚書屋
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谷,猶且羞之,而況以事其所隆親乎。故死之為道也,一而不可得再復也。臣之所以致重其君,子之所以致重其親,於是盡矣。故事生不忠厚,不敬文,謂之野;送死不忠厚,不敬文,謂之瘠。時尚書屋
君子賤野而羞瘠。時尚書屋
追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