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海蒂性學報告男人篇 第 5 頁


到底男人的親密關係是什麼面貌•男人喜歡聚在一起嗎•男人如何形容孩童期的友伴關係(對許多人而言,包括實際的身體接觸)•男性情誼對男人的生活重要嗎•在回答「在成長的過程中,你和父親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63)

到底男人的親密關係是什麼面貌•男人喜歡聚在一起嗎•男人如何形容孩童期的友伴關係(對許多人而言,包括實際的身體接觸)•男性情誼對男人的生活重要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在回答「在成長的過程中,你和父親親密嗎•如何親密呢•你可以和他聊天嗎•你認為你父親是個怎樣的人•你們有親密的身體接觸嗎」時,几乎沒有男人表示他們和父親親密:
「他從不表現出軟弱或強烈的情緒。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我希望他更明白地說出來。我們沒有親密的身體接觸,不擁抱、不親吻……」
《海蒂性學報告:男人篇》第1部分不過他似乎是個好人
「不特別親密,我們一起運動、談論政治。我可以和他談論不涉及私人的話題,但是我們不親昵。」
「我不認為我和父親親密。我對他所有的記憶就是他總是醉醺醺的,或者因為我沒做好的事打我。」
「他很安靜、高大。我怕他,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從來沒有和父親親密過。他非常非常保守,擁護現狀,事業成功。而且以從不向人求援為傲,即使他明知他需要幫忙。他喜歡捕獵大型動物。」
「我深愛且尊敬父親,但是不會和他很親密。他很含蓄,不愛表露情感。他努力做個好父親,而且大致上是成功的。」
「孩提時我非常愛他,現在則是愛恨交加。他是懦夫,被我母親操控,依賴成性。我很氣他,因為他不是好榜樣,他不瞭解自己,因此教我成為無法生存的人物——大男人。」
「我沒有真的和父親親密。他勤奮、誠實,常常喜歡多喝一點酒,有幾次外遇。」
「我父親霸道、喜歡主宰別人。他勇于負責,但是不會處理人際關係,除非是不小心碰對了。目前我和他關係和諧,但是隻限表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們不親密。他安靜得接近冷漠。我尊敬他對家庭的奉獻,但是從來沒有和他談過重要事情。」
「我父親和我從來沒有長時間相處。他誠懇、忠實,但即使到現在,我和父親可以一整天只道聲早安和晚安。」
「爸爸總是很忙。在一個月的露營假期中,我們才看得到他,其他時候就很少了。他工作完畢回家和媽媽談過之後,就會懲罰我們。」
「父親脾氣很壞,而且會打我們。他很難親近,對弟弟或我都不親熱。我喜歡我爸爸,可是不敢確定是否愛他。」
「我對他瞭解不多,因為他總是在旅行。然而我對他充滿了溫情,也從他那兒得到回報。他黑髮、不愛談論自己。」
「不親密——不過他似乎是個好人。」
「我沒有真正親近過父親,我知道他很在乎我,但是我們很少在一起。他一板一眼,而且脾氣曾經很暴烈,近幾年來溫和多了。他是在經濟大恐慌時期長大的,所以拒絶丟掉任何東西,因為『可能有一天需要』。我愛父親,但是除了生活或有關機械的話題,我沒辦法和他交談。」
「我和父親非常疏遠。他一直都是這樣,不會表達任何感情,除非是負面情緒,例如憤怒、挫折等。他從來沒有讚美過任何人,也從來沒有對我說過肯定的話,我只像個助手一樣,跟着他在房子里奇外外工作。他花很多心血在房子上,我想這是他照顧家庭的方式,而且藉此迴避對任何人說『我愛你』。時尚書屋
他晚上也工作,所以我不常常看到父親。我們從來沒有身體上的接觸。」
「我和父親有少數親密的時光,我們在一起通常是在工作,深談的機會非常少。我不會說我們特別情深意厚。有時我會意識到我是他的最愛,但是我對他的尊敬很接近敬畏。他不是容易瞭解的人。」

大部分男人無法與父親交談:

「我和父親算是親密,不過我和母親更為親愛。父親是非常安靜而單純的人,他是如此沉默,所以我無法和他多聊聊。孩提時,我們相當親密,因為他會陪我一起從事我喜歡的活動,例如:棒球、足球等,我們都是狂熱的運動迷。我們會在一起消磨時光,而不是交談。」
「我從來沒有親近過父親,也不曾和他談論過我的困擾。他信仰天主教的戒律,而且希望家裡每一名成員都能奉行。如果沒做到,那就麻煩了。解決之道顯然不是去討論問題所在,而是改過遷善,迷途知返。時尚書屋
我覺得他會永遠把我當一個小孩看待,除此之外,我真的喜歡父親,因為他非常忠誠、和藹。雖然他不和我談論我的困擾。」
「在我十幾歲時,我們會一起去釣魚、抓螃蟹。但是出遊時,我們都很少說話。直到現在,我仍不知道怎麼和他交談——我們沒有建立坦誠的溝通關係。我父親是獨行俠,但是他似乎很知足、快樂。」
「我不記得小時候我們有什麼親密關係。似乎他惟一跟我講話的時候,就是對我大吼大叫。」
「我從來沒有親近過父親。我們只談論一些無足輕重的事,例如足球分數或政府法案。我們喜歡一起下棋,偶爾也打打乒乓球。我尊敬他,也害怕他生氣。」
「我可以跟他說話,但不是聊天。他非常注重科學的準確性,而且對人冷漠。」
「我尊敬他。少年時代,我們一起在農場工作。他很照顧別人,而且絶不撒謊,但是我們只能談些輕鬆的話題。」
「父親和我很少聊天,我們的交談只停留在回答『是』或『不是』的程度上,每一句答覆後面都會加上尊稱。」
「我們談理想、談家族歷史,但是我們從不談論對事物的感覺。」
「我從來沒有對父親說過任何重要的事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