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 1 頁


沈從文作品集—阿麗思中國遊記第1卷 後序沈從文我先是很隨便的把這題目捉來。因為我想寫一點類乎《阿麗思漫遊奇境記》的東西,給我的小妹看,讓她看了好到在家病中的母親面前
作者:待考 / 頁數:(1 / 68)



沈從文作品集—阿麗思中國遊記

第1卷

後序沈從文

我先是很隨便的把這題目捉來。因為我想寫一點類乎《阿麗思漫遊奇境記》的東西,給我的小妹看,讓她看了好到在家病中的母親面前去說說,使老人開開心。原是這樣的無什麼高尚目的的寫下來,所寫的是我所引為半夢幻似的過去當前有趣味的事,只要足以給這良善的老人家在她煩惱中暫時把憂愁忘掉,我的工作就算是一種得意的工作了。誰知寫到第4章,回頭來翻翻看,我已把這一隻善良和氣的有教養的兔子變成一種中國式的人物了或者應說是有中國紳士傾向的兔子了時尚書屋
同時我把阿麗思也寫錯了,對於前一種書一點不相關連,竟似乎是有意要借這一部名著,來標榜我這不成體裁的文章,而結果又離得如此很遠很遠,儼然如近來許多人把不拘什麼文章放到一種時行的口號下大喊,根本卻是老思想一樣的。這只能認為我這次工作的失敗。時尚書屋
我把到中國來的約翰·儺喜先生寫成一種並不能逗小孩子發笑的人物,而阿麗思小姐的天真,在我筆下也失去了不少。這個壞處給我發見時,我几乎不敢再寫下去。我不能把深一點的社會沉痛情形,融化到一種純天真滑稽裡,成為全無渣滓的東西,諷刺露骨乃所以成其為淺薄,我實當真想過另外起頭來補救的。但不寫不成。時尚書屋
已經把這個作品的引子作好,就另外走一條路,我也不敢自信會比這個就好些。所有心上非發泄不可的一些東西,又象沒有法子使它融化成圓軟一點。又想就是這樣辦,也許那個兔子同那個牧師女兒到中國來後,所見到的就實在只有這些東西,所以依然寫下來了。時尚書屋
寫得與前書無關,我只好在此申明一句,這書名算是借重,大致這比之於要一個名人題簽,稍為性質不同一點。時尚書屋

在本書中,思想方面既已無辦法,要救濟這個失敗,若能在文字的處理上、風趣上好好設法,當然也可以成為一種大孩子讀物。可惜是這點希望又歸失敗。蘊藉近於天才,美麗是力,這大致是關乎所謂學力了。我沒有讀過什麼書,不是不求它好,是求也只有這樣成績,真自愧得很。時尚書屋
說到學力,我沒有讀過什麼書,另外我有點話。我沒有讀書,與其說是機會,不如說是興趣罷。我感謝有幾個我很敬佩的年長先生,和十分熱情支持鼓勵我工作的好朋友,在我當完義務兵四年以後,到北京獃下來時,有用物質幫助我讀書的,有用精神鼓勵我向學的;在物質方面,也許把錢一 用我就忘記到腦背後去了。在精神方面呢,我卻是能很好的把這些良師益友的教訓保留下來。時尚書屋
可是我小時候生活太過于散漫,我自己看我自己,即或頭腦還象極其健康,我已經成為特別懶于在世俗所謂「學問」上走路的人了。鞭策也不成。時尚書屋
生活的鞭策就非常有力,然而對我仍究是無用。要我在一件小事上產生五十種聯想,我辦得到,並不以為難。若是要我把一句書念五十遍,到稍過一時,我就忘掉了。為這個我自己也很窘。時尚書屋
生活的痛苦,不是不切身。經過窮,挨餓求人也總有過五十次,然而得了錢又花,我就從不他為明天的事認真打算過一次。所有的難處,又不是全不記到,縱然明白也不能守着某一目的活下來——在這一件事上我卻又很樂於尋找另外五十個目的。脾氣是這樣鑄定,這能怪誰?因這脾氣的難改,願意瞭解我而終於因接近有限,仍然誤解了我對我失望的,長輩中有人,朋友也有人。時尚書屋
我可是為這個痛苦得很。時尚書屋
我想我可以自己來自白一下。所謂瞭解,當然不是自白便可以達到的一件事,不過我依然希望用各樣言語使別人多明白我一點。時尚書屋
我自己,認為我自己是頂平凡的人的。在一種舊觀念下,我還可斷定我是一個壞人,這壞處是在不承認一切富人專有的「道德仁義」。在新的觀念下看我,我也不會是個好人,因為我對一切太冷靜,不能隨到別人發狂。但我並不缺少一個人的特有趣味,也並不缺少那平凡人的個性美處。時尚書屋
真明白我覺得我是無用的人,失望後不和我往來,那不算什麼。真以為我還有些可愛地方,把我看成頂親密的弟兄,我也知道怎樣去同人要好,把全心給他好。若是並不知道我的可愛處,因別一件事生出一種誤解的友誼,在另一時又因另一小事感覺失望,——這「愛」與「憎」都很苦了我。「憎」實基于「愛」,這在我是有一種正確邏輯;我憎我自己時是非常愛我自己的。時尚書屋
我憎我自己的糊塗錯誤行為,就比一切人不歡喜我的總份量還多。但是,一種錯誤的輕蔑,從別個人的臉嘴上,言語上,行為上要我來領受,我領受這個象是太多了點!使我生到這世界上感到淒涼的,不是窮,不是沒有女人愛我,是這個誤解的輕視。除了幾個家裡的人外,再除了幾個頂接近的朋友,其餘許多的名為相熟的人,就沒有一個說是真能由精神的美質上覺到我是怎樣一個人的。愛不是我分內所有的愛,憎也不是我分內所有的憎,我就那麼在這冤枉中過活!自然這冤枉是人類極普遍的一種事,不去追究它,則自然就糊糊塗塗過去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