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艾滋病離我們有多遠 第 4 頁


當第3例血友病患者感染肺囊蟲肺炎出現時,亞特蘭大的醫學探士們堅定地認為,血液傳播是此類流行病的重要途徑!血液傳播途徑的發現再一次震撼了醫學界。血液傳播似乎比同性戀、性傳播更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14)

當第3例血友病患者感染肺囊蟲肺炎出現時,亞特蘭大的醫學探士們堅定地認為,血液傳播是此類流行病的重要途徑!

血液傳播途徑的發現再一次震撼了醫學界。時尚書屋
血液傳播似乎比同性戀、性傳播更可怕,更具災難性和毀滅性!醫學探士們知道:僅在一年時間裡就有350多萬美國人接受輸血。假如這一部分人染症,再經過他們的血液進行再傳播,那將是誰也不敢設想的天文數字!
倘若無法找到傳染因子,倘若不去阻塞傳播途徑,而一味任其流行,任其氾濫,它將極其嚴重地危及美國全民族的現在和將來!
亞特蘭大全美疾病控制中心的醫學探士開始緊急行動起來,他們決定給這個流行病確定一個新的名稱:
獲得性免疫缺損綜合症——艾滋病——AIDS。時尚書屋
AIDS艾滋病——
惡魔的名字從此誕生,惡魔的名字如同攝人魂魄的魔咒一樣,開始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迴旋。魔鬼撒旦終於掙脫鎖鏈,從地獄深坑出來,毫無遮掩且大步流星地朝我們走來!
第2章
 套牢人類的生死鏈掠過人類前額的黑色閃電
800多萬年前,強烈的地殼運動形成的大裂谷將熱帶非洲與乾燥的稀樹草原地帶分隔開來,在樹草叢中生活了若干萬年的南方古猿為了生存,被迫站起來用後腳走路。這一生活習慣的改變,高級靈長類動物出現了。許多許多萬年之後,人們才知道了它的名字叫類人猿。時尚書屋
800多萬年之後,古人類學家們在肯尼亞特卡納湖東岸發現了由150多塊顱骨化石碎片組成的肯尼亞「1470號人」,之後又在埃塞俄比亞發現了「奧莫河谷能人」,再之後又在坦桑尼亞奧都威峽谷發現了「奧都威能人」……再再之後古人類學家似乎形成了共識:人類的發祥地在非洲。時尚書屋

這是一塊土地與膚色都被黑色浸透了的神秘大陸。時尚書屋
誰也無法想象,正是這塊被譽為人類發祥之地的黑色大陸,它極有可能成為人類的滅絶之地!
並非危言聳聽!
AIDS艾滋病在黑色大陸上肆意縱橫、氾濫成災的事實,似乎正在證明「搖籃」變為「墓地」的觸目驚心的現實!
曾有病理學家提出:HIV艾滋病病毒的源頭在非洲!
事實上在邁克爾·戈特利布和吉姆·柯倫發現此一怪病,在亞特蘭大全美疾病控制中心正式稱此一怪病為AIDS之前,在盧旺達,在肯尼亞,在烏干達,在南非,在半數以上的非洲版圖就曾出現過類似AIDS症象的大面積死亡,只不過人們把一批又一批的死亡者稱為白血病患者、血友病患者、肺炎患者、癌症患者或者其他什麼什麼病患者罷了。時尚書屋
歷史進入20世紀末的1998年初,病理學家的推斷終於被一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的發現證實。時尚書屋
以何大一為首的美國研究小組,通過化驗幾十年前保留下來的血樣,發現早在1959年一名剛果班圖族男子就已感染上了HIV。這名男子是金夏沙的當地居民,他的血樣被一直保存在一個血清庫中。經過反覆化驗,證實他的血樣中的確含有HIV,有跡象表明,它是目前所見的幾種HIV的祖先,這說明HIV傳入人體的時間在這之前。該研究小組一名姓朱的研究員說,屬於艾滋病病毒原型的HIV-1型病毒必定是在1959年以前出現的,而且距1959年並不遙遠。時尚書屋
這位研究員還指出,人類艾滋病病毒產生於40年代末50年代初,這一結論比原先估計的要早10至20年。時尚書屋
在艾滋病發現與正式命名20年後的今天,非洲的艾滋病流行狀況怎樣呢?時尚書屋
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和世界衛生組織在2001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到來之前發表了關於艾滋病流行狀況的年度報告。報告指出: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仍然是艾滋病感染比例最高、防治最不力的地區。今年有大約340萬人染上艾滋病,總感染人數增加到2810萬!
究竟在這塊被譽為人類發祥地的黑色大陸艾滋病氾濫有多嚴重呢?時尚書屋
僅以非洲內陸小國盧旺達為例。時尚書屋
據路透社發自基加利的消息稱:1987年盧旺達的艾滋病感染率為1.6%,到了2001年便上升至11%,大約每9名盧旺達人中就有1名是HIV攜帶者或AIDS患者!
兒童是社會的未來,但在盧旺達,數以萬計的嬰兒從離開母腹的那一天起就成了HIV的感染者和攜帶者。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盧旺達每年有4萬嬰兒降生在身為HIV感染者的母親懷中。其中有一半嬰兒在母體內或者通過哺乳感染上了HIV。時尚書屋
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大街小巷,成千上萬兒童到處流浪乞食,他們大都是HIV攜帶者或者AIDS患者。時尚書屋
由於戰爭和貧窮,盧旺達的年輕人是HIV感染者和AIDS患者的又一大群體。1994年爆發的種族戰爭和大屠殺使人們不得不在難民營裡棲身,賣血輸血和大量隨意的性行為使艾滋病的傳播和流行速度得到大幅度提升。時尚書屋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基加利的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項目官員羅伯特·利姆望着盧旺達無邊無際的屠場和墳場,不得不發出痛心疾首的感慨:
「艾滋病是盧旺達的一個大問題,可以說是一場無聲的大屠殺!」
毀滅人類生命的大屠殺不僅在盧旺達進行,在肯尼亞,在烏干達,在索馬裡,在布隆迪,在南非,甚至在黑色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都有AIDS惡魔的銼牙之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